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精風暴:「完美」捐精者原來差很大?

by:山謬
20073

當年精子銀行那個集聰明、外向及開朗於一身的捐精者,如果完全不是資料上呈現的那個人,反而是個身負犯罪紀錄、曾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孩子的家長究竟該怎麼辦?

post title

當柯林斯與她的伴侶走進精子銀行的大門,開始瀏覽不同捐精者的資料時,會說四種語言、正在攻讀博士學位,個性外向開朗的No.9623捐精者是她們的首選。但在一封失誤的email中,柯林斯與她的伴侶卻發現No.9623本人與她們的想像差距甚大......

Photo: Jonathan Borba

No.9623:聰明絕頂的運動健將

在美國精子銀行Xytex的檔案中,No.9623捐精者的精子看起來是柯林斯(Angela Collins)與她的伴侶心目中的上上之選。

No.9623捐精者聰穎過人,智商高達 160;他會說 4種不同的語言,大學專攻神經科學、碩士轉換跑道至人工智慧,當時正在攻讀神經工程學博士。他有一雙迷人的藍色眼珠且視力絕佳,個性外向、開朗,還是位左右開弓的運動健將。

最終,柯林斯與她的伴侶和海內外其他至少 27個家庭做了相同的選擇,讓No.9623捐精者的精子成為未來孩子的生父。

意外傳來的一封email

經過了數年,當年柯林斯與她的伴侶帶回來的精子,已經成為她們摯愛的兒子,一家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然而,Xytex在寄給她們的一封email中,不小心透露了No.9623捐精者的真實身分,徹底打破了她們對No.9623捐精者的美好想像。

真實的No.9623

No.9623的本名叫阿格萊斯(Chris Aggeles),在好奇心驅使下,柯林斯(Angela Collins)做了一番調查,卻發現阿格萊斯在捐精時大學根本還沒畢業,本身也有犯罪紀錄,並且深受思覺失調症、自戀型人格疾患和其他精神疾病所苦。

「當時彷彿有一顆鉛球,落進我和另一半的胃裡,」柯林斯說道:「我們知道沒有人完美無缺,但我們並沒有簽字同意,選擇一個明知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精子。」

post title

當年,柯林斯僅花費大約 10來分鐘在網路上搜尋,就發現原來No.9623捐精者絕非資料上描述的那位聰明、開朗的運動健將。

Photo: Solen Feyissa

Xytex到底有沒有誤導客戶?

家長們指出,Xytex宣稱捐精者都會經過公司內部廣泛的評估、面試,確定捐精者的人格特質、行為和健康情形後才決定是否接受這名捐精者的精子。在所有申請者當中,只有不到 5%的人能成為Xytex公司的捐精者。

但在No.9623案件中,家長們指控Xytex並沒有告知家長們No.9623的前科紀錄及心理疾病病史,誤導了他們的選擇。因此,包含柯林斯在內、來自加拿大的三個家庭各向Xytex要求至少 400萬加幣(折台幣約 8,896萬元)的賠償,部分將用來提供孩子們所需的醫療照護上。

除了三個家庭提出的訴訟,全美各地都有多個選擇No.9623捐精者的家庭對Xytex提出告訴,有些至今仍在進行中。

Xytex:無法驗證所有資訊

然而,在 2015年爭議陸續浮上檯面時,Xytex的總裁歐布萊恩(Kevin M. O'brien)卻發布一份為公司辯護的聲明,說道:「在No.9623的案例中,阿格萊斯在申請時表示自己的健康良好,且沒有受過任何生理或是醫學上的傷害。」

「這些資訊我們全部都有向客戶們轉達,並明確告知他們:資料由捐贈者提供,且並未經過Xytex的驗證審核。」

只要google就能找到

但是柯林斯不大接受歐布萊恩的說法,指出當年她只花了 10分鐘在網路上搜尋,就發現阿格萊斯的犯罪紀錄以及心理疾病病史。

post title

事隔多年,阿格萊斯親自出面敘述當年申請成為捐精者的過程,然而,他口中的申請過程卻與Xytex告訴家長的差異甚大。圖為Xytex公司的官方網站。

美聯社/達志影像

「廣泛評估」並沒有想像中「廣泛」

此外,當阿格萊斯打破沉默,親自出面敘述申請成為捐精者的流程時,家長們發現阿格萊斯所經歷的流程,似乎與Xytex公司告知他們的有些出入。

阿格萊斯表示,在一份長達 143項,包含思覺失調症在內的疾病調查清單上,他全數回答「未曾罹患」,只表示他的父親曾罹患色盲。接著,一名醫生替他進行了約莫 10分鐘左右的檢查,過程中醫生並沒有詢問他的生理或是心理疾病病史。兩周後,他便正式成為Xytex公司的捐精者。

不完備的聯邦法規

除了Xytex提供的資訊疑似有不實的疑慮外,當年仍在發展中的聯邦法規也是原因之一。

當年,聯邦法規中並沒有要求精子銀行追蹤客戶購買精子後的生育情形,或是要求家庭必須回報購買精子後的生育狀況等規定。倘若精子銀行在出售精子後,發現捐精者近期被診斷出精神疾病病史、或是發現捐精者撒謊等新狀況,當年的聯邦法規也沒有強制精子銀行必須回頭通知先前購買精子的顧客。

因此,當年精子銀行提供的服務究竟完善到什麼程度,最終只能仰賴業者的意願來決定。柯林斯因而強調,精子銀行們必須採取措施,確保對所有上門的客戶們來說,旗下捐精者們提供的精子是個安全的選擇。

post title

對那些獲悉自己捲入計畫外生育訴訟的孩子來說,未來如何面對自己、面對家人都會成為一場艱鉅的挑戰。

Photo: Chinh Le Duc

捲入訴訟中心的孩子

今年 5月,一起同樣是Xytex公司的No.9623捐精者的訴訟進入喬治亞州最高法院,進一步引發了人們對「計畫外生育」(亦稱意外生育)的討論。

所謂計畫外生育,是指因醫生在產前檢查過程中的疏失,導致父母產下身心障礙的孩子。此時,有些國家允許父母以此為由提出訴訟,要求醫生們賠償父母在撫養身心障礙的孩子過程中額外支出的費用。

目前,部分美國法院會以案件屬於「計畫外生育」範疇為由駁回案件。法院們的出發點通常是為了保護案件中的孩子們,倘若法院認可了計畫外生育,並開始討論賠償範圍、金額,很容易就讓孩子們產生「原來,我的存在、我的人生是一場錯誤」、「爸媽並不想要我,爸媽想要的可能是另一個小孩」等想法。即使這些都不是家長提起訴訟的本意,但是「提訴訟」這個行為的背後,難免會隱含了這層意思。

意義超乎想像深遠的No.9623案

然而,這類的議題又會引發人們對生殖技術的討論。當準爸媽在選擇精子或是卵子的時候,對這些精卵、甚至未來孩子的期待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是合適的?只要沒有嚴重遺傳性疾病就好了嗎?身高、膚色、外觀或是種族呢?「想要一個好的孩子」跟「設計符合準爸媽喜好的孩子」之間的邊界到底在哪裡?

種種因素、考量、立場交織在一起,都讓No.9623案背後的意義遠比人們想得更深刻。

post title

柯林斯曾表示,經過這麼多風風雨雨後,她並沒有特別恨阿格萊斯。畢竟,阿格萊斯也協助她創造畢生摯愛的兒子。

Photo: Edward Cisneros

「只是一個生病的人」

經過這麼多風風雨雨後,柯林斯表示她並沒有因此特別恨No.9623捐精者阿格萊斯。倘若未來心愛的兒子打算搭飛機到美國去見阿格萊斯一面,柯林斯也打算一同前往。

「阿格萊斯不是壞人,不過是個生病的人。」柯林斯說道:「他還是個幫助我創造畢生摯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