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看不到的一群人:封鎖令下印度性工作者的困境

by:山謬
13708

考量到印度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進展,印度總理莫迪在封鎖令的最後一天,宣布延長封鎖令至 5月3日。對於好不容易盼到惡夢盡頭的性工作者來說,無疑是另一場惡夢的開端。

post title

在孟買的紅燈區,一名性工作者在舞台上表演。對許多性工作者來說,莫迪下令延長封鎖時間,形同另一場惡夢的開始。

路透社/達志影像

莫迪延長封鎖令

周二(14),原本該是印度封鎖令結束的這天,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宣布要再度延長封鎖令,直到 5月3日為止。

許多底層的人民好不容易躲過病毒、熬過飢餓,莫迪的命令無疑是給他們出了一道難題,而對於不被社會承認的印度性工作者而言,處境更是難上加難。

部分地區通過檢查可放鬆

然而,與上次的封鎖令不同,這次莫迪宣布部分成功避免疫情大爆發的省份,可以有條件地「恢復部分必要活動」,但他說道:「外出規則會非常嚴格,如果違反封鎖規則並發生可能傳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情形,會立即撤銷許可。」

誰會首先被放行?

不過,莫迪在電視演說當下並沒有清楚說明放鬆的條件,但CNN猜測,莫迪政府會優先放鬆對農業部門的管制,畢竟農業是生產糧食的關鍵,也是數百萬農人生計的來源。

至於位在社會底層的性工作者,他們的難題仍然擺在眼前。

post title

在孟買知名的紅燈區卡馬提普拉,一名性工作者戴上頭飾,準備上台表演。印度性工作者的工作其實很像領取日薪的工人,當天的開銷仰賴當天的收入,因此,莫迪政府下達的封鎖令形同斷了他們的生路。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印度最大的紅燈區

在印度,性工作者面臨嚴重的歧視,他們的工作甚至不是一個合法行業。

印度全境約有 125-300萬名性工作者,但由於沒有官方數據,這些數據是由非政府組織人士提供,有些人甚至認為這個數字只是保守估計。根據非政府組織凱特凱薩(Kat-Katha)的估計,單在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最大的紅燈區中—人們慣稱「GB 路」的Garstin Bastion路上—就聚集了超過 2,225名性工作者。

即使封鎖令撤銷,保持社交距離的命令仍然會對他們的工作造成重大影響。

post title

許多印度的性工作者銀行戶頭裡並沒有太多存款,使得他們成為印度封鎖令底下最脆弱的一群人。

Photo: Sharon McCutcheon

沒有現金 沒有存款

一般來說,外來移工是這些性工作者的主要客戶,比方說:卡車司機,或是其他來印度工作、遠離家庭的男人。對每個客人,他們收取的代價也不高,大多在 100-800盧比(折台幣約 39.4-315.5元)之間。

在封鎖令下,印度的性工作者可能是最脆弱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維生的方式其實就像領日薪的工人一樣,沒有工作就沒有現金,而防疫封鎖令形同斷了他們的生路。

以協助性工作者為目標的非政府組織加爾各答新亮光(New Light Kolkata)執行長巴蘇(Urmi Basu)說:「現在這個狀況,他們不可能付得出錢。」

「(政府把)遊民們安置在庇護所中,但甚至沒有人承認性工作者的存在。」

政府遺漏的 交給非政府組織補上

許多非政府組織也看見了性工作者的處境,積極透過各種方式來協助他們。

凱特凱薩的工作人員卡爾格(Anurag Garg)表示,他所屬的非政府組織正試著透過募款來幫助這些性工作者,他說:「我們正在為這些性工作者募款,很多人慷慨解囊來幫助我們。目前,我們已經幫助了大約 800位的性工作者,但(現有資源)只能撐過幾天而已。」

post title

圖為印度一處貧民窟的居民,正在領取政府免費發放的食物包。

路透社/達志影像

100包食物包

非政府組織克蘭提(Kranti)的成員達斯(Bani Das)也分享了一段進到印度最大最老的紅燈區卡馬提普拉(Kamathipura)發放食物包的故事。

當她走下計程車的時候,當地的女人們通通從家裡走出來團團包圍住她,她說:「我的心一沉。我只有 100包食物包,但我眼前卻有數百位女人。」

克蘭提的創辦人塔魯克達爾(Trina Talukdar)認為,政府應該做更多事來協助這個社群,她說:「目前,政府還沒有提供他們(性工作者)任何協助。但是考量到整體社會的利益,政府應該為這個社群主動地做更多事。」

唯一一個選擇

內哈(Neha,化名)是名 23歲的性工作者,她離開位在哈里亞納邦(Haryana)的家到新德里來工作。她是家裡的經濟支柱,薪水用來支付弟弟妹妹們的學費,以及生病母親的醫藥費。

封鎖令讓她也像其他性工作者一樣,跌入失業的處境裡。

她說道:「如果情況再這樣下去,我只剩下一個選擇: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