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宗教衝突再一章:帶著傳播COVID-19標籤的穆斯林

by:山謬
9581

自從印度官方指出,許多境內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都和三月初伊斯蘭宣教組織的一場集會有關時,印度穆斯林們開始被貼上「傳播COVID-19(武漢肺炎)」的標籤,在生活中遭到歧視和暴力對待。

post title

在印度新德里的尼札穆丁區(Nizamuddin),一名曾經參與塔比吉年度會議的穆斯林,正要搭乘前往隔離設施的公車。塔比吉在三月初舉辦的一場年度集會,隨著爆出確診案例,立刻引發大量印度人民的不滿及對穆斯林的敵視。

美聯社/達志影像

穆斯林的新危機

時至今日(13),印度的全境封鎖令已經進入第 20天,即將迎來終點。而目前,印度的確診案例已經超過 9,200名,政府也傳出在討論是否要延長封鎖期限。(註)

然而,印度政府卻指出,其中近 1/3的案例,都與一個伊斯蘭宣教組織有關:塔比吉賈馬特(Tablighi Jamaat,下文簡稱塔比吉)。

在塔比吉飽受印度政府及民眾批評時,大量的批評卻將矛頭指向整個穆斯林群體,讓印度的穆斯林族群再度面臨新危機。

編註:在已有 10,000例以上確診案例的情況下,印度總理莫迪於 4月14日宣布,要將全國封鎖的期限至少延長到 5月3日。莫迪在全國電視談話上表示:「縱使從經濟的角度上來看,我們付出了極大代價,但是印度人民的性命對我們而言是更寶貴的。」

post title

兩名曾經參與塔比吉的穆斯林信徒,正要被送往印度的隔離設施。在了解塔比吉的聚會可能造成的公共衛生危機後,印度政府隨即採取封鎖大樓、隔離的方式,盡可能降低對疫情的影響。

美聯社/達志影像

伊斯蘭宣教組織

塔比吉是一個遜尼派的跨種族伊斯蘭教宣教組織,總部位在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成員估計在 1,200萬-8,000萬之間,是規模相當大的宗教組織。

三月時,塔比吉在新德里舉辦了年度會議,吸引大批成員至當地參與。而即便在 3月16日新德里地區宣布禁止舉辦 50人以上的集會後,塔比吉並沒有立刻結束聚會,仍有超過 1,000人留下。

3月19日的佈道會上,塔比吉領導人之一坎達爾維(Maulana Saad Kandhalvi)甚至告訴出席者COVID-19(武漢肺炎)是「神的懲罰」,大家無須害怕。會議結束後,塔比吉的成員們紛紛四散,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也隨著這些人的腳步四散到印度各地。

封大樓、上街巡邏

在確認部分塔比吉年會的穆斯林遭感染後,印度政府立刻採取行動,除了立刻封鎖塔比吉在新德里的總部、派警察持槍在附近巡邏外,還透過手機訊號試圖追蹤塔比吉成員的行動,全力防堵疫情,總計隔離了超過 2萬5,000人。

但是,塔比吉成員造成的影響已經全面擴散。上周,印度衛生單位的發言人阿嘉瓦爾(Lav Agarwal)指出,印度確診案例翻倍的速度已經增加至 4.1天;去掉塔比吉成員造成的影響,數字會降至 7.4天。

雖然許多穆斯林領袖們紛紛譴責塔比吉早該取消集會活動,但印度部分民眾對穆斯林的敵意早已一發不可收拾。

針對穆斯林的暴力事件

舉例來說,一名正在將食物分送給窮人的年輕穆斯林,遭人持板球棒毆打。而另一名穆斯林在接觸兩名塔比吉宣教士後,受到大量村民的嘲諷及指控,稱他打算在村落附近散播病毒,使他無法負荷,選擇自殺。

post title

在Twitter、Facebook等社群網站上,大量以#CoronaJihad(新冠肺炎聖戰)等對穆斯林充滿敵意的貼文,在塔比吉事件後紛紛湧現。

路透社/達志影像

「新冠病毒聖戰」

而在網路上,對穆斯林懷有敵意的言論,已經隨著「#CoronaJihad」(新冠病毒聖戰)、「#MuslimMeaningTerrorist」(穆斯林是恐怖份子)等標籤為主,大量出現在Facebook、Twitter上。

根據社群工具TalkWalker的分析,單在Twitter上已經有超過 30萬則包括#CoronaJihad的貼文,超過 70萬個帳號參與在這些貼文中,可能已經觸及超過 1億7,000萬個帳戶。

不只文字,更有影片

除了充滿敵意的消息,社群網站上也出現大量的不實影片。一支穆斯林蓄意對他人咳嗽的影片,隨後被踢爆不只拍攝時間在COVID-19(武漢肺炎)之前,影片更是在泰國拍攝。但在被下架前,已經被分享超過 4,300次。

親政府者的推波助瀾

這些敵視穆斯林的言論也被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所屬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的官員、國營電視頻道、以及親政府的記者們大量分享。舉例來說,印度人民黨的領導人之一賓達爾(Rajeev Bindal)將四處移動的塔比吉成員形容為「人肉炸彈」。

平等實驗室(Equality Labs)在經過分析後指出,這些反穆斯林的標籤被莫迪以及印度人民黨的支持者們或粉絲專頁們分享,如印度防衛軍(Indian Defense Force)、西孟加拉邦BJP支持者(West Bengal BJP Supporters)等。

post title

圖為一名公車司機穿著全套防護服,等著將又一批參與塔比吉活動的人送往隔離設施隔離。長久以來莫迪政府對穆斯林不友善的態度,積累起大量國內對穆斯林的不滿,也在這次對穆斯林的群起圍剿中凸顯出來。

美聯社/達志影像

無所作為的社群網站公司

相較於這些言論隱藏的巨大風險,社交網站並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平等實驗室的執行董事桑德拉珍(Thenmozhi Soundararajan)就指出,社群網站公司不能裝作完全不知道,因為平等實驗室及許多人,都一直在舉報這些言論。

「他們(社群網站)知情,」桑德拉珍說:「不管他們是否放任(反穆斯林的言論)瘋傳,現在這已經是他們自己該負的責任。」

少數宗教不是疫情來源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貝克(Sam Brownback),公開呼籲莫迪政府應該停止將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與少數宗教團體掛勾。

他說道:「政府應該結束這種行為,澄清這(穆斯林)不是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來源。」

目前印度衛生部已經停止繼續在公開場合怪罪塔比吉,並發布聲明說道:「部分社群和地區受到錯誤的報導而被貼標籤,(我們)必須盡速消除這種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