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報1,000歲的國寶?內布拉星盤新研究引爭論

by:山謬
7628

到底是 3,600還是 2,600歲?內布拉星盤雖然是德國最有名的國寶,最近卻有考古學家主張,它可能有「虛報年紀」的嫌疑。

post title

圖為內布拉星盤的全貌。目前,科學家尚不了解星盤的具體使用方法,但是推測中央的大圓象徵太陽或是滿月;一旁的新月符號可能是月亮,也有可能是日蝕或月蝕的形狀;下方的「U」型弧線可能是帶著太陽經過天際的「太陽船」;星象盤最左、最右的兩條弧線,可以用來觀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時太陽的軌跡;30顆金色小圓,被認為是 30顆恆星,其中 7顆特別密集的可能是昴宿星團。

歐新社/達志影像

集德國人的驕傲與各種爭議於一身

閃爍著翠綠光芒、鑲嵌金色的圓形符號以及四周的金色弧線,內布拉星盤(Nebra sky disc)不僅是德國的國寶、人類現存描繪星空樣貌最古老的文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認證的「20世紀最重要考古發現之一」, 也是一項充滿無窮爭議的存在。

以往,人們相信內布拉星盤的製作時間約在距今 3,600年前的青銅器時代,但近期兩名德國考古學家主張,內布拉星盤的製作時間並沒有那麼久遠,而是落在距今約 2,600年前的鐵器時代。深具意義的國寶一下少了 1,000年的歷史,立刻引發德國考古學界的一陣熱議。

觀測天文的好幫手

內布拉星盤是由 30顆象徵恆星的小圓點、象徵太陽或是滿月的大圓、新月符號和弧線所構成,科學家推測內布拉星盤應該是種觀測太陽、月亮的移動軌跡工具,有助於當時的農人安排農務。

收藏內布拉星盤的薩克森-安哈特邦立史前博物館(Saxony-Anhalt State Museum for Prehistory)的考古學家本內費爾德(Jan-Heinrich Bunnefeld)表示:「不論是對考古學、天文學或是宗教史領域,內布拉星盤都是件重要的文物。」

post title

在米特貝爾格山附近,德國設立了一座遊客中心,向觀光客們介紹內布拉星盤。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德國漢堡考古博物館(Archaeological Museum Hamburg)的一場展覽中,策展團隊模擬了內布拉星盤發現時的情景。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並非在米特貝爾格山發現」

除了挑戰內布拉星盤的製造年代,巴伐利亞邦考古文物收集中心的負責人蓋布哈德(Rupert Gebhard)、法蘭克福大學歐洲史前和早期歷史教授克勞斯(Rüdiger Krause)在從同位素、土壤、圖像學等多個角度分析後,進一步提出「內布拉星盤並非在米特貝爾格山發現」的說法。

出自尋寶獵人之手

兩人的說法其來有自,因為內布拉星盤並非在嚴謹的考古程序保護下出土,而是在 1999年時由兩名尋寶獵人在薩克森-安哈特邦的米特貝爾格山(Mittelberg)和其他文物一起發現。

出土後不久,兩人將星盤拿到黑市販售,直到 2002年才被追回。尋寶獵人們也在 2005年遭判刑,但兩人同意與德國當局合作,帶領專家到兩人聲稱的出土地點米特貝爾格山。

空前、絕後的文物

蓋布哈德進一步指出,不論是在發現內布拉星盤之前或是之後,都沒有人在米特貝爾格山發現任何文物,「由此看來,要說米特貝爾格山是內布拉星盤真正的出土地點,其實很可疑。」

「回到最基本來說好了,目前根本找不到任何證據能證明內布拉星盤是和其他文物一同出土的。」蓋布哈德說道。

真正的出土地點就像藏寶箱

此外,若是站在尋寶獵人的角度,隱瞞內布拉星盤的真正出處其實很合理。「對尋寶獵人來說,真正的土地點就像藏寶箱一樣,保守秘密才能讓他們不斷回去找出可供販售的新文物。」蓋布哈德說道。

post title

在薩克森-安哈特邦古蹟保護與考古辦公室的研究室內,考古學家正在用顯微鏡檢視一塊展示用的內布拉星盤複製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螢幕前,薩克森-安哈特邦古蹟保護與考古辦公室的布魯爾(Heiko Breuer)正在檢視顯微鏡掃描內布拉星盤的成果。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博物館:兩人研究有問題

面對蓋布哈德和克勞斯的挑戰,收藏內布拉星盤的薩克森-安哈特邦立史前博物館站在相反立場,發表聲明稱兩人的研究「內含明顯錯誤」、「很容易就能反駁」。

「蓋布哈德和克勞斯忽略了學界的重要文獻,僅引用符合他們理論的事實,」博物館在聲明中寫道:「很明顯地,內布拉星盤是在鐵器時代製造的說法並不正確。」

兩種說法說服力都不夠

在匈牙利伊斯特萬博物館(Türr István museum)的歷史學家帕斯托(Emilia Pásztor)眼中,她認為蓋布哈德和克勞斯的研究還不足以定調內布拉星盤就是鐵器時代的產物,但星盤上簡約的符號確實不是青銅時代常見的圖樣,尤其是星盤上的新月形符號,更是鮮少出現在青銅時代的文物上。

佩斯托說道:「兩派說法提供的證據都不夠有力。當一項博物館中的文物是來自尋寶獵人之手,沒有人可以輕易肯定任何事。」

「在人們開發出更精確的定年法之前,內布拉星盤被發現的背景,讓它注定成為一個充滿爭議的文物。」

post title

在有更先進的技術鑑定技術開發出來前,內布拉星盤的來源注定它是項充滿爭議的文物。

歐新社/達志影像

需要更多開放性討論

面對其他考古學家的挑戰,蓋布哈德抱持正面態度,並期待能與考古學界的同僚們進行更多開放討論,他說:「我們很期待再次就內布拉星盤與考古學界,以及邦立史前博物館的同僚們展開科學性的探討。」

「內布拉星盤是件非常有趣的文物,但確實需要更多開放性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