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COVID-19零確診傳說破滅在即 開城全城封鎖

by:山謬
3598

雖然目前情勢尚未明朗,但北韓距離全國第一起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可能近在咫尺。

post title

最近,北韓一名返鄉的脫北者疑似傳出確診COVID-19(武漢肺炎),金正恩隨即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後續的防疫對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零確診紀錄即將破滅?

如果官方數據屬實,北韓很可能是當今世上防疫成果屬一屬二的國家,適逢全球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節節上升之際,唯獨北韓的確診數字始終停在完美的「0」。

可是,上周一名前脫北者從南韓逃回北韓後,金正恩打造出的「防疫傳說」距離破滅已經越來越近。

3年前逃離北韓

這名金姓男子在 3年前成功經由兩韓邊界的江華島(Ganghwa)抵達南韓,但在 7月19日這天,他又循著幾乎一模一樣的路線,重新回到老家開城。

兩韓方面都沒有提供他回歸北韓的理由,但南韓方面表示,最近他正因涉嫌性侵其他脫北者女性而遭警方調查。

post title

在金正恩的一聲令下,開城及周遭地區都已經進入封城。圖為 2013年,一名南韓士兵走在開城工業區內一條空無一人的道路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金先生究竟是不是COVID-19確診案例?

然而,金先生究竟是不是確診案例,兩韓方面的說法略有出入。根據北韓官媒朝鮮中央人民通訊社(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KCNA)的報導,北韓醫護人員對他做呼吸道分泌物和血液檢查後,「懷疑他可能確診」。

另一方面,南韓疾病管理本部(Korea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KCDC)則指出這名男子並非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也沒有被匡列為接觸者。在他離開後,KCDC已經對他身旁另外兩名密切來往的脫北者進行篩檢,結果都是未確診。

北韓上下嚴陣以待

境內出現疑似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的消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自然不敢怠慢。上周五(24),開城及周遭地區已經先行進入全區封鎖,過去五天內與金先生接觸或是待過開城的人,通通必須隔離。

post title

受到長年國際制裁的影響,北韓相當缺乏檢測、治療COVID-19(武漢肺炎)患者所需的資源。圖為一名退休的德國醫師羅布洛夫斯基(Henrik Wroblewski)正在拆開手上一組COVID-19(武漢肺炎)試劑。在疫情爆發後,他便自願到杜塞多夫機場的冠狀病毒檢測中心(Duesseldorf Airport Corona Test Centre)工作。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金正恩:萬惡的病毒可能已經進入我們的國家

周六(25),金正恩緊急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會中他說:「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萬惡的病毒可能已經進入我們的國家。」在會議結束後,北韓也進入防疫的最高緊急狀態,繃緊神經應對隨時可能爆發的疫情。

真的零確診嗎?

自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專家們普遍對北韓「零確診」的說法抱持高度懷疑,甚至有很多人認為疫情早已在北韓境內爆發。

防疫工作早早開始

無論真實確診數字為何,北韓防疫工作開始的時間倒是比不少國家早上許多。

早在一月,北韓就宣布關閉邊境、暫停與最大貿易夥伴中國之間的商業往來、禁止外國觀光客前來旅遊、加強打擊國內的走私和黑市,並下令所有位於平壤的外交人員都必須隔離一個月。

post title

北韓國內醫療基礎設施並不理想,讓外界預估若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當真在北韓國內爆發,後果將不堪設想。圖為今年 7月,KCNA提供的一張金正恩視察朝鮮綜合醫院(Pyongyang General Hospital)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醫療體系將受考驗

如果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最終也攻陷北韓,該國脆弱的公共衛生系統將面臨嚴峻的考驗,因為在長年的國際制裁下,北韓國內很可能會面臨醫藥供給不足的狀況。

領導階層的恐懼與焦慮更深遠

南韓私人智庫世宗研究所(Sejong Institute)的分析師鄭成長(Cheong Seong-Chang)認為,北韓的封鎖政策,應該防堵疫情蔓延到開城之外的地區。

在他眼中,真正的危機是北韓領導階層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恐懼,他說:「在北韓領導階層中擴散開來的焦慮與恐懼的影響,遠比外界推測的還深,因為北韓國內不僅缺乏篩劑,也沒有設施能醫治確診病患。」

善用機會強化統治

換個角度來看,南韓梨花女子大學國際研究系助理教授埃斯利(Leif-Eric Easley)表示,北韓指責歸來的脫北者將COVID-19(武漢肺炎)帶入北韓,無疑是將疫情傳播的責任從中國、北韓身上轉移給南韓。

CNN記者柏林格(Joshua Berlinger)則進一步指出,這個宣傳策略還能進一步強化金正恩在人民心中的形象,讓北韓人民意識到:只有北韓才能保護人民遠離病毒,南韓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