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巫師」散播歡樂散播愛 紐西蘭年薪三十萬的超現實工作

by:徽徽
9385

幾十年來,紐西蘭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都有個很特別的職業──「官方巫師」,不過你知道它是怎麼出現的嗎?

post title

2011年,紐西蘭基督城「官方巫師」錢諾對著天空施法的樣子被鏡頭捕捉了下來。

美聯社/達志影像

「官方巫師」上班去

在紐西蘭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Christchurch),今年 87歲的「官方巫師」錢諾(Ian Brackenbury Channell)穿著黑長袍、戴著巫師帽、拿著長拐杖在路上行走,他從 1970年代就已經這付打扮,畢竟這是他每天上班必備的服裝。

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笑聲

對當地居民來說,有錢諾在的地方就有笑聲;對觀光客來說,錢諾讓他們更認識基督城這座城市,旅遊評分網站TripAdvisor更把錢諾的存在評為四顆星(滿分為五顆星)。

時候到了,該交棒了

然而,在擔任巫師 30多年後,錢諾的體力大不如前,他也決定是時候將這份每年可以賺取 1萬6,000紐西蘭元(折台幣約 31萬4,293元)的工作交棒給年輕巫師了。

post title

圖為 1995年錢諾在紐西蘭基督城大教堂前「上班」的模樣,他是當地第一位「官方巫師」。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官方巫師」的出現

回顧紐西蘭基督城「官方巫師」的出現,可以說沒有錢諾就沒有這個職業,而這一切要回到他在澳洲的那段日子說起。

展開一場趣味革命

1963年,錢諾在英國里茲大學拿到社會學和心理學的學位後,開始在澳洲伯斯(Perth)的西澳大學擔任社區藝術規劃員,他也在雪梨的新南威爾斯大學教授社會學,從這邊展開他所謂的「趣味革命」──目的在將愛、魔法與幽默歡笑帶給這個世界,並且把大學變成「荒謬劇場」,想辦法激發人們的想像,並且批判現行體制。

「每天世界都變得越來越嚴肅,因此趣味對現在而言是最有力量的事情。」錢諾說。

此外,錢諾還跑去找新南威爾斯大學的副校長,要求學校將他任命為新南威爾斯大學的首屆官方巫師。錢諾說:「我自己發明了巫師這個職業,當我來到這個世界時,世上並沒有巫師,巫師只存在書本中。」

不是每個人都買單

然而,不是每個人對錢諾的要求都買單,不少新南威爾斯大學的學者並不喜歡錢諾,錢諾只好跑到墨爾本大學任教。錢諾聲稱他負責帶領墨爾本大學的宇宙學系,但墨爾本大學不予置評,只說錢諾並不是大學的正式雇員,他只不過跟學生組織有關係而已。

post title

2007年,紐西蘭基督城「官方巫師」錢諾在座堂廣場表演,他的身後就是美麗的基督城大教堂。

Photo: Helmut Pfau

決定離開傷心地  前往基督城展開新人生

除了有人反對錢諾的創意,他的朋友、妻子也因為他踏上巫師之路而離開。1974年,錢諾決定離開澳洲這個傷心地,前往紐西蘭的基督城展開巫師人生。

抵達浪漫的夢之城

錢諾回憶道,當他在 1974年踏上基督城這座城市時,這座城市就像是個「浪漫的美夢」,是一個充滿魔法氣氛的美麗地方,錢諾也立刻將座堂廣場(Cathedral Square)變成了他的上班地點,在這裡散播歡樂散播愛。

最受官僚討厭的人

同時,錢諾也積極向基督城市議會爭取成為「官方巫師」。一開始,基督城市議會根本不打算聘請「官方巫師」,也不打算核發相關證照給他,讓他可以合法地使用座堂廣場。於是,錢諾只好開始和市議會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他會故意戴上無法辨識面容的防毒面具,並且大講法文,希望不要被市議會工作人員認出來驅離現場。

錢諾說:「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是基督城最受歡迎的人,不過我也是最受官僚們討厭的人。」

post title

紐西蘭基督城「官方巫師」錢諾(左)曾在 2009年獲頒女王服務獎章,這在紐西蘭是對從事公職者最高的讚賞。

Photo: Jerryhattric

一場祈雨活動改變命運

然而,1988年一場祈雨活動改變了錢諾的命運。當時,離基督城不遠的懷馬蒂(Waimate)小鎮深受乾旱所苦,當地負責規劃農業展的人員乾脆邀請錢諾來表演一場祈雨舞,沒想到在錢諾表演完不久,天空下起了傾盆大雨,也打響了錢諾的名號。

總理邀請擔任「官方巫師」

1990年,時任紐西蘭總理的穆爾(Michael Kenneth Moore)寄信給錢諾,請錢諾好好考慮成為「紐西蘭、南極洲和相關海岸地區的巫師」。

穆爾在信中寫道:「毫無疑問,魔法、祝福和其他超自然事物產生的影響,遠遠超越一個總理的能力範圍。」

工作就是觀光宣傳

這一回,基督城市議會從善如流,決定每年給錢諾 1萬6,000紐西蘭元,邀請他成為「官方巫師」,負責「提供基督城巫術和其他與巫術相關的服務,作為宣傳基督城的一環」。至於「官方巫師」的工作細節包含協助當地活動和觀光業宣傳,以及歡迎參訪團等等,林林總總加起來一年的工時不會超過 200個小時。

獲頒女王服務獎章

2009年,錢諾獲頒紐西蘭女王服務獎章(Queen's Service Medal),這在紐西蘭是對從事公職者最高的讚賞。錢諾說:「我不敢相信,我本來以為這件事永遠不可能發生。」

圖為巫師學徒弗里曼(右)和老師錢諾(左)的合影,如果弗里曼無法成功說服基督城市議會,那麼「官方巫師」一職可能成絕響。

巫師學徒來拜藝

錢諾的出現和好表現,也讓今年 39歲、一心想當巫師的弗里曼(Ari Freeman)看到了不一樣的可能。

2014年,弗里曼找上了錢諾,直接向他拜師學習,希望可以在錢諾退休後接下「官方巫師」一職。然而,「官方巫師」的存續與否,還是必須看基督城市議會願不願意和弗里曼簽約。不只如此,這個職業越變越難做,像是錢諾工作的座堂廣場因為工程的關係,路障圈住了美麗的教堂,讓他失去了帶有魔力的背景。此外,人們對巫師散播歡樂的需求似乎也越來越低。

沒需求,就沒巫師

弗里曼直言,他知道如果他沒辦法說服基督城市議會有這個需求,那麼他就當不成「官方巫師」,他說:「我希望巫師可以繼續出現,我絕對是擔任巫師的不二人選。就像一個樂團需要吉他手一樣,我可以成為那個吉他手。」

戳戳腦袋帶來大改變

對弗里曼來說,「官方巫師」可以賦予傷心失望的人們力量,並且帶領他們擺脫既存的疆界。

弗里曼說:「總是需要有人做點不一樣的事,戳戳他們的腦袋帶來大改變,而這個人就是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