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美尼亞、亞塞拜然打不停 俄國、土耳其背後下盤棋

by:山謬
11052

今年 7月,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兩國才在俄國的調停下初步達成停火協議,沒想到事隔兩個多月,戰火又再度爆發。從 9月27日至今,戰事已經延續超過一周,仍不見停火趨勢,局面更在俄國、土耳其兩大區域勢力或多或少的介入下,更加詭譎莫測。

post title

9月27日晚間,才剛停火約莫兩個月的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邊境,又再度點燃戰火。圖為亞塞拜然境內的卡拉巴赫地區,一名亞美尼亞軍人在砲彈發射同一時間別過頭。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七月熱戰2.0

過去一周多以來,高加索地區的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兩國再度因爭議領土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Nagorno-Karabakh,下文簡稱卡拉巴赫地區)大動干戈。對比今年 7月的戰事,不僅戰事激烈程度攀升,兩國的動員程度也明顯較上次更全面。

在兩國交戰的背後,俄國支持亞美尼亞、土耳其力挺亞塞拜然,讓這場戰爭隨時都有可能演變成俄國、土耳其在敘利亞、利比亞之外的第三場代理人戰爭。

至少220人死亡

開戰至今,戰火也逐漸從邊境往城市延燒。周日(4),亞塞拜然指控亞美尼亞的軍方砲擊該國第二大城占賈(Ganja),總計雙方衝突已經造成至少 220人喪命,但也有外媒認為在沒有第三方驗證實際傷亡資料的情況下,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更高。

post title

上圖中,亞美尼亞、亞塞拜然中間深咖啡色的土地,即為雙方數度交戰的導火線:卡拉巴赫地區。

Photo: Achemish
post title

在亞塞拜然境內一處未公開的地點,亞塞拜然軍方在一場衝突中,摧毀了一台亞美尼亞的坦克車。

歐新社/達志影像

1990年代埋下的衝突種子

這已經是今年兩國第二次因卡拉巴赫地區起衝突,這顆衝突的種子,可以一路追溯回 1920年代蘇聯決定讓信奉伊斯蘭教的亞塞拜然,管理信仰基督教、亞美尼亞人占多數的卡拉巴赫地區開始。

在蘇聯如日中天的日子裡,雙方尚且相安無事。但是一等到 1980、90年代蘇聯勢力逐漸走下坡,卡拉巴赫地區的議會先是宣布回歸亞美尼亞,引發一場血腥的戰爭,又趁戰局混亂宣布獨立,最終反而成為一個得不到國際承認,但由亞美尼亞暗中支持的「國家」。

此後,卡拉巴赫地區就成為亞塞拜然眼中一塊「神聖而不可分割的領土」,總有一天要將其收回,至此數度跟鄰國亞美尼亞爆發衝突。

明斯克小組呼籲展開和談

9月雙方再度開戰後,由俄國、法國、美國三大強國組成,自 1992年起便介入協助調停兩國紛爭的明斯克小組(Minsk Group)一直積極呼籲雙方回到談判桌上,但這項呼籲並沒有發揮太大作用,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兩國也沒有罷手的跡象,像是亞美尼亞總理帕希尼揚(Nikol Pashinyan)就在周六(3)一場電視談話裡表示:「現在,我們正面臨或許是過去千年以來最關鍵的時刻。」

「我們必須將自己奉獻給一個唯一目標:勝利。」

西方世界的忽視,是開戰的遠因之一

比利時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指出,過去 30多年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長期忽視當地,是導致今日高加索地區開戰的遠因之一。

「缺乏國際關注,對高加索地區各方釋放一個訊息:外面世界對這裡的衝突毫不關心。」國際危機組織表示:「對亞塞拜然來說,西方國家的忽視尤其加強了他們的外交挫敗感。」

post title

在亞塞拜然建國之初,土耳其就曾給予支持。隨後十多年來,兩國也發展出密切的經濟、軍事關係。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早在戰爭開打之初,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公開宣稱將與「亞塞拜然的兄弟姊妹站在一起」,可是從土耳其軍方的行動來看,目前還在一個「放話多過實際行動的階段」。

歐新社/達志影像

區域兩大關鍵角色:俄國、土耳其

在兩國開戰的同時,土耳其、俄國各自和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兩國錯綜複雜的關係,讓這場戰爭隨時都會有演變成俄土之間另一場代理人戰爭的可能。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兄弟姊妹站在一起

戰爭甫開打,土耳其就旗幟鮮明地與亞塞拜然站在一起,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公開表示:「同屬突厥一族,土耳其將持續、全心全意地與亞塞拜然的兄弟姊妹站在一起。」顯見兩國間的密切關係。

兩國關係向來密切

從 1991年亞塞拜然建國開始,兩國間的密切往來始終未曾停過。亞塞拜然宣布建國後,土耳其是第一個予以正式承認的國家;在亞塞拜然油氣出口產業上,土耳其也是重要合作夥伴之一;亞塞拜然藉著出口油氣累積起的財富,部分也用於投資土耳其,使其成為土耳其的重要投資者之一。

8月剛辦聯合軍演

在國防上,土耳其是亞塞拜然第三大軍武供應商,僅次於俄國和以色列,過去數十年來持續協助培訓亞塞拜然的軍人,今年八月兩國才剛完成一次聯合軍演,軍事合作經驗非常深厚。

投入裝備與...傭兵?

亞塞拜然、亞美尼亞開戰後不久,亞美尼亞就宣稱土耳其空軍曾多次參戰,利用F-16戰機與無人機對亞美尼亞發動攻擊;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進一步表示,土耳其已經將 850名原先派駐在敘利亞戰場的傭兵改派至高加索戰場。

不過,上述說法全被土耳其否認,形容亞美尼亞的指控不過是「政治宣傳」。而從目前的局勢來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土耳其辦公室的主任盎魯西斯爾切克利(Ozgur Unluhisarcikli)也推測土耳其軍方的動向仍在「言詞多於行動」的階段,尚未全面投入戰局。

post title

亞美尼亞境內雖然有俄軍基地,兩國也同屬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成員,但是俄國過往也曾出售過軍武給死對頭亞塞拜然,讓亞美尼亞對是否請求俄國派兵援助仍持保留立場。

歐新社/達志影像

俄國未站隊 呼籲雙方重歸談判桌

相較於土耳其色彩鮮明站定立場,俄國雖然稍微偏向亞美尼亞,但目前來看仍屬中立,還是以呼籲雙方停火,重新回歸談判桌為主。

但現下的中立,並不意味著俄國不會介入戰事。亞美尼亞一直是俄國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成員,境內設有駐紮 3,000人左右的俄軍基地,地點就在卡拉巴赫地區西側約 200公里的地方。

兩國皆是俄製武器客戶

然而,俄國過去也曾販售軍武給亞塞拜然,這層關係使得俄國在這場戰爭中處在非常獨特的位置。

這也成為亞美尼亞不願輕易向俄國求援的潛在原因之一,亞美尼亞國防部副部長巴拉揚(Gabriel Balayan)坦言:「我們並不樂見俄國身為亞美尼亞戰略夥伴,還賣武器給亞美尼亞最大的敵人。」

除此之外,向俄國求援是否會伴隨附帶條件,也成為亞美尼亞在求援一事上顯得謹慎的原因之一。

post title

戰爭進行到現在,俄國的立場仍然傾向中立。倘若未來土耳其介入的程度越來越深,一步步動搖俄國在高加索地區的影響力,俄國總統普亭可能會派軍參戰。

歐新社/達志影像

普亭派兵援助再想想

其實,就算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想要軍援亞美尼亞,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近日白羅斯反政府抗爭政敵納瓦爾尼中毒風波、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後產生的經濟衰退等問題,讓普亭此刻派兵投入高加索戰場的成本比外界預想中的還要高。

高加索地區成俄國、土耳其間第三場代理人戰爭?

過去幾年來,土耳其在各大代理人戰爭中,已經逐步成為俄國的檯面對手,馬歇爾基金會土耳其辦公室主任盎魯西斯爾切克利指出,每當國際上有問題發生,「軍隊介入」是土耳其時常採取的招數。

盎魯西斯爾切克利因而預測,考量到俄國派兵軍援的風險,亞塞拜然方面應該會謹慎、小心地掌握土耳其軍隊介入戰事的程度和時機。

然而,外界也不排除一旦土耳其介入越來越深,逐漸動搖俄國在高加索地區的影響力時,俄國有可能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介入戰局,讓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間的戰爭進一步朝俄國、土耳其間的另一場代理人戰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