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錢不夠用的貨船到黎巴嫩大爆炸 2,750噸的炸藥原料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by:徽徽
34585

今年 70歲的俄籍老船長普羅舍科夫沒想到,退休多年後會接到這樣一封訊息:你最後指揮的貨輪「羅索斯號」上頭載運的炸藥原料硝酸銨,就是造成黎巴嫩貝魯特大爆炸的原因......

post title

圖為爆炸過後的貝魯特港口倉庫。4號發生的大爆炸造成至少 135人死亡、超過 5,000人受傷。

歐新社/達志影像

港口大爆炸關鍵:硝酸銨

周二(4)傍晚,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一處港口倉庫突然爆炸,造成至少 135人死亡、超過 5,000人受傷,而引起爆炸的關鍵就是儲藏於港口倉庫長達六年、總重達 2,750噸的炸藥原料硝酸銨。

為什麼會出現在港口倉庫?

現在,大家都想知道這批硝酸銨為什麼會出現在港口倉庫中,又為什麼沒有任何安全措施防止它爆炸?這一切要從把硝酸銨運到貝魯特港口的貨輪「羅索斯號」(MV Rhosus)說起......

post title

圖為將硝酸銨運往黎巴嫩貝魯特港口的貨輪「羅索斯號」,這艘貨輪 2013年停泊在貝魯特後就再也沒有移動過。關於這艘貨輪的下落有兩種版本,一種是這艘貨輪早在 2015-2016年間就因為船底破裂而沉沒,另一種說法則是這艘貨輪在這次的大爆炸中被炸毀。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喬治亞、黎巴嫩和莫三比克的相對位置。其實,「羅索斯號」一開始根本沒有要在黎巴嫩停泊,而是要將硝酸銨運往莫三比克。

地球圖輯隊

原訂從喬治亞前往莫三比克

2013年9月27日,「羅索斯號」從喬治亞的黑海港口巴統(Batumi)出發,船上載著 2,750噸的硝酸銨,準備前往莫三比克的貝拉港(Beira),交貨給莫三比克炸藥公司。在莫三比克,人們很常進口硝酸銨來製作肥料,或是用作採石場或礦坑的炸藥。

然而,「羅索斯號」從來沒有抵達莫三比克,相反的,它在 2013年11月21日抵達黎巴嫩的貝魯特港口後,就再也沒有移動過。

繞去黎巴嫩賺錢  付不出港口費被扣押

當時,租用「羅索斯號」的俄國商人格雷楚什金(Igor Grechushkin)發現錢不夠用,為了多賺點錢,他便要求船長普羅舍科夫(Boris Prokoshev)轉往貝魯特載運重型機具。然而因為重型機具太重、船隻不堪負荷的關係,普羅舍科夫拒絕載運,此時黎巴嫩當局又在催繳港口費,付不出錢的格雷楚什金乾脆兩手一攤不管「羅索斯號」,讓「羅索斯號」被黎巴嫩當局扣押。

不繳港口費就不能下船

對此,黎巴嫩當局讓「羅索斯號」上頭的六名船員先回家,留下了船長普羅舍科夫和另外三名烏克蘭籍船員,表示如果沒有解決積欠的港口費,就不讓他們下船。

post title

在這張 2014年夏天於黎巴嫩貝魯特港口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到「羅索斯號」的船長普羅舍科夫(藍衣者)和船上硝酸銨的合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70歲的俄籍老船長普羅舍科夫,當初在他的指揮下,載著 2,750噸硝酸銨的「羅索斯號」前往貝魯特。

美聯社/達志影像

船上貨物具「危險性」

船長普羅舍科夫回憶到,當時他們就這樣卡在船上 11個月進退不得,只能看著船上的食物和供給品越來越少,而老闆格雷楚什金不僅沒有付港口費,也沒有付他們薪水。

最後,船長普羅舍科夫將船上載運的部分石油賣掉換錢,並且拿這筆錢聘請了律師,讓法院在 2014年基於同情將他們釋放。在律師寫的狀紙中提到:「考慮到貨物的『危險性』,船員們面對的危險迫在眉睫。」

運往倉庫存放  一放就放到爆炸

在船長普羅舍科夫和三名烏克蘭籍船員下船後,黎巴嫩當局將船上的硝酸銨運往港口第 12號倉庫存放,等待拍賣或是安全廢棄,而這一放就放到了周二爆炸這一天。

在爆炸案發生後,人在賽普勒斯、租用「羅索斯號」的俄國商人格雷楚什金遭到國際刑警組織上門盤查,但他並未被拘留。人在黑海沿岸索契(Sochi)養老的船長普羅舍科夫則接到大批媒體的約訪。

硝酸銨濃度高容易爆炸

船長普羅舍科夫說:「那批貨物非常容易爆炸,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還在當地時,這批貨物被放在船上的原因...這批硝酸銨的濃度非常高。」

「我對在爆炸中傷亡的人們感到很抱歉,他們很無辜,黎巴嫩當地官員應該被嚴懲,他們一點都不在乎這批貨物。」

圖為當初黎巴嫩海關寫給司法機構的警告信,希望司法機構盡速放行讓他們處理硝酸銨。

過去至少提醒過六次 

周三(5),貝魯特港口總經理科拉特姆(Hassan Koraytem)和黎巴嫩海關總監達赫(Badri Daher)出面表示,他們曾不斷警告能決定這批硝酸銨去留的司法機構,提醒他們將硝酸銨放在港口倉庫很危險,應該要盡速將硝酸銨移到安全的地方。

黎巴嫩國會議員奧恩(Salim Aoun)更在Twitter上披露,從 2014年到2017年,黎巴嫩海關前後至少寫了六封警告信給司法機構,希望司法機構盡速讓他們處理這批硝酸銨。

在 2016年5月海關寄給司法機構的信中,時任黎巴嫩海關局長的馬雷(Shafik Marei)寫道:「在不恰當的氣候下將這批貨物放在倉庫中會造成嚴重危險,我們再次要求海事機構立刻處理這批貨物。」

司法機構始終沒有回應

當時,黎巴嫩海關建議可以將這批硝酸銨捐給黎巴嫩軍隊,或是將它賣給黎巴嫩炸藥公司。然而,司法機構直到今天都沒有任何回應。

post title

在貝魯特街頭,民眾拿著清潔用具清掃災後現場的同時,也挺身抗議政府施政不力,放任硝酸銨造成公共安全事故。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世界各地,人們紛紛為在大爆炸中的罹難者舉行守夜活動,希望貝魯特可以盡快重建。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國安局也警告過

貝魯特港口總經理科拉特姆說:「有人跟我們說這批硝酸銨會被拍賣掉,但拍賣從未發生,司法機構也從未採取行動。」科拉特姆補充道,除了黎巴嫩海關,黎巴嫩國家安全局也曾針對這批硝酸銨發出警告信給司法機構。

周一才談到  隔天就爆炸

今年剛走馬上任的黎巴嫩公共工程部長納傑爾(Michel Najjar)表示,他在今年七月底才得知有這樣一批硝酸銨存在,他在周一(3)曾跟科拉特姆談到這批硝酸銨,沒想到隔天就發生了大爆炸。

總統誓言究責嚴懲

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表示,有關單位沒有好好處理硝酸銨這件事令人無法接受,他也誓言究責到底,嚴懲那些應該負責的人。目前,當局已經下令將負責管理倉庫的官員軟禁在家,等待進一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