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獨裁政府的秘密夥伴 福斯同意賠償當年受害員工

by:山謬
5098

在1970、80年代,在福斯汽車的巴西工廠工作,販售的不僅是自己的勞力,還包括自己的言論、參政自由。那些私下參與反政府活動的員工,隨時都得小心工作到一半,默默抵住後心的一把機關槍。

post title

在巴西軍政府獨裁統治的時光中,福斯在巴西的工廠私下扮演著政府的觸角,將工廠內「有顛覆嫌疑」的員工名單交給政府,員工的名單交給政府,有時更放任政府直接進廠逮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巴西福斯同意和解

5年前,一批福斯汽車(Volkswagen)巴西分公司的員工將該公司一狀告上法院,指控在巴西軍政府獨裁期間,公司秘密將工廠中有「顛覆嫌疑」的員工名單交給獨裁政府,有時更允許警方進入位於聖貝爾納多杜坎普(São Bernardo do Campo)的工廠抓人、非法審訊。

歷經為期 5年的官司後,上周三(23)福斯汽車同意以 3,600萬巴西雷亞爾(折台幣約 1億8,480萬4,928元)的代價與受害者和解。

董事:福斯汽車深感後悔

「對福斯汽車來說,以負責任的態度處理並揭露過去我們在巴西歷史上最黑暗篇章的所做所為十分重要,」福斯汽車的董事沃納(Hiltrud Werner)表示:「對於過去的各樣違法情事,福斯汽車深表遺憾。」

post title

2019年8月,一群示威者跑到巴西一處當年以虐囚而聞名的警察局,鋪開一大張當年受害者的照片,表達他們的不滿。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里約熱內盧的科帕卡巴納海灘(Copacabana beach),巴西非政府組織「和平里約」(Rio de Paz)的成員,重現巴西在軍政府時期刑求異議分子的手段──「鸚鵡的棲息」(Pau de Arara),也就是把人像運送鸚鵡一樣,將手腳綑綁在棍子上讓其上下倒立,以紀念當年受到軍政府迫害的人們。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尋找真相為目標的真相調查委員會

2012年,前巴西總統羅賽夫(Dilma Rousseff)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她自己也是當年被打壓、虐待中的一員,希望藉著真相委員會,還原巴西軍政府的統治面貌。

根據委員會的統計,獨裁期間至少有 400人遇害,多達 4萬人在這時間慘遭虐待。

巴西那段難以直視的歷史

這段堪稱巴西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時光,始於 1964年。在美方的支持下,巴西軍方一舉推翻了時任總統古拉特(João Goulart),展開為期 20多年的獨裁統治。

這段期間,巴西寫下傲人的經濟成就,經濟成長率屢屢突破 10%,並在1970年代掙得「巴西奇蹟」的美稱。同一時間,軍政府打著反共的旗幟,一步步收緊了對言論自由的控管,利用酷刑虐待、監禁、非法綁架等手段,打壓巴西的左翼勢力。一直到 1985年巴西重新舉行總統大選後,軍方才正式將政權交還給民選的文人政府。

post title

在巴西軍政府統治時期,佩雷拉(Tadeu Garcia Pereira)是福斯巴西廠的一員,也是當年福斯與政府祕密合作下的一名受害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上班一半突然就被逮

在這段獨裁政府期間,巴西福斯除了背地裡將員工名單交給政府,有時也允許警方在白天上班時,直接走進工廠生產線逮捕員工,1972年任職於福斯的巴西共產黨黨員貝倫塔尼(Lúcio Bellentani)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正當我埋首工作時,兩名帶著機關槍的人朝著我走來,」貝倫塔尼生前受訪時表示:「他們將我的手臂壓制在身後,並立即銬上手銬。」在工廠保全的協助下,兩名警察將貝倫塔尼帶到一間房間裡審訊,毆打、掌摑也隨之而來。

貝倫塔尼最後被逮捕、關入大牢,在那裡他面對更殘酷地虐待、電擊,一度遭人以鉗子拔去牙齒。

保全兼差當密探

這些福斯工廠內的保全不僅僅是警察突襲抓人時的引路人,平時他們還扮演密探的角色,暗地裏監視員工,倘若工廠內出現共產黨的文宣、報紙,他們往往就是向當局通風報信的人。

與獨裁者合作

2016年,福斯聘請畢勒費爾德大學(Germany Bielefeld University)的歷史系教授柯珀(Christopher Kopper)針對過去這段歷史展開調查,並出版報告。柯珀發現,即便當時德國、巴西的民眾早已知道警察會對囚犯們施加虐待,從 1969年起往後至少 10年,福斯仍毫無保留地與政府合作、將旗下員工交給政府當局。

然而,柯珀承認在研究過程中他並未發現「清楚的證據顯示福斯和當局間有制度性的合作」,但是當時福斯汽車的人力部門主管肯定知道工廠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post title

在受害者們的眼中,巴西福斯的道歉與賠償並非真心誠意,不過是另一種行銷、改善企業形象的手段而已。

美聯社/達志影像

部分賠償 部分補助研究

根據福斯所簽下的協議,福斯將撥出 3,600萬巴西雷亞爾(折台幣約 1億8,480萬4,928元)作為和解代價,一部分會用來賠償給當年的受害者或其家屬,另一部分則會捐給研究或是紀念當年獨裁時期受害者的機構、計畫。

福斯真正在乎的,是企業形象

作為部分受害者們的代表,內托(Sebastiao Neto)對這項協議並不滿意,因為整個協商過程中,福斯幾乎只與司法機關接洽,真正受害的員工或是其家人,反而被拒於門外。

「福斯真正在乎的是行銷和企業形象。提供給相關機構的資金,在公司眼中就像慈善捐款,而非補償金。」內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