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刺青嚇到人? 法國刺青老師最想教給孩子的一堂課

by:山謬
16502

海蘭是一位充滿教育熱忱的老師,但是全身上下的大面積刺青,卻也為他帶來的困擾:家長申訴。

post title

縱使全身佈滿刺青,法國小學老師海蘭依然有一顆熱愛教育的心。但是,不一樣的外表卻使他被家長投訴,使他被調任,轉而陪伴 6歲以上的孩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身充滿刺青的老師

住在法國的海蘭(Sylvain Helaine)今年已經 35歲了,他是法國頗具名氣的刺青藝術家,不僅全身上下布滿刺青,就連眼白也透過手術改造成全黑。

同時,海蘭也是一名老師,任教於法國首都巴黎近郊帕萊索(Palaiseau)、設有附設幼稚園的莫克雷小學(Docteur Morere Elementary School),學生從 2歲到11歲都有。

嚇到小孩被調職

直到去年年底,海蘭都還是名將身心全投入在幼稚園孩子身上的老師,但在這之後,一名孩童家長向教育當局抱怨,表示自家 3歲的小孩在學校裡在看見全身刺青的海蘭後,嚇到一連做了好幾晚的惡夢。

幾個月後,學校和海蘭達成協議,將他調離附設幼稚園,讓他只接觸 6歲以上的孩童。對此,海蘭說:「我想,學校做了一個讓人蠻難過的決定。」

post title

27歲前往倫敦生活的那兩年,成為海蘭決定要刺青的關鍵。

路透社/達志影像

27歲投入刺青

海蘭與刺青的緣分起自他 15歲的時候,儘管他在那時候就有點想要刺青,卻一直等到 27歲後才正式踏入刺青的世界。

不論外貌如何,總是自在生活的倫敦人

當時,海蘭參與一項交換計畫,獲得了在倫敦德威學院(Dulwich College)工作的機會,卻意外衝擊了他的價值觀,海蘭解釋道:「看見倫敦人不論高、矮、胖、瘦、性向等等,他們無不自在地以自己的樣貌過生活,這讓我十分訝異。」

「我看到一名咖啡師的其中一支手臂布滿刺青,我的銀行行員還驕傲地向我展示他脖子的刺青。」

「於是,我在海外生活的第一個月,就獲得一項重要的啟示:我希望自己全身都是刺青。」

post title

在全身刺滿刺青後,海蘭也因此獲得不少當模特,或是受邀上電視節目的機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回到巴黎,展開全新人生

回到法國後,海蘭借了一筆錢,將其中一部分用在改造自己的身體上,完成了讓自己全身上下布滿刺青的夢想。

一身刺青也為他開啟許多機會,經紀人找上門合作,讓他搖身一變成為一名模特;受邀登上電視節目,成為刺青世界小有名氣的名人之一,也當了一場刺青展覽的特別嘉賓。

舌頭、眼白  最不舒服

回憶起自己長達 8年的刺青經驗,海蘭坦言舌頭刺青絕對不是個美好的回憶,他說:「這讓我的舌頭漲了三倍大,然後我來一直在流口水,也沒辦法講話。接下來的 20小時,我完全沒辦法喝東西,又等到兩天後才有辦法進食。」

眼白刺青也說不上什麼舒服的回憶,海蘭回憶道:「這真的是折磨,他們把你的眼睛打開,你可以感受到針頭在你的眼珠上移動,又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會跟別人說『千萬別嘗試!』」

「但是對我來說,我總覺得少了它,一切就說不上完整。」

post title

這 8年來,海蘭已經花了 460小時、5.7萬歐元(折台幣約 193萬元)在刺青上,現在,他的身上幾乎都布滿刺青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學會包容

話雖如此,海蘭強調他沒有任何一刻對自己的刺青感到後悔。且在踏足刺青世界以後,刺青不僅成為他畢生的熱忱,也對他的人生產生深遠的影響,海蘭說:「隨著我身上布滿越來越多刺青,我也變得越來越善於包容別人,開始理解我身邊的人所做的選擇。」

刺青就像社交過濾器

不同於常人的外表,也在海蘭的生活中發揮社交過濾器的功能,他說:「你要嘛就是喜歡我,不然就是討厭我。這沒什麼不好,任何人都承擔不起把時間浪費在膚淺的人身上。」

post title

面對這次被學校調職,海蘭談到自己不會氣餒。

路透社/達志影像

海蘭老師最想教給孩子們的一堂課

回到這次學校的事件上,一身刺青的海蘭雖然在被投訴後要被調離附設幼稚園,但是他對教育的熱忱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海蘭表示他希望孩子們能藉著跟他的互動,從中學到接納、尊重與眾不同的人的重要性,他說:「或許這些孩子們長大成人後,就不會懷有種族主義、恐同的想法,而且會更願意敞開心胸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

家長間的分歧

海蘭提到每次剛入學的孩子跟海蘭見面時,確實都會被他非比尋常的外表嚇一跳;但在不久後,孩子們都會意識到海蘭就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老師,便會拋下對海蘭外表的第一印象、自在地與之互動。

海蘭也進一步談到,其實真正會提出意見或是疑慮的反而「不是自己班上孩子的家長」,像除了這次的家長申訴以外,過去也有家長從網路上找到海蘭的照片後向法國當局申訴,導致海蘭必須被調離教育現場七周。

post title

海蘭認為,自己非比尋常的外表,反而是一堂「接納課」最好的教材。

Photo: Ben Wicks

不同家長  看法不同

對於這次的調職事件,認識海蘭的家長各自有不一樣的看法,一名見過海蘭的父親費依德(Farid)便說:「我對刺青本身沒有任何想法,但我希望老師在談論女學生的穿著時也能抱持相同的中性態度。」暗指過去法國發生的女學生因為穿著「不得體」就被學校注意到的爭議

另一名家長桑戈(Lydie Songo)則說:「海蘭老師想要如何經營他的私人生活,完全不關其他人的事。我的孩子會叫海蘭『蛇先生』,但我會跟他再談談這件事。我想大家必須接受他本來的樣子。」

「不該從外表下評論」

海蘭老師的這堂「接納課」,學生們又學得如何呢?海蘭的學生,9歲的加亞那(Gayane)受訪時告訴記者:「任何人都不該光憑海蘭老師的外貌就下評論。」

「他只是眼睛很可怕而已,他人其實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