原住民的存亡關頭 巴西部落的防疫困境

by:山謬
11119

在COVID-19(武漢肺炎)的威脅下,巴西原住民們再度來到一個族群存亡的十字路口……

post title

圖為一名Pataxo族的原住民。在COVID-19(武漢肺炎)的面前,巴西的原住民很可能也到了一個生死關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巴西防疫新戰場

上周四(2),巴西衛生部原住民醫療服務處(Health Ministry's indigenous health service)宣布亞馬遜地區第一名COVID-19(武漢肺炎)的確診案例。

這名 20歲的女性是科卡馬部落(Kokama tribe)的一名醫護人員,她先前曾與另一名確診的巴西醫生有過接觸。隨著她的確診,也讓巴西政府注意到在這場防疫戰爭中被遺忘的族群:原住民。

族群的生死關頭

在這次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面前,原住民們面對的可能是一場滅族危機。

共同領導聖保羅聯邦大學(Federal University of São Paulo)一項保護亞馬遜盆地欣古河(Xingu River)流域原住民健康計畫的門多薩博士(Sofia Mendonça)表示:「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傳播到原住民族群後,極有可能將他們完全消滅。」

post title

圖為居住在Nao Xoha村中的原住民。當年麻疹爆發時,讓原住民不只損失親人也損失許多寶貴的傳統文化。

路透社/達志影像

傳統文化、社會組織一併消失

1960年代時,麻疹曾於原住民亞諾馬米人(Yanomami)中爆發,9%患者因此死亡,寶貴的傳統文化也因此流失。

門多薩博士表示:「(當時)所有人都生病了,老年人紛紛死去,他們的智慧及社會組織也隨之流失,那是場浩劫。」

病床數遠遠不足

而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面前,短缺的醫療資源仍然讓巴西的原住民處於高度風險中。

在大量巴西原住民領地集中的帕拉州(Pará State)西部,商業大城聖塔倫市(Santarem)裡的拜倫亞馬遜地區醫院(Hospital Regional do Baixo Amazonas,HRBA)是原住民們患病時為數不多的求診地點,但是這裡卻尚未做好應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準備。

拜倫亞馬遜地區醫院裡只有 20張成人用的ICU(重症監護室)病床,聖塔倫市市立醫院(Hospital Municipal de Santarém)更只有 7張,意味著倘若未來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越發嚴重,聖塔倫市的醫療系統很快就會超載,進而影響到一般醫療服務的運作。

求診路上的額外風險

拜倫亞馬遜地區醫院的神經外科醫師詹寧斯(Erik Jennings)另外揭示了一場潛在危機:原住民生病後,往往必須離開村莊長途跋涉,曝露在飛機及救護車上,最後進到一般病患集中的醫院,徒增其他病患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風險。

post title

圖為巴西總統波梭奈羅,在全球領袖致力防疫的此時,他仍將COVID-19(武漢肺炎)比作一個「小感冒」,甚至敦促學校、商家可以重新開門營業。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府防疫態度消極

至於負責指揮防疫的波梭奈羅(Jair Bolsonaro)政府,早已失去原住民族群的信任,在對抗疫情上也異常消極。

過去巴西總統波梭奈羅曾宣稱:「原住民的土地太大了,他們應該將自然資源與其他族群共享。」讓他因此失去原住民族的信任;在防疫工作上,正當世界各國領袖紛紛下達各種命令圍堵疫情時,只有他仍將COVID-19(武漢肺炎)比擬作「小感冒」,主張盡速讓學校、商家重新開門營業。

政府的消極態度,讓原住民只好自己先投入防疫工作中。

防疫從自己做起

所幸,他們並不孤單。在許多專家的建議及協助下,許多原住民社群紛紛開始倡導清潔雙手的重要性,盡量減少共用餐具,避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在族群中大爆發。

拒絕參觀,請勿外出

部分原住民社區採取更積極的動作,要求社群內的居民暫停前往城市,並阻止遊客們進入他們的領土。

卡拉哈部落(Karaja)在馬托格羅索州(State of Mato Grosso)的路上掛起橫幅布條,寫著:「我們的好友會了解部落的脆弱,讓我們一起把COVID-19(武漢肺炎)隔絕在村落之外。」

post title

圖為數名巴西的原住民在一場為期四天的pow wow慶典中表演。面對來勢洶洶的COVID-19(武漢肺炎),部分部落採行傳統策略,將部落拆成小族群,分別進入森林中直到疫情過去。

路透社/達志影像

暫時告別,是為了未來還能相見

一些部落採取更嚴格的做法,計畫將部落拆成更小的團體,分別進入森林中生活,這是過往原住民們避免傳染病導致滅族慘劇的方法。

聖保羅聯邦大學的門多薩教授表示:「他們會收集打獵及捕魚所需的材料,並建立起營地,(在森林中)等待直到塵埃落定(傳染病結束)。」

倚靠政府的部落

雖然多數部落都同意暫停與城市往來以降低感染風險,但是許多部落領袖表示與市場斷絕來往可能會讓人民陷入飢餓。

近幾十年以來擴增的社會福利計畫,讓部分部落轉而倚靠政府的補助,而非自行尋找或種植糧食以求生存。以聖加布里埃爾達卡紹埃拉鎮(São Gabriel da Cachoeira)為例,每個月有數千名當地部落的成員搭船前往附近的城市領取救濟金度日。

里約內格羅原住民聯盟(Federation of Indigenous Organizations of Rio Negro)的主席巴雷(Marivelton Baré)擔心地表示:「我們得把食物運送至村落中,避免他們(部落的原住民)在這個緊要關頭,還讓自己暴露在風險中。」

post title

圖為巴西衛生部門的官員,拜訪一名居住在森林中的居民。巴雷警告政府,若是無法提供原住民足夠的糧食,後果將不堪設想。

路透社/達志影像

飢餓或染病,如何選擇?

巴雷指出,如果政府沒有提供任何幫助,原住民們在用完儲存的糧食後,將會忽略當局待在村內的建議,進入城市尋找糧食。

他警告道:「如果最終要在飢餓與染病之間選擇,大部分人會選擇染病。」

「後果將會非常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