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不承認白羅斯選舉結果:人民值得更好的

by:徽徽
3928

面對延燒多日的白羅斯危機,歐盟在 19號召開高峰會,討論要拿白羅斯怎麼辦......

post title

除了白羅斯境內出現大型示威活動,和白羅斯接壤的烏克蘭也出現力挺白羅斯反政府民眾的活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白羅斯危機,歐盟怎麼看?

在 9號白羅斯總統大選遭控作票、超過 20萬民眾走上街頭反對「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連任後,歐盟在周三(19)召開線上高峰會,宣布了他們對白羅斯現況的立場:

1. 不承認大選結果

歐盟各國領導人表示,他們不承認 9號舉行的白羅斯總統大選結果,當時盧卡申科聲稱自己的得票率為 80%,對手蒂哈努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uskaya)只有 10%,但蒂哈努斯卡婭表示,她的得票率應該介於 60%-70%之間。

2. 制裁參與作票和鎮壓抗議民眾者

歐盟將在不久後對參與作票和壓迫抗議民眾的個人實施制裁。

3. 陪伴白羅斯政權和平轉移

雖然歐盟呼籲白羅斯政府與反對派人士展開和平對話,但歐盟並沒有照反對派的心願,公開支持重新舉辦總統大選,而是表達願意「陪伴白羅斯和平轉移政權」。

post title

19號這天,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透過線上視訊會議和成員國領導人討論,歐盟要怎麼面對白羅斯危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人民值得更好的」

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表示:「白羅斯大選的結果既不自由也不公正,更不符合國際標準。我們不承認白羅斯當局提供的結果。」

「白羅斯人民值得更好的,他們值得享有選擇領導人和塑造未來的民主權利。」

歐盟金援重新分配

與此同時,米歇爾也提到,白羅斯危機的解決之道得靠白羅斯自己,而不是歐盟或是俄國。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則宣布,歐盟會將給白羅斯的 5,300萬歐元(折台幣約 18億7,355萬元)金援重新分配,把原本要給政府組織的經費分給民權團體、獨立媒體、遭當局鎮壓的受害者以及作為防疫之用。

反對派領袖:希望歐盟支持覺醒的白羅斯

在歐盟召開高峰會前,流亡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蒂哈努斯卡婭在給歐盟各國領導人的一段影片中說道,希望歐盟可以支持「覺醒的白羅斯」,不要承認黑箱作業的總統大選。她也在影片中提到,白羅斯反對派已經成立「國家協調委員會」推動重新選舉和移轉政權。

post title

19號這天,開完歐盟線上高峰會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德國總理府召開記者會,和媒體分享歐盟討論的結果。

路透社/達志影像

梅克爾:盧卡申科不理我

在歐盟高峰會結束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表示,她看不到任何能調停、解決白羅斯現況的機會,她提到自己曾打電話給盧卡申科,但盧卡申科拒絕和她說話。

「唯有在各方願意互相聯絡下,調解才會發生。」梅克爾說。

自己決定自己的路

此外,梅克爾表示,她在周二(18)時有聯絡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V. Putin),並且清楚跟普亭表明任何軍事干預都會讓白羅斯危機更加複雜,「白羅斯必須自己決定自己的路」。

post title

在反政府示威現場,最常看到的旗幟就是白羅斯曾經使用的「白─紅─白」國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白─紅─白」國旗再現

目前,德國是歐盟的輪值主席國,德國總理梅克爾在 2014年有調解烏克蘭危機的經驗,然而這次的白羅斯危機和烏克蘭危機不同,抗議現場並沒有出現歐盟的旗幟,而是出現「白─紅─白」相間的旗幟,這面旗幟是白羅斯 1991-1995年的國旗,隨後遭盧卡申科換成現行國旗。

沒有歐盟旗,也沒有俄國旗

人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專門研究白羅斯─歐盟外交政策的皮爾森利金娜(Ekaterina Pierson-Lyzhina)表示,近期的調查顯示有 60%的白羅斯人希望白羅斯維持獨立,並且拒絕任何形式的結盟,少部分人則分為支持加入歐盟或支持與俄國結盟。

皮爾森利金娜說:「抗議現場沒有歐盟旗幟,也沒有俄國旗幟,這場革命來自國內民眾不滿掌權 26年的總統。」

下令警察鎮壓民眾

當歐盟各國領導人參與線上高峰會的同時,鎮暴警察在沉寂數日後重新出現在白羅斯首都明斯克的大街上。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也在 19號下令警察鎮壓抗議民眾,他說:「明斯克不該再出現任何失序,人們已經累了,人們需要和平和寧靜。」

post title

16號這天,在首都明斯克有將近 20萬人走上街頭,他們要求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下台以及釋放遭拘留的抗議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其實,歐盟早就開始制裁

對於歐盟高峰會的結果,《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提到,歐盟要強制執行相關措施的機會渺茫,且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會和白羅斯開戰,再加上歐盟早就有針對白羅斯實施嚴格的制裁,這些制裁包含武器禁運,禁止出口供白羅斯鎮壓人民的產品,凍結迫害異議分子官員的財產,以及對他們實施旅行禁令。

不過,2016年歐盟對白羅斯的制裁開始放鬆,他們取消了對 170人和 3家公司的制裁,因為當時歐盟認為盧卡申科將開始放鬆他的獨裁統治,沒料到現在情勢又有所變化。

不要給反對派任何保證

雖然急於捍衛民主價值、公正選舉和法治,但《紐約時報》指出歐盟各國領導人要小心,不要給外界他們會進行軍事干預或公開相挺白羅斯反對派的印象,這麼做將讓俄國有理由進行軍事干預。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布魯塞爾辦公室負責人萊瑟(Ian Lesser)表示,西方國家真的要很小心不要提供白羅斯反對派任何安全上的保證,但可以提供金援或實質上的支持給特定反對派人士,他們許多人目前正流亡海外。

post title

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白羅斯駐烏克蘭大使館前,人們戴上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的面具抗議他在總統大選中作票。

路透社/達志影像

牆頭草,兩邊倒  

至於俄國這邊對歐盟的反應又是怎麼看的呢?

俄國雖然不開心西方世界對白羅斯的關注,但他們也沒有公開支持盧卡申科。《半島電視台》在報導中指出,近年來,盧卡申科常常在反俄和反西方國家的論述中游移,試著利用俄國和歐盟間的緊張關係來獲得俄國石油和天然氣的優惠。

據說盧卡申科這麼做已經造成普亭的反感。今年稍早,俄國宣布白羅斯必須和其他國家一樣,在購買俄國石油和天然氣上再也沒有折扣。

不認為需要軍事干預

普亭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表示,俄國不認為有需要軍事干預白羅斯的必要。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V. Lavrov)則提到了白羅斯總統大選,他說:「我不是說這場選舉很理想—當然不理想,我只是想建議任何人不要利用白羅斯危機來破壞白羅斯當局和社會間互相尊重的對話。」

想平安退休很困難

根據分析師的觀察,俄國不太可能會對白羅斯進行軍事干預,同樣的,盧卡申科也不太可能會辭職。

白羅斯歐洲人文學院歷史學家布拉托奇金(Aleksey Bratochkin)說,盧卡申科要全身而退很困難,他很擔心放掉權力後會被起訴,畢竟在他 26年的統治生涯中,他犯下了許多會讓他遭到刑事調查的罪行,包括讓數名反對派的政治人物、商人和記者「被消失」。

「各種政治團體對盧卡申科都有提出許多指控,他不是一個可以平安退休的總統。」布拉托奇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