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5米高塔上的354天:三星前員工金永熙與三星達成協議 離塔結束抗爭

by:山謬
63984

354個日子中,有晴天也有雨天,唯二不變的是生活在塔上堅持抗爭的金永熙,以及他最大的對手:三星集團。

post title

圖為站在首爾附近的交通塔上堅定對抗三星的金永熙。經過與三星近一個月的談判後,金永熙長達 354天的抗爭日子終於告一段落。

歐新社/達志影像

354個日子之後

2019年6月10日,長年與三星(Samsung)抗爭未果的前三星員工金永熙(Kim Yong-hee),決定爬上南韓三星總部附近一座高約 25公尺的監視器塔,發起新一波對三星集團的抗議。

到上周五(29)為止,金永熙總共在監視器塔上度過 354個日子,底下的人車往來如昔,對面的三星依舊屹立不搖,他對抗三星的決心也依然支持著他迎來新的一天。

下塔的那一天

最後,三星集團總算決定與他和解,向他道歉。金永熙也在上周五,帶著一年多來在塔上抗議時揮舞的三星旗幟、標語,讓雲梯車把他從塔上給接下來。

這份協議,金永熙等了將近 25年,更是咬牙撐過一次又一次這間公司對他的打擊。

一名協助組織發起支持金永熙活動的宗教學者夏成愛(Ha Sung-ae,音譯)表示:「當你試圖與三星最骯髒的一面搏鬥時,很少能找到比金永熙更鮮明的例子描繪出你的下場。」

post title

金永熙在經過近一年的抗爭後終於下塔,並且在地面向他的支持者致詞表達感謝。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三星的「無工會」政策

三星最惡名昭彰的,莫過於旗下的「無工會政策」,這也是金永熙自 1982年加入三星航空(Samsung aerospace)時就想打破的規則,希望能成立員工獨立工會的夢想,讓他很快就成為三星的眼中釘。

被栽贓性侵同事

1991年時,一名 20歲的女性員工向金永熙求助,表示自己遭主管性侵,希望能在他的協助之下揭發該名主管。

沒想到,三星卻將罪名栽贓給金永熙,以性侵該名女員工為由將他免職,最後在該名女員工發布正式聲明替他洗清嫌疑後,金永熙對三星提出控告,要求三星重新雇用他。

「流放」俄國的時光

最後雙方達成和解,三星同意重新雇用金永熙,條件是他必須撤告並且接受外派三星於俄國的一處工地。

然而,金永熙的挑戰並沒有因此結束,根據他個人的說法,俄國的同仁曾經把他用繩子給綁起來,要求他必須放棄自己的主張、向南韓大使館控告他擔任北韓間諜等。

post title

圖為站在塔上、揮舞著三星旗幟抗議的金永熙。

歐新社/達志影像

靜坐、絕食與抗爭

1995年回國後,三星仍然要求他必須放棄組建工會的主張,否則拒絕恢復他的職位。

金永熙一口回絕,隨即在三星總部附近展開一連串的靜坐、絕食抗爭活動,發放將三星比喻為「地獄」、打算謀殺三星這間公司的手冊,遭三星以誹謗、勒索為由起訴,兩度被逮捕。

塔上時光

去年 6月10日,金永熙在支持者的協助之下登上監視器塔,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他就生活在這座幾乎連腿都無法伸直的塔上,仰賴支持者定期把食物、衣物、行動電話電池送到塔下,讓他以繩子把物資拉上塔的方式過日子。

金永熙曾表示,在塔上的日子他飽受恐懼症所苦,時刻也都在與心底想要向外一躍的衝動搏鬥。

BBC中文曾經至韓國,特別搭雲梯車面對面採訪金永熙,聽聽他在塔上堅持抗爭到底的原因。

決心登上高塔的原因

在一次的採訪中,記者問及他決心上塔的關鍵,金永熙說道:「在我上塔前一周,一名年紀與我兒子相仿的警衛朝我的臉吐了一口痰。」

「從那時起,我意識到我已經做完所有在地面上可以做的事了,但仍沒有人願意理會我,因此我決定上塔,繼續我的抗爭。」

遲來25年的道歉

抗爭結束後,雙方都未公開協議內容,但三星方面正式為「沒有採取積極作為減輕金永熙的痛苦」、「沒有及時解決此問題」而致歉。

至於當初究竟是否因金永熙試圖組織工會而開除他,三星並沒有在道歉聲明中正式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