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香港一國兩制?港版《國安法》草案送中國人大討論

by:徽徽
5759

今天,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其中,最受國際矚目的要屬香港版《國安法》的出現,外界認為中共當局會利用香港《基本法》的漏洞,繞過香港立法會,讓所謂的一國兩制形同虛設。究竟,港版《國安法》充滿了哪些爭議?香港和國際社會又是怎麼看待港版《國安法》的出現呢?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5月15日在香港召開記者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今天,中國人大這麼做

今天(22),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正式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下稱港版《國安法》草案)加入議程,並且將於 28號表決。

香港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對於將港版《國安法》草案加入議程,人大發言人張業遂在昨晚(21)十點的記者會上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根據新的形勢和需要,行使憲法賦予的職權,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及執行機制,堅持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是完全必要的。」

對一國兩制的破壞

然而,對親民主的香港人士而言,港版《國安法》的出現是對一國兩制的破壞,也是直接繞過香港立法會的奇襲,未來正式上路恐將異議分子視為顛覆國家的叛亂分子入罪。究竟,港版《國安法》是怎麼出現的?為什麼又會在這個時刻出現呢?

post title

今天,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時,全場的人民代表報以熱烈的掌聲。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基本法》第23條而來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 23條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該要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此外,《基本法》第 23條也禁止外國的政治性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或是讓香港的政治性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團體建立聯繫。

法條中指出,香港的憲制責任包含了根據《基本法》第 23條在香港本地刑事條例中進行具體立法。

2003年  超過50萬人上街抗議

然而,過去香港政府想援引該條、制定港版《國安法》時屢屢受挫,在 2003年時更引發超過 50萬名港人遊行示威,因為當時港府想制定讓當局能關閉「煽動性」報紙,並且不需要有搜索令就可以對相關單位進行搜查。最後,在香港民眾的強烈抵制下,港府決定暫時擱置立法。

post title

2019年10月,反政府民眾在街頭參加抗議活動,他們手拿港警發射過來的催淚瓦斯彈回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基本法》中的後門:第18條附件三

現在,中國政府則想透過人大繞過港府和香港立法會,用《基本法》第 18條,把港版《國安法》列於附件三之內。

根據《基本法》第18條,中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這代表列入附件三的法律,不一定要經過本地立法程序,也就是不用經過香港立法會。

而什麼樣的法律會被列入附件三呢?根據規定,中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可以在徵詢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政府的意見後,對列在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而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國防、外交相關,以及其他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原本,《基本法》第 18條和附件三是拿來確保香港和中國一國兩制的依據,讓某些在中國實施的法律不在香港實施,然而,附件三被外界視為一扇讓中國介入香港立法權的後門。

瞄準煽動、顛覆和分裂行為

根據BBC的報導,中國想利用港版《國安法》瞄準在香港發生的「恐怖份子」活動,並且禁止煽動、顛覆和分裂行為,包含外國勢力對香港事務的干預。香港親民主人士則擔心,中國會用該法鎮壓爭取自由的香港民眾,無視《基本法》中對港人自由的保障。

港府做不到  中國當局乾脆自己來

《半島電視台》記者Katrina Yu表示,這樣的立法方式擺明中國當局想要將香港的政治狀況「操之於己」。她在報導中分析道:「中國當局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看到太多香港親民主立法會議員的反對,所以他們乾脆自己來,並且把自己的力量強加於人。」

post title

2019年9月,在一場街頭反政府示威活動上,一名抗議民眾被港警壓制在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維護國家安全符合港人利益

人大發言人張業遂雖然沒有多談港版《國安法》的細節,不過他說:「國家安全是國家穩定的基石,維護國家安全符合所有中國人的基本利益,包含我們的香港同胞在內。」

中國官媒呼籲切除毒瘤

身為中國官媒的《人民日報》和《新華社》一面倒支持港版《國安法》的出現,並且呼籲將支持港獨這塊「毒瘤」給切除。另一家官媒《中國日報》則表示,港版《國安法》的出現「將讓那些挑戰國家安全的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不是權宜之計,是必要措施

現任中國全國政協香港區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前港府首席顧問的劉兆佳教授則相信,中國政府這麼做「並不是權宜之計,而是堵住香港國安法明顯漏洞的必要措施,」他接著說:「中國政府的主要目的是證明當局的決心和能力,足以守護主權和國家安全,並且終結香港的動盪。」

post title

在香港中聯辦前,香港民主黨人士手拉布條抗議「國安惡法摧毀香港」。

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的末日」

對香港親民主人士而言,中國政府這麼做有可能終結香港過去賴以為傲的自由和累積起來的文化與經濟資本,這對香港來說無疑是「香港的末日」。

一國一制降臨香港

香港親民主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說:「如果港版《國安法》真的出現,那麼一國兩制將正式終結,這是香港的末日。」香港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附和道:「一國一制真的降臨香港了」、「這是香港史上最悲傷的一天。」

就像在看天安門事件

人權觀察組織資深中國研究員王松蓮則在Twitter上寫道:「看著今晚(21)香港人民的命運被北京決定,就像在看 1989年發生在北京的天安門大屠殺一樣──都是同樣的無力和悲傷,看著人權被這樣踐踏。」

建制派:立法越快越好

不過,對親中國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又是不同的光景,他們「全力支持」港版《國安法》草案,認為這是對「香港近年來快速惡化的政治情勢的回應」。

親中國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張華峰表示:「港版《國安法》立法是必須的,而且速度越快越好。」

post title

在台北開設的保護傘餐廳內,放有香港反政府示威活動主題的道具。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其他國家怎麼看?

在港版《國安法》草案受到各界關注的同時,國際社會也對中國政府的行為做出回應。擔任香港回歸中國前最後一任英國香港總督的彭定康(Chris Patten)表示,中國政府這麼做「是對香港自治的全面打擊」。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則說,要是中國政府一路推進該草案,美國將會「強烈回應」。適逢美國正在考慮是否延長香港優惠貿易和投資特權的此時,美國國務卿彭佩奧(Mike Pompeo)對香港的自治權深表關心。

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表示,對維持香港特殊地位來說,高度自治和尊重人權是關鍵。她說:「任何想要強行實施無法反應港人意志的國安法的行為,都是高度不穩定的,並且會受到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

不要讓香港變得更亂

鏡頭來到台灣,陸委會也呼籲中國政府不要用港版《國安法》草案讓香港陷入更大的混亂,聲明中指出,中國共產黨指責外國勢力和支持港獨的「分裂主義者」要為香港社會的不穩定負責是錯誤的。

post title

2019年12月,爭取香港民主的民眾手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字樣的旗幟在國際人權日這天參加遊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至於,香港民眾對港版《國安法》草案怎麼看呢?

在常常用來組織示威活動的網路論壇上,有的網友開始擔心一旦港版《國安法》上路,自己過去在論壇上的發言可能會被當成叛亂的證據,有的網友則鼓勵其他人盡快下載能隱藏身分的軟體。

聚集在香港商場的示威民眾則高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則鼓勵示威民眾不要放棄,他說:「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不是不相信《逃犯條例》會通過嗎?香港人總是能夠創造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