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裸男筆電 德國野豬艾莎可能被射殺

by:徽徽
12784

在天體文化盛行的德國柏林,只要在指定的區域都可以來一場解放自我的日光浴,不過可能要小心餓過頭的不速之客......

post title

圖為一隻住在德國森林中的野豬媽媽和牠的孩子們。在德國,只要遵守規定就可以射殺野豬。

Newscom/達志影像

解放到一半  遇上野豬小偷

本月月初,一名在德國柏林托伊弗爾湖(Teufelssee)旁做天體日光浴的男子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因為他與野豬艾莎(Elsa)的相遇實在太戲劇化,也讓他的照片在網路上瘋傳。

為了筆電  人豬上演追逐戰

當時,野豬艾莎帶著兩隻小豬在附近覓食,牠們已經偷偷吃了一名泳客擺在岸上的披薩,準備找甜食來結束這一餐,結果就發現了當事男子的黃色袋子。野豬艾莎見機不可失,叼了袋子就跑,當事男子急起直追,因為裡頭裝的不是食物,而是他最重要的筆電,這一場人豬追逐戰也被在一旁曬太陽的人生教練蘭道爾(Adele Landauer)給拍了下來。

最後有搶回筆電嗎?

蘭道爾在徵得當事男子同意後,將這組照片公布在網路上,立刻逗得全球網友哈哈大笑。蘭道爾表示,當事男子最後追到附近的森林裡,透過拍手和拿樹枝敲擊地面的方式,才讓艾莎把黃色袋子給放下,「當他從森林凱旋而歸時,大家都在替他鼓掌」。

If you want to read the whole story about this hero, please follow me on Instagram: adelelandauer_lifecoach Die Fotos...

Adele Landauer 發佈於 2020年8月5日 星期三

上方這組照片,就是人生教練蘭道爾拍下的裸男追野豬組圖。

通常,野豬是很害羞的

然而,這齣可愛的小插曲並沒有事過境遷。現在,野豬艾莎有可能因為對人類產生威脅而被射殺。托伊弗爾湖森林林務管理員卡莫(Katja Kammer)表示,野豬的天性是很害羞的,牠們通常都會離人類遠遠的。

卡莫說:「野豬艾莎和她的兩個小孩常常造訪托伊弗爾湖,牠們會在光天化日下覓食,跑到泳客出沒的草地上找食物,牠們毫不害臊。」

一旦留下就不離開

一旦野豬們被泳客留下的食物所吸引、搬到了這一區定居,牠們就不會離開了。卡莫補充到,此時為了減少野豬和人類之間的互動,「射殺野豬」就成了唯一的選項,「幸運的是,目前在托伊弗爾湖人類和野豬間還沒有發生任何嚴重的衝突」。

別把食物留在森林和湖邊

柏林參議院環境部工作人員埃勒特(Derk Ehlert)呼籲民眾不要把食物或廚餘留在森林中,他說:「如果有人把食物帶到湖邊,這些動物可以從 1,000公尺外就聞到食物的味道。」埃勒特接著說,這次叼走黃色袋子的野豬艾莎或許早就習慣吃塑膠袋中的食物。

除了野豬會來跟人類分一杯羹,狐狸、浣熊、獾也會在晚上跑出來覓食,當牠們聞到人類留在森林或湖旁的食物,就有可能為了填飽肚子跑到牠們不應該來的區域。

 
 
 
 
 
 
 
 
 
 
 
 
 
 
 

Personal & Digital Mentor(@adelelandauer_lifecoach)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拍完照的幾天後,蘭道爾又重回柏林托伊弗爾湖旁,這一次又碰到了野豬艾莎和牠的兩個小孩。

沒有幽默感的林務局

無論如何,在卡莫提出要射殺野豬艾莎後,德國倡議組織Action Fair Play立刻發起拯救艾莎的活動,周日(16)也有數十名抗議民眾跑到林務局前抗議。

Action Fair Play在聲明稿中寫道:「幾天前,一組裸男追野豬要搶回筆電的照片出現在網路上,這組照片逗得全世界哈哈大笑,只有林務局覺得不好笑,反而決定要射殺野豬和牠的小孩。」

Action Fair Play表示,野豬艾莎和牠的小孩根本沒有傷害當事男子,當事男子最後也拿回了筆電,林務局實在沒必要射殺野豬。

沒有射殺艾莎的理由

在連署網站Change.org上,也可以看到民眾自發性地替野豬艾莎請願,他們表示野豬艾莎和其他會對人類造成嚴重威脅的野豬不一樣,艾莎對人們的友善是出了名的。

請願發起人表示:「沒有任何射殺艾莎的理由,艾莎已經在這裡和泳客們和平共處好多年了,艾莎有權活著。」截至 18號下午,為艾莎請願的民眾已經收集到了 8,670個連署簽名。

post title

圖為一尊出現在德國慕尼黑街頭的野豬雕像。近日,柏林野豬艾莎的命運受到大眾的關注。

Photo: Matthew and Heather

大家冷靜!還沒有成定局

面對外界替野豬艾莎和牠的孩子請願,柏林林業委員會發言人弗拉努施(Marc Franusch)要大家冷靜,他說目前當局還不確定會不會射殺艾莎,更別提什麼時候會動手了。

不過,等時序邁入十月打獵季,誰也不能保證艾莎的生死,因為為了避免傳染病和控制野豬的數量,德國開放持有打獵執照的獵人們射殺野豬,每年柏林大約會有 1,000-2,000隻野豬遭到射殺。

弗拉努施提到,根據德國打獵的相關法規,獵人不能射殺帶有六個月以下小豬的母豬。因此,艾莎的孩子有沒有滿六個月,將決定了牠是否會成為獵人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