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援仇恨電台、提供開山刀殺人 盧安達大屠殺金主逃亡26年遭逮

by:徽徽
13281

26年前,位於東非的小國盧安達發生大屠殺,短短一百多天內超過 80萬人遇害,死亡人數是當時人口的十分之一。而在盧安達大屠殺結束後,負責出資和提供軍武的金主卡布加遭到國際法庭的通緝,但他卻巧妙地往來於非洲和歐洲,直到近日才在法國巴黎的高級住宅區被捕......

post title

圖為 2002年,刊載在肯亞報紙的卡布加懸賞令。今年 84歲的卡布加被視為盧安達大屠殺的幕後金主,沒有他就沒有盧安達大屠殺。

路透社/達志影像

26年不見蹤影  總算在法國落網

在 1994年的盧安達大屠殺發生後,國際法庭開始審判犯下種族清洗和反人類罪的嫌犯。其中,人稱盧安達大屠殺幕後金主的卡布加(Felicien Kabuga)遲遲不見蹤影。26年過去,警方總算在法國巴黎高級住宅區將他繩之以法,還給受害者遲來的正義。

在提到卡布加在盧安達大屠殺扮演的角色和犯行前,不得不先了解盧安達大屠殺的發生始末。

盧安達大屠殺怎麼發生的?

在 1918年到1962年期間,盧安達由比利時殖民,並且開始執行身分證制度,註明每一個盧安達人的種族,嚴格區分盧安達的兩大種族──圖西族(Tutsi)和胡圖族(Hutu)。其中,對於長相偏高加索人的圖西族,比利時賦予他們比較大的政治權力,就算當時的圖西族只佔總人口的 18%也一樣。

圖西族  VS  胡圖族

對於佔盧安達 80%人口的胡圖族來說,等比利時殖民政府一走,處處受到打壓的他們和圖西族發生激烈衝突。最後,胡圖族取得政治權力,並且由胡圖族出身的哈比亞利馬納(Juvénal Habyarimana)擔任總統。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位於東非的盧安達,該國人口目前有 15%是圖西族,84%是胡圖族。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圖為在 1994年盧安達大屠殺中遇害的人們,無論是婦女還是小孩都是胡圖族激進分子的攻擊目標。

歐新社/達志影像

為期一百多天  超過八十萬人死亡

1994年4月6日,哈比亞利馬納總統搭乘的班機遭飛彈擊落,胡圖族激進分子認為幕後兇手是圖西族,於是便利用電台廣播號召胡圖族人殺害圖西族人,無論是婦女還是小孩都不要放過,由此開始為期一百多天的盧安達大屠殺,造成超過 80萬人死亡,其中除了圖西族外,受害者也包含不支持屠殺行動的溫和派胡圖族人。

最後怎麼結束的?

最後,以烏干達為基地的圖西族武裝部隊「盧安達愛國陣線」(Front Patriotique Rwandais,FPR)進入盧安達,擊敗了當時發動攻擊的胡圖族政府軍,結束了盧安達大屠殺。隨後,200萬名胡圖族人擔心遭到圖西族人的報復,紛紛逃離盧安達成為難民。

post title

一名盧安達大屠殺的倖存者站在成堆的骷髏頭前,這些都是盧安達大屠殺遇害者的頭顱。

歐新社/達志影像

金援仇恨電台、提供開山刀

而在盧安達大屠殺的背後,負責金援和提供胡圖族民兵開山刀的就是卡布加。不只如此,卡布加還出資設立了惡名昭彰的「千山之地廣播電台」(Radio Télévision Libre des Mille Collines,RTLM),這個廣播電台大肆鼓勵胡圖族人尋找身邊的圖西族人加以殺害。

至於提供給民兵的開山刀,卡布加靠著他經營的貿易公司為掩護,從中國進口了數十萬支的開山刀發給民兵,他也會利用公司的交通工具運送民兵,讓民兵可以在各地挨家挨戶搜索圖西族人。

「如果沒有他,盧安達大屠殺不會發生」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克拉克(Phil Clark)表示:「如果沒有卡布加,盧安達大屠殺不可能發生,他基本上金援了整個大屠殺行動。」

「他製造、創設並且資助民兵,這些民兵在大屠殺期間執行多起大型攻擊行動。此外,他也金援主要散播仇恨的電台,煽動多起關鍵屠殺行動。他還進口了大約 50萬把開山刀,如果沒有這些開山刀根本就不可能發生殺人狂潮。」

post title

圖為卡布加藏匿的巴黎郊區公寓,他就是在這裡被法國警方逮捕。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在巴黎高級住宅區遭逮

而在卡布加消失在世人眼前 26年後,法國警察在上周六(16)早上七點多,於巴黎高級住宅區逮捕了身穿藍毛衣的卡步加。

據稱,卡布加是在孩子們的保護下用假身分在巴黎居住,他所住的建築的房東協會負責人奧爾森(Olivier Olsen)表示:「卡布加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當你跟他打招呼時,他嘴裡總是念念有詞。」

透過家人  順藤摸瓜抓到他

發出通緝令的國際法庭表示,調查人員透過監視卡布加的家人,順藤摸瓜抓到卡布加,不過他們並不清楚卡布加是在何時用何種方法進入法國。過去,調查人員在追查卡布加的行蹤時總是遇上重重阻礙,整起追捕行動更是橫跨非洲和歐洲多國。

post title

圖為 2002年美國政府在肯亞首都奈洛比刊登的卡布加通緝廣告,當初的懸賞金高達台幣 1.5億元。

Newscom/達志影像

輾轉往來兩大洲藏匿

聯合國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前檢察長拉普(Stephen Rapp)就說,卡布加在盧安達大屠殺一結束就逃到瑞士,隨後因為申請庇護失敗的關係輾轉往來數個歐洲國家,直到落腳肯亞藏匿。卡布加也有許多假身分和假護照。

2001年,聯合國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凍結了卡布加設於瑞士、法國、比利時和德國的帳戶。

2002年,美國政府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發布卡布加的通緝廣告,並且懸賞 5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5億元)。然而,卡布加錢多人脈廣,總是能夠躲避國際刑警的追捕。

肯亞警方洩露情報

在國際危機組織的一份報告中提到,肯亞警方可能收了卡布加的好處,在國際刑警行動前一刻告知卡布加。此外,肯亞政府也遭控在搜尋卡布加下落上不夠積極,對此肯亞政府否認這樣的指控。

post title

在盧安達首都基加利(Kigali),可以看到盧安達大屠殺罹難者的衣物飄盪在骸骨被開挖的地方。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不可能躲一輩子

無論如何,針對卡布加的落網,盧安達司法部長布辛耶(Johnston Busingye)說:「這在許多層面上都是歷史性的大事。」、「你可以逃,但你躲不了。你不可能躲一輩子。」

人權觀察組織工作人員馬奇(Lewis Mudge)則說:「這對盧安達來說是重要的一天,卡布加是大魚之一,他也是策畫盧安達大屠殺的在逃嫌犯之一。」

迎向正義的重要一步

現在,卡布加將被移交給聯合國的檢察官,並且在聯合國位於坦尚尼亞阿魯沙市(Arusha)的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受審。

該法庭的首席檢察官布拉莫茲(Serge Brammertz)說:「對受害者和倖存者來說,卡布加一直是盧安達大屠殺的領導人物之一。對他們而言,在等待這麼多年後終於看到他被逮捕,是迎向正義的重要一步。」

「他的審判將能幫助我們更了解盧安達大屠殺背後策畫的程度,」比利時盧安達大屠殺專家雷廷斯(Filip Reyntjens)說:「卡布加常被提到參與出資極端主義分子的電台,他也常被提到參與購買開山刀,這些全都需要證據,一場審判將能在大屠殺經過 26年後挖出很多東西。」

大屠殺倖存者終於等到

盧安達大屠殺受害者組織Avega的領導人穆卡拜耶(Valerie Mukabayire)說:「每個大屠殺的倖存者都很開心卡布加被逮捕。」

「每個人都在等這個消息,因為卡布加是嫌犯清單上的頭號人物,他得面對正義的審判,這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