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已經升起 但COVID-19還沒離開 2020穆斯林齋戒月怎麼辦?

by:山謬
11651

這兩天,全球各地的穆斯林紛紛迎來伊斯蘭教最重要的活動之一——齋戒月,但是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底下,要如何兼顧穆斯林們的信仰又要掌控疫情,成了各國政府的新難題。

post title

一名印尼的穆斯林拿出望遠鏡,對著天空尋找新月的身影,好知道今年的齋戒月究竟從何時開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月亮在哪裡?

即便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當中,穆斯林們還是迎來了伊斯蘭曆的第九個月,也就是齋戒月(Ramadan)。根據《可蘭經》的記載,伊斯蘭曆九月是真主阿拉將《可蘭經》傳授給先知穆罕默德的月份,賦予九月獨一無二的神聖地位。

不過,伊斯蘭曆是一部根據月相變化制定的陰曆,因此每年的齋戒月開始的日期都不一樣,各地的穆斯林必須在伊斯蘭曆 8月29日晚上抬頭尋找新月的身影,才能決定齋戒月真正的起點。因此,各地齋戒月開始的時間通常會有一天左右的差距,而非同時展開。

日出後不飲不食 減少負面情緒

齋戒月期間,從日出之後一直到當天日落為止,這段期間穆斯林們都不會用餐或飲水,包括吞藥及嚼口香糖都算破戒。日落後,一天的禁食才宣告結束,穆斯林們往往會走訪親朋好友家一起享用大餐,結束齋戒月裡的一天。

這段期間,穆斯林們也會盡量減少負面情緒,把時間花在閱讀及學習《可蘭經》或是反省自身上。

對穆斯林來說,齋戒月不僅是信仰誕生的月份,也是讓每位穆斯林重新思考與阿拉的關係、親身同理貧困者飢餓及口渴的感覺,更是一個行善的月份。

post title

往年齋戒月,這對穆斯林夫妻都會在日落後邀請好友們共享晚餐,今年只能透過視訊和朋友們線上聚餐。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影響,各國的穆斯林們必須調整過齋戒月的方式。

美聯社/達志影像

2020齋戒月不一樣

不過,今年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影響,也讓本年度各國的齋戒月出現不少變化。

埃及:宵禁縮短 清真寺不辦餐會改發餐盒

考量到國內眾多的穆斯林人口,埃及總理馬布里(Mostafa Madbouly)宣布將暫時縮短宵禁的實施時間,改從晚上 9點開始一直到隔天 6點,讓穆斯林們在齋戒完後仍然可以稍微和親友碰面、吃個飯,只是無法在舉辦往年大型的集會廣邀親友,吃完飯後就得早早回家。

往年齋戒月時,開羅的穆罕默德之光清真寺(the Light of Muhammed Mosque)都會在禁食結束後舉辦免費餐會,讓貧困的人也能飽餐一頓。但是今年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影響,清真寺方面只好用發放餐盒取代以往的餐會。

對此,巴蒂姆地區清真寺的宣禮員拉曼(Omar Abdel-Rahman)說道:「我們希望這個做法能夠減輕窮人們的負擔。」

德國:宗教場所通通關

至於德國,除了禁止戶外兩人以上的群聚,還一視同仁地關閉了所有容易聚集大量人群的宗教場所,包括清真寺、教會及猶太會堂,因此齋戒月期間穆斯林也無法到清真寺內祈禱。

德國穆斯林中央委員會祕書長馬濟耶克(Aiman Mazyek)向媒體表示:「決定要在齋戒月期間關閉清真寺是個不容易的決定,但在現下的環境中,這是一個盡宗教及公民責任的決定。」

post title

不同與其他國家關閉清真寺的決定,巴基斯坦總理決定齋戒月期間清真寺照常開放。

美聯社/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露天市集取消 線上市集開業

馬來西亞、汶萊及新加坡三國都禁止了齋戒月期間的露天市集,攤販們無法像往年一樣在擁擠的市集中兜售食物及飲料。

不過,馬來西亞官方仍然提供了手機app及平台,讓攤販們仍然能上架商品,減少取消露天市集對攤販們帶來的影響。

巴基斯坦:該齋戒就齋戒,清真寺照開不誤

不過,也有國家選擇繼續保持齋戒月的傳統。雖然巴基斯坦醫學協會(Pakistan Medical Association)已經警告公眾集會就像培養皿一樣,如果不在齋戒月期間關閉清真寺,新增的COVID-19(武漢肺炎)病例很快就會壓垮巴基斯坦脆弱的醫療體系,但是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仍然宣布不會關閉清真寺,大家可以照常入內祈禱。

不過好在,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教領袖的呼籲在巴基斯坦仍然發揮了一點影響力,住在伊斯蘭瑪巴德的居民阿巴斯(Zaheer Abbas)已經有一段時間都在家禱告,他說:「祈禱就是祈禱,阿拉不是只在清真寺內。」

post title

一名巴勒斯坦的男子正在協助包裝準備發給貧困家庭的食物包。對穆斯林而言,齋戒月也是行善的月份,但同樣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影響,許多慈善組織今年都面臨資源不足的窘境。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薩走廊:慈善行動中斷

「行善」一直是齋戒月重要的一環,去年的時候,來自土耳其、約旦、馬來西亞及其他國家的善款,幫助加薩走廊的薩拉姆慈善組織(Salam Charitable)有能力發放 1萬1,000個食物包及衣物給當地的孩子們。

但是今年情況急轉直下,薩拉姆慈善組織的發言人薩德(Omar Saad)說道:「去年齋戒月,我們手上已經有三份合約,準備要發放食物包給貧困的人。但是今年,我們什麼都沒有。」

「我想我們已經錯過(行善)機會了,齋戒月很快就要開始了。」

喀什米爾:偷偷發放食物包

喀什米爾(Kashmir)雖然始終都是個局勢不穩定的地區,但是當地的穆斯林們還是希望能在齋戒月期間,幫助一些最有需要的家庭。於是,志工們謹慎地戴起手套和口罩,並將內含米、麵粉、扁豆和其他穀物的食物包放在斯里納加(Srinagar)城內有需要的家庭門前。

此外,志工們也非常注意受助家庭人們的自尊心,盡可能在謹慎、不為人知的情況下發放完食物包,常常甚至連受助家庭的鄰居都不知道隔壁家庭接受了食物包援助。志工阿米德(Sajjad Ahmed)說道:「(行善之餘)我們試著顧及這些人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