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尾感謝新疆「再教育營」負責單位 迪士尼電影《花木蘭》爭議不斷

by:徽徽
22864

近日,好不容易上映的迪士尼《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遭到大批民眾抵制,除了因為女主角劉亦菲挺香港警察的問題發言,還因為迪士尼在電影片尾特別感謝負責設置、管理新疆「再教育營」的中國政府單位......

post title

今年一月,《花木蘭》導演妮基卡羅(右)和服裝設計師戴格勒(Bina Daigeler)在西班牙馬德里宣傳電影時合影。

歐新社/達志影像

《花木蘭》感謝這些單位  引發抵制拒看潮

近日,因為疫情延宕檔期的迪士尼《花木蘭》(Mulan)真人版電影終於在世界各地上映,然而上映後並沒有獲得迪士尼影業預期的好評,反而因為薄弱的劇情、粗糙的美術設計等招來負評。

其中,迪士尼在電影片尾出現的特別感謝名單引發爭議,因為感謝名單中包含了以下幾個單位:

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
吐魯番地區黨委宣傳部
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
高昌區黨委宣傳部
鄯善縣黨委宣傳部

負責設置、宣傳「再教育營」

在這幾個單位中,「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負責建設和管理中國政府設於新疆的「再教育營」,而新疆各單位宣傳部正是負責對外進行政治宣傳、掩蓋「再教育營」破壞人權惡行的部門。

因此,迪士尼感謝名單中出現上述單位的消息傳出後,立刻引來國際社會抵制該片的呼聲。

post title

圖為戒備森嚴的新疆「職業教育中心」。中國政府宣稱,設置「職業教育中心」是為了幫助當地失業的維吾爾人學習一技之長。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為了證明被送進新疆「職業教育中心」的維吾爾人沒有遭受虐待,中國政府特別安排媒體參訪,並且請學員表演舞蹈給大家看。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百萬名維吾爾人被送進「再教育營」

根據BBC的報導,目前至少有一百萬名維吾爾人被中國當局以「再教育」的名義強迫送進「再教育營」中進行思想改造。透過官方外洩的文件「再教育營」倖存者的告白,「再教育營」跟集中營沒兩樣,本質是重裝戒備的監獄,維吾爾人被關進去後遭虐事件頻傳,自身引以為傲的文化也會在裡頭被抹滅,強制灌輸當局的意識形態。

中國政府:為了打擊邪惡力量

對於外界對新疆「再教育營」如同集中營的說法,中國當局曾出面駁斥,他們說設置「再教育營」是為了打擊新疆當地的分離主義、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這三種「邪惡力量」,並且強調進入「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自願接受反極端主義的訓練。

戴面紗、蓄鬍一律送進去

然而,熟知內情的中國專家曾茲(Adrian Zenz)在接受BBC訪問時說,在新疆的吐魯番地區,只要女性戴面紗或是男性蓄鬍就會被送進「再教育營」,由中共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聘請的公安管理。此外,中共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因為破壞人權的種種惡行,在去年十月遭到美國政府制裁

強迫女性接受絕育手術

今年六月,曾茲也公布了一份調查報告,裡頭顯示中國政府逼迫維吾爾族女性接受絕育手術或是裝設避孕器,造成新疆在 2019年的出生率大幅下降 24%,這樣的強制手段符合法律上所稱大屠殺的定義。然而,中國當局一概否認有此情事。

post title

逃到美國的新疆維吾爾女子達吾特(Zumret Dawut)一邊翻找資料,一邊接受媒體訪問,她說自己被關在新疆拘留營中,直到接受當局的絕育手術才獲釋。

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民主派社運人士黃之鋒在Twitter上寫道:「事情越變越糟!現在,當你在看《花木蘭》,你不只對警察暴力和種族不公視而不見,你還參與了大規模地監禁穆斯林維吾爾人。#抵制木蘭」

在集中營陰影下謀取暴利

這一次,迪士尼在片尾感謝中共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讓曾茲形容迪士尼是「在集中營陰影下謀取暴利的國際企業」。率先在Twitter上公布此事的香港小說家吳志麗則寫道:「《花木蘭》劇組特別感謝中共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你知道的,新疆正是現在發生文化滅絕的地方。」

「他們在新疆大量拍攝這部片,字幕上卻稱這裡是『中國西北部』。#抵制木蘭」

在進行文化大屠殺的地方拍片

專門披露新疆「再教育營」真相的人權運動人士章聞韶則質疑迪士尼道:「有多少維吾爾人在《花木蘭》於新疆拍攝時,被中共吐魯番地區公共安全局關進『再教育營』中?」

迪士尼感謝執行大屠殺的政府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費雪(Isaac Stone Fish)直言,當迪士尼在新疆拍攝《花木蘭》時,當地正在上演一場針對維吾爾人的大屠殺,而迪士尼居然在電影片尾感謝執行大屠殺的中國政府。

「迪士尼一定要在新疆拍攝《花木蘭》嗎?其實根本沒這個必要,中國還有好多地方適合拍攝,世界上也有好多國家適合拍攝,它們都有電影中出現的美麗壯闊山景。不過,透過在新疆拍攝《花木蘭》,迪士尼幫助(中國政府)粉飾危害人類的罪行。」

post title

今年三月,主演《花木蘭》的中國演員劉亦菲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的電影首映會上留影。

歐新社/達志影像

「只要感覺正確就可以了」

回到 2017年,當時《花木蘭》的導演妮基卡羅(Niki Caro)在Instagram上PO了一張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的照片,率先公布《花木蘭》的拍攝場景。此外,劇組在接受《建築文摘》雜誌訪問時則提到,他們花了好幾個月在新疆研究拍攝地點。最後,位於吐魯番地區東邊的村落吐峪溝和鳴沙山沙漠的美景都有出現在電影中。

《花木蘭》電影製作設計師梅傑(Grant Major)提到,劇組在拍攝時有向中國學者請益,「這樣我們才能推斷我們發現了什麼,並且接下來只要利用我們的創意讓它感覺正確就可以了」。

當年,動畫版《花木蘭》推廣受阻

在《花木蘭》尚未籌拍真人版電影、迪士尼 1998年在推行動畫版《花木蘭》的時候,原本他們認為該片能夠獲得中國政府和影迷的好評,沒想到因為迪士尼在 1997年發行了電影《達賴的一生》(Kundun),片中對達賴喇嘛的讚揚讓中國政府下令限制迪士尼在中國的發展,也讓迪士尼在接下來好幾年嘗試重拾中國政府的信任。

post title

雖然《花木蘭》動畫在 1998年就已經在美國上映,但直到 1999年中國當局才通過審查,讓《花木蘭》動畫在中國上映。

美聯社/達志影像

迪士尼執行長出面道歉

時任迪士尼CEO的艾斯納(Michael Eisner)曾在 1998年對中共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說:「我們在發行《達賴的一生》這件事上犯下了愚蠢的錯誤,我在這裡道歉,我們在未來應該要避免這類會侮辱到我們的朋友的事情再次發生。」

從開設樂園到拍攝《花木蘭》  迪士尼往中國共產黨靠攏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費雪表示,從那時開始,迪士尼使出渾身解數想要討好中國政府,最終中國政府讓迪士尼在 2016年6月於上海開設迪士尼樂園。時任迪士尼CEO的艾格(Bob Iger)說:「開設上海迪士尼樂園這個機會,是迪士尼繼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自己買下佛羅里達中部土地後,最好的一個機會。」

費雪表示:「迪士尼和新疆合作,正是讓迪士尼往中國共產黨靠更近的另一步。」


上線時間:2020/09/08
增修時間:2020/09/08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