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防疫鬼主意 半夜「Pocong」逛大街 民眾嚇到不出門

by:山謬
16624

世界各地慘重的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及死亡案例還嚇不倒你,仍然出門趴趴走?沒關係,既然你不怕數字,那就放鬼嚇到你不敢出門!

post title

圖為印尼傳說中的鬼怪「pocong」,據說是因靈魂困在屍體內所形成。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策管不動你 只好放鬼嚇死你

晚禱結束後,印尼一座小村落裡,附近幾個相識的鄰居圍成一圈聊天,一群人有說有笑。

突然,有人瞄見一個全身裹著白布的身影,從遠端一蹦一蹦地經過,又迅速消失。

眾人心裡覺得不大對勁,趕忙加快腳步迅速回家。就這樣,卡普村(Kepuh)的防疫「鬼」點子,再度成功達成任務。

這支影片紀錄了印尼卡普村的志工扮成pocong,實際在村中四處巡邏的畫面。

宣導沒有用 只好請出Pocong

這就是印尼爪哇島卡普村新推出的防疫奇招:Pocong逛大街。

Pocong」是印尼及馬來西亞傳說中的一種鬼怪,是緊緊包著裹屍布的屍體所形成。根據穆斯林的喪葬習俗,人們死後,屍體要用白色裹屍布從頭到腳緊緊纏住,而死者在死去後靈魂還會待在世界上 40天。

印尼的傳說指出,如果超過時間裹屍布沒有被解開,屍體就會變成Pocong從墳墓中跳出來,四處跳動找人幫忙解開裹屍布,解開後靈魂就會永遠離開地球。

post title

圖為一名身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正在替民眾抽血,作為檢驗COVID-19(武漢肺炎)的樣本。目前,印尼大致的防疫政策仍偏消極,使得許多地區推動更多的自主防疫政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樣有用嗎?

為了把警覺心不夠的村民嚇回家,村裡年輕人們就想出了這麼一個「鬼」點子並和當地警察合作,邀請志願者扮成Pocong在卡普村中出沒,希望能夠把這些對COVID-19(武漢肺炎)毫無警覺心的村民給嚇回家。

但是剛開始實施的時候,這個作法其實很失敗。人們沒有被嚇跑,反而走出門聚在一起想要一瞥Pocong的「鬼」樣子。

不過,在調整策略成隨機出沒後,這個做法開始收到奇效。

群聚減少 但是警覺心仍不足

村民蘇帕多摩(Karno Supadmo)表示:「自從Pocong出沒後,家長和小孩不敢踏出家門。而且,現在人們晚禱後還待在街上以及群聚的情形都減少了。」

但是,村長普里亞迪(Priyadi)卻說道:「村民們仍然缺乏防疫警覺心。他們想要過正常的生活,因此他們不太願意遵守指示待在家。」

post title

圖為印尼總統佐科威。目前,印尼緩慢消極的防疫態度,使他及政府飽受公衛專家及世界衛生組織的批評。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防疫鬼點子其實很無奈

其實,卡普村也是迫不得已,才選擇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自行宣布封村和控管出入。相較於卡普村的積極,印尼政府顯得消極多了。

目前,印尼已經有 4,241個確診案例,造成 373人死亡。但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仍然拒絕下達全境封鎖,只要求人們必須保持社交距離及良好的衛生習慣。

人口第四多 篩檢率排倒數

印尼是全球人口第四大國,總人口數超過 2.8億人,但印尼同時也是全球篩檢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截至周一(13),印尼已經篩檢 2萬7,000人,相當於每萬人中只篩檢 1個人,消極的防疫政策使印尼政府飽受公共衛生專家及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批評。

一月就關注 哪有防疫不認真

一直到周一,佐科威才向外媒表示,印尼已經自瑞士取得一批新試劑,下周就能展開大規模測試,全國 78間實驗室將協助分析檢測結果。

關於此前慢半拍的防疫措施,佐科威表示:「從一開始,我們對篩檢一事就非常認真,只是不清楚該使用哪種試劑。」

同時,他也駁斥所有聲稱他重視經濟勝過人民健康的言論,強調政府早在 1月就十分關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發展。

post title

圖為實施封鎖後的雅加達。雅加達防疫走在政府之前,先行下達了 14天的封鎖令。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央不下封鎖令 雅加達只好自己來

既然中央政府遲遲不下達全境封鎖令,雅加達只好自己來。經過申請並獲得衛生部(Health Ministry)的核准後,雅加達省長巴斯韋丹(Anies Baswedan)正式下達「大規模社交限制令」(large-scale social restrictions,PSBB),並且於周一開始生效。

在限制令下,接下來 14天中,企業必須改讓員工遠距上班,只有提供必要服務的商家以及政府機關、外交機構和國際組織才能繼續在辦公室內工作;居民們除非購買必要物品,否則必須待在家中。

post title

圖為茂物的通勤車站,由於雅加達周遭的衛星城市並不在封鎖令的實施範圍內,因此周一早上仍然有大批乘客準備進城上班。

路透社/達志影像

衛星城市沒有封 車站人擠人

然而,由於雅加達周遭的衛星城市並沒有含在限制令範圍中,企業也沒有完全遵守政府的限制令,造成周一早上,大雅加達地區(Greater Jakarta)的車站仍然人滿為患。

為什麼衛星城市不封?

對此,印尼國家秘書處的狄倫(Harya S. Dillon)在接受《雅加達郵報》訪問時說道:「(雅加達的)衛星城市與雅加達的經濟關係密不可分,是許多在雅加達工作人們的家,病毒(傳播)才不會尊重法律邊界。」

目前,雅加達周遭的衛星城市德波(Depok)、勿加泗(Bekasi)、茂物(Bogor)等也將於周三(15)開始實施封鎖令。

post title

圖為印尼另一個重要的摩托計程車公司Grab。印尼衛生部長及交通部長互相牴觸的命令,引發大量政治人物及公民團體的反對,認為同時執行會造成執法困難。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交通部長 VS 衛生部長,要聽誰的?

另外,除了混亂的車站,印尼的摩托計程車業者也被政府的命令搞得一頭霧水。

根據交通部長最新發布的命令,印尼的摩托計程車ojek,只要司機戴口罩和手套、使用機車前及使用後消毒、不舒服時不要營業,就能繼續載客;但是根據先前衛生部長發布的命令,ojek不能載客,只能運送貨物。

因此,交通部長的命令在發布後不久,立即遭遇大量政治人物及公民團體的反對,他們認為兩項衝突的命令只會增加執法難度。

政府計畫須考量人民需要

雅加達法律扶助機構(Jakarta Legal Aid Institute)的負責人阿斯費納瓦提(Asfinawati)指出,周一雅加達火車站的亂象,顯示了雅加達地區經濟不平等的情形。城內住房不足,導致許多在市區工作的人必須住在郊區。

她說道:「政府的計劃必須考量人民的需要,立即提供人們協助,讓維持距離的政策可以順利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