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校車抓人 法高中生大規模抗議

by:阿咖
6328

學校是學生享有平等受教權的地方,但是當你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血統時,這樣的權利也是相同的嗎?法國近日就因為外籍學生遭驅逐出境掀起軒然大波,為了聲援自己的同班同學,巴黎有許多高中生就直接「罷課」上街頭。

post title
路透社

《半島電台》、《德國之聲》綜合報導,為了聲援被遣返回國的同學,巴黎街頭出現大量高舉標語的高中生,他們舉著「李奧納達不能上課,我們也不上課」、「教育危險了」等標語,高聲喊著內政部長下台、並表示如果同學不能回校,他們也將繼續罷課行動。法國官方表示,目前已經有20所學校受到影響。
 
在校車上被警察抓
釀成學生上街的原因,是法國警方在10月初逮捕「羅姆」裔學生的事件,當時,15歲的羅姆裔女孩李奧納達(Leonarda Dibrani)正搭著結束校外教學的校車,法國警方上前逮捕她並告知要遣返她回國,另一名19歲的男孩也因為非法入境必須遣返回亞美尼亞。
 

post title
路透社

頭上貼著「沃斯下台」的貼紙的高中生

公開羞辱青少女
法國警方逮捕羅姆少女的方式引起軒然大波,抗議人士和團體認為,法國警方的逮捕行為等於是公開地羞辱一名青少年,這樣的手段過度粗魯,法國的教育部長貝隆(Vincent Peillon)也認為學校是神聖的地方,學校價值不該被破壞。
 
儘管法國警方和校方表示當時沒有學生目擊,但協助李奧納達到法國上課的「無國界教育」組織(RSEF)認為學生們都很清楚的知道發生甚麼事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最右邊的就是遭遣返回科索沃的李奧納達

老師朋友都在哭
「我的朋友和老師都在哭,有些人還問我是不是殺人或是偷東西,所以警察才會來抓我。當警察到車上叫我下車時,他們說我必須回科索沃去。」李奧納達對記者描述當時被逮捕的情況
 

post title
路透社

法國警方正在檢查一處非法移民居留地

二等公民羅姆人
事實上,羅姆裔民族早在15世紀就生活在法國當地,但部分羅姆裔民族的情況等同於「二等公民」,他們在法國備受歧視和驅趕,2010年時,法國前總統薩柯奇(Nicolas Sarkozy)就曾丟出嚴厲移民政策,規定非法居留且觸犯法律的移民在第一時間被遣返。
 
支持這條政策、在法國也頗受歡迎的內政部長沃斯(Manuel Valls)更直言不諱地說法國境內有2萬名左右的羅姆裔民族,他們不願意融入當地,應該被遣返回國。同樣地,支持沃斯的法官們也認為,要是取消遣返移民的行動,等同於詔告天下法國是個歡迎非法移民的國家。
 

post title
路透社

現代許多羅姆人以篷車、房車的方式在歐洲各國間來來去去

小補充:羅姆人(Roma)還是羅馬人?
根據MW辭典解釋,羅姆人源自北印度地區,現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但他們主要的生活地點仍以歐洲區為主。大部分的羅姆人是說他們所在區域的語言、以及羅馬尼亞話。

全世界游牧
一般認為,羅姆人在15世紀的時候抵達西歐地區,接著在20世紀左右他們又開始往美洲大陸和澳洲移動。因為他們通常是過著居無定所的游牧生活,所以他們的人數上多半只能用推測的方式計算。他們常受到騷擾和迫害,例如納粹在當年就在集中營內葬送約40萬名羅姆人的性命。

占卜師、表演者、貿易商
羅姆人常以可以與游牧生活搭配的工作維生,過去他們多半從事牲畜貿易商、雜工、占卜師、表演者的工作,現在則可以在汽車維修、馬戲團、或是遊樂園中看到他們。
 
現代的羅姆人們正面臨游牧生活遭城市文明影響的衝擊,他們的居住地、經濟來源、還有與其他民族通婚等現象,都在減弱他們自己的文明。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營地中煮咖啡的羅姆婦人們,他們的營地並沒有被核准

post title
路透社

來自匈牙利的羅姆裔小妹妹拿著自己的畫拍照

post title
路透社

受歧視的膚色
遭到遣返的李奧納達,她的爸爸對記者表示「法國境內有許多幹壞事的難民,他們卻很輕易可以拿到(合法居留)的文件,但我們沒做任何壞事。他們現在要把我們遣返回國是因為我們是羅姆人,如果今天我們有不同的膚色,我們不會被這樣對待。」
 
目前,法國政府回應此事,認為遣返的行動是合法的,但是會針對逮捕的行動進行調查。
 
和家人遣返回科索沃的李奧納達對法新社的記者說「我好害怕,我不會說阿爾巴尼亞話。我的生活全都在法國,我不想上這邊的學校,因為我不會說這邊的語言。我在那邊有自由,我不想待在這邊」
 
編註:有興趣了解更多的朋友,請參考:
01 “French pupils protest over schoolmate deportations
02 “Protests in France over Roma girl expulsion
03 “Between assimilation and tradition in France
 

延伸閱讀:《流浪者悲歌 吉普賽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