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最高法院判決大翻轉 樞機主教性侵男童案無罪獲釋

by:徽徽
10891

周二,澳洲最高法院針對樞機主教佩爾性侵男童案的判決出爐,翻轉了前審法院的有罪判決,宣布佩爾當庭無罪開釋,引起澳洲社會和全球天主教會的高度關注。

post title

2017年6月,時任樞機主教的佩爾在梵蒂岡參加新聞記者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推翻先前判決  當庭無罪開釋

周二(7),澳洲最高法院推翻了先前針對樞機主教佩爾(George Pell)性侵孩童的判決,讓已經入監服刑 409天的佩爾可以立刻無罪獲釋。

涉案位階最高者  曾負責改革教廷財政

根據美國麻州專門記錄天主教會性侵紀錄的組織BishopAccountability.org掌握的資料,佩爾是目前因性侵案遭判刑的天主教神職人員中,位階排名最高的人。在佩爾還沒有捲入性侵疑雲之前,他被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欽點擔任梵蒂岡經濟秘書處的處長,負責改革教廷財政。

post title

佩爾在接獲澳洲最高法院無罪判決後,搭乘黑色休旅車離開住了 409天的監獄。

歐新社/達志影像

去年被判入監服刑六年

去年 3月,佩爾被澳洲墨爾本法院裁定性侵罪名成立,陪審團認為他在 1996年擔任墨爾本大主教期間,於周日彌撒後在聖派翠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的聖器收藏室內性侵兩名 13歲的唱詩班男童,他也因此被判入監服刑 6年。

主要參考指控者證詞

然而,佩爾的罪行加起來最高可判 50年監禁,去年之所以只判 6年,是因為法院在量刑時採信佩爾辯護律師的論點,認為陪審團在定罪時主要是參考一名指控佩爾性侵的唱詩班男童的證詞,沒有其他更有力的證據,而這也是周二澳洲最高法院翻轉判決的主要原因。

post title

在澳洲最高法院的無罪判決出爐後,位於墨爾本的聖派翠克大教堂遭人塗鴉,上頭寫道「沒有正義」。

歐新社/達志影像

最高法院:證據沒有達到定罪標準

由七名法官組成的澳洲最高法院裁判小組表示,佩爾遭到的指控中充滿「多重不可能」,且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些指控,先前參與審判的陪審團應該要懷疑此案的真實性才對。澳洲最高法院的法官在判決書中寫到,這起案子先前在裁判時全奠基於一名男子的證詞,導致「有很大的可能讓一名無辜的人被定罪,因為證據並沒有到達定罪必要的證明標準」。

不足以產生合理懷疑

澳洲最高法院的法官們表示,他們之所以做下這樣的決定,並不代表他們質疑指控佩爾者的誠信,而是綜合所有證據後發現,這些證據不足以將佩爾定罪。

犯案很難掩人耳目

其中一名證人表示,佩爾在周日彌撒後通常會在大教堂的台階上和信徒聚會,不太可能出現在聖器收藏室中。此外,依照佩爾的階級,當他身穿教袍在大教堂中走動時,身邊一定都會有人隨侍在側。再者,在周日彌撒結束後,神職人員為了將聖器物歸原位,通常會在聖器收藏室出出入入,要在這裡犯案很難掩人耳目。

post title

圖為去年二月底,佩爾前往墨爾本法院開庭的照片。一直以來,佩爾都否認外界對他的指控,表示自己沒有猥褻和性侵孩童。

美聯社/達志影像

佩爾:我沒有犯罪

在獲知自己無罪獲釋後,今年 78歲的佩爾發表聲明,再次強調他沒有犯罪。佩爾表示:「在遭受嚴重不公待遇的同時,我一直保持清白。今天在最高法院一致的決定下,這個不公總算獲得糾正。」

佩爾進一步表示,他對指控者沒有惡意,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無罪判決為人們增加痛苦。

「傷害和痛苦已經夠了,」佩爾說:「然而,我的審判並不是對天主教會的公投,也不是對澳洲教會掌權者如何處理戀童癖犯罪的公投。」

「審判的重點在我有沒有犯下這些可怕的罪行,我沒有。」

雪梨大主教挺佩爾

在佩爾無罪釋放的消息傳出後,雪梨大主教費雪(Anthony Fisher)說:「我很開心佩爾樞機主教獲釋,我也希望那些針對他的追逐可以停止。」

「今天,佩爾樞機主教的無罪能讓我們對司法系統、對無罪推定的承諾,以及如何對待被指控有罪的知名人物,有更廣泛的省思。」

post title

今年三月,指控佩爾性虐孩童者在澳洲最高法院外抗議,他們手舉寫有「在地獄燃燒吧佩爾」字樣的海報。

歐新社/達志影像

指控者感到震驚  不相信司法系統

然而,佩爾的無罪判決對指控者來說,是難以承受的二次傷害。在案件中遭性侵的兩名唱詩班兒童,其中一人已經過世,他的父親透過代表律師弗林(Lisa Flynn)表示,自己對澳洲最高法院的判決感到震驚。

代理律師弗林說:「他(父親)說自己不再相信我們國家的刑事司法系統。」

對佩爾的無罪感到絕望

佩爾除了遭指控在聖器收藏室性侵唱詩班男童,他也被指控在家鄉巴拉瑞特市(Ballarat)泳池猥褻男童。而指控者的家屬表示,他們對佩爾可以無罪獲釋「感到絕望」。

不要成為對受害者的威嚇

手足疑遭佩爾猥褻的莫紐門特(Karen Monument)說:「我們發自內心地希望今天澳洲最高法院的判決不要變成對受害者的威嚇。他們能繼續說出真相,並且追究加害者和機構的責任比過往都還要來得重要。」

「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相信」

致力為巴拉瑞特泳池猥褻案受害者發聲的納格(Phil Nagle)表示:「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相信。」納格希望能出現更多證據,好讓佩爾再次站上法庭受審,「對佩爾來說,這趟旅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post title

2019年8月,一幅佩爾被銬上手銬的壁畫,出現在羅馬街頭。與佩爾相關的猥褻案不只一件,近年來陸續有聲稱遭佩爾不當碰觸者出面指控佩爾。

歐新社/達志影像

遭控泳池猥褻男童

上周,有另外兩名男子出面表示,他們也是巴拉瑞特泳池猥褻案的受害者。當時,佩爾擔任巴拉瑞特教區的神父,他有時會負責帶住在天主教會「拿撒勒姊妹」(Sisters of Nazareth)孤兒院裡的院童去泳池游泳。現在已經長大成人的院童們回憶道,佩爾曾不當碰觸他們的身體,院童們彼此會互相提醒對方小心佩爾。

把錢幣藏在泳褲中  要男童去找

今年已經 53歲的柏尼(Bernie)表示,佩爾會把 20澳幣放在自己的泳褲裡,然後要他去找。當柏尼在 2016年接獲維多利亞省警察的通知時,他才知道有人跟他的遭遇相似。然而,當時要出庭指控佩爾對他造成的心理壓力實在太大,讓他不敢採取行動,直到現在才覺得自己準備好了。

柏尼說:「我現在一點也不覺得羞恥,這不再是我的恥辱了,這是佩爾的恥辱。」

post title

2015年10月,樞機主教佩爾拿著一支板球拍給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簽名。

路透社/達志影像

澳洲總理:尊重判決

有鑑於澳洲最高法院很少推翻刑事定罪,這起判決不僅讓許多澳洲人感到震驚,也讓整個天主教會密切關注。因此在佩爾無罪獲釋後,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就被記者問到對判決的看法。

莫里森總理說:「就算僅是討論到這些議題,都會帶來巨大的傷害。澳洲最高法院做出了它的判決,而這份判決必須被尊重。」

教宗:為受不公者祈禱

在全球天主教會的中心梵蒂岡,教廷歡迎這份判決的到來,它們也再次重申會致力於「調查所有虐待未成年人的案件」。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則在獲知佩爾無罪後表示,他替所有受到不公迫害的人們祈禱。至於,佩爾是否會重返梵蒂岡、重新擔起教廷財政改革的大任,教廷方面尚未有任何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