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張領土不遺餘力 俄國鎖定中歐區

去年從烏克蘭手上搶下克里米亞的俄國又有新動作,這一次,俄國要併吞的目標在哪裡呢?

文章插圖

俄國併吞不遺餘力

去年3月,俄國從烏克蘭手上併吞了克里米亞,造成歐美國家對其經濟制裁,使俄國本來就已經岌岌可危的經濟雪上加霜。

緊接著12月,俄國貨幣盧布狂貶,人民消費力大幅下降,爆發新一波的金融危機。而現在,俄國又將蠶食鯨吞喬治亞境內的薩姆茨赫-扎瓦赫季州(Samtskhe-Javakheti,下文簡稱薩州),造成全球一片譁然。

專門研究跨大西洋和歐亞安全的學者柯非(Luke Coffey),17號在《半島電台》發表了他對俄國將併吞喬治亞薩州的看法。以下篇幅皆以柯非視角敘寫。

文章插圖

動作頻頻的俄國

俄國向來認為南高加索地區在他的影響範圍內。看看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再看看莫斯科最近和從喬治亞獨立出來的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的互動,以及阿布哈茲(Abkhazia)的條約(註1),喬治亞人有正當理由相信,俄國在2015年對他們國家虎視眈眈的動作只會多不會少。

註1:去年11月,俄國和阿布哈茲簽下聯盟和戰略夥伴條約,該條約明定兩國在對外政策上合作,一起維護共同安全。此外,條約中也提到,俄國將簡化阿布哈茲人民申請成為俄國公民的手續,目前俄國也打算和南奧塞提亞簽訂類似條約。

文章插圖

讓喬治亞被切成兩截

因此,不少人密切注意位處喬治亞南部的薩州。該地距喬治亞首都提比里斯(Tbilisi)車程只要三小時,居民多為亞美尼亞人。讓薩州不穩定對莫斯科有兩個好處:第一,能讓喬治亞的領土變得不完整。

俄國目前已經佔據原屬喬治亞的南奧塞提亞與阿布哈茲,這兩地剛好離莫斯科很近,容易併吞。無論是讓薩州自己獨立,或是讓俄國併吞,都會讓喬治亞的領土被攔腰切成兩塊。

在短短幾年前,在薩州的亞美尼亞分離主義勢力還沒那麼大,但還是有人擔心莫斯科能輕易地讓該地的分裂運動捲土重來。

文章插圖

俄國和亞美尼亞的橋樑

第二點,也是對俄國比較重要的一點:把薩州納入莫斯科的羽翼下,就像在俄國和亞美尼亞之間搭了一座陸橋,比從南奧塞提亞通過還要近得多。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俄國在亞美尼亞的久姆里市(Gyumri)部署了可觀軍力,共有大約5,000多名軍人和數十架戰鬥機和武裝直升機。

長久以來要供應這些軍力,對俄國來說實在吃不消,尤其喬治亞和土耳其還拒絕讓俄國過境。因此俄國只能靠伊朗,但伊朗明顯不是個好選擇。

文章插圖

油氣管、鐵路都通過

薩州不只對俄國有戰略上的重要性,對全歐洲也是。

負責將石油和天然氣從裏海運往地中海的巴庫-傑伊漢油氣管線(Baku–Tbilisi–Ceyhan)及南高加索油氣管,就有通過薩州。隨著更多中亞的石油和天然氣運往歐洲,這些繞過俄國的管線,對歐洲的能源安全來說是關鍵。

此外,年底將啟用的巴庫-提比里西-卡爾斯鐵路(Kars-Tbilisi-Baku)鐵路也會通過薩州。預計這條鐵路每年可搭載300萬人和超過1,500萬噸貨物。

文章插圖

入侵前先發護照

一個完美風暴正在薩州醞釀,如果俄國想要從中獲利,此時不上更待何時。

首先,許多住在薩州的亞美尼亞人有俄國情結。俄國在薩州的軍事基地於2007年關閉前,是當地最大的就業來源。也有報導指出,莫斯科發給住在當地的亞美尼亞人俄國護照。

看看這個就能說明:俄國在2008年入侵喬治亞前,曾發給南奧塞提亞與阿布哈茲居民俄國護照;去年在併吞克里米亞前,俄國也依樣畫葫蘆,發給克里米亞人護照。

文章插圖

失敗的雙語教育

但對於薩州居民來說,俄國只是問題之一。在首都提比里斯的中央政府制定的爛政策也讓許多住在薩州的亞美尼亞人不滿。

許多住在薩州的亞美尼亞人認為,他們的文化和語言又再度被歧視,薩州亞美尼亞人口的教育品質也一再下降。當地喬治亞和亞美尼亞雙語教育徹底失敗,因為能流利使用雙語的師資不夠。

薩州的失業率也很高,未來的經濟前景也很黯淡,許多薩州亞美尼亞人都到俄國或亞美尼亞工作。而俄國盧布狂貶,去年幾乎只剩下3分之1的價值,也造成在外工作的薩州人匯回家鄉的錢變少。該區域冬日嚴寒的氣候更讓經濟活動雪上加霜。

文章插圖

只能待3個月

再來談談公民權和移民的議題。很多薩州亞美尼亞人並不是喬治亞公民,當中有許多人擁有亞美尼亞護照,因為有該護照在亞美尼亞和俄國短期打工比較容易。

直到最近,亞美尼亞公民終於可以不用特別授權就能在喬治亞工作和生活,只要他們至少每年回亞美尼亞一次。

現在,沒有喬治亞公民身分的薩州亞美尼亞人,在喬治亞一次只能待3個月,申請長期居留則非常昂貴。

文章插圖

俄國有機可趁

這些政策讓薩州亞美尼亞人很生氣,也讓俄國有機可趁。其實喬治亞大可不必如此,喬治亞政府可以擬訂讓薩州亞美尼亞人滿意的政策,西方國家也可以清楚跟俄國說,要是進一步插手喬治亞國內事務,會不排除採取額外的制裁措施。

南高加索地區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場教派衝突。

編註: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事件。本文意見為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原作者柯非(Luke Coffey)目前在美國華盛頓特區智庫擔任研究員,專門研究跨大西洋和歐亞安全情勢與政策。柯非曾任英國國防部長特別顧問,也曾在美軍服役擔任軍官。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