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年鬼城再迎觀光客 土耳其力挺北賽普勒斯重啟瓦羅莎海灘

by:山謬
4981

46年來,時光已經讓瓦羅莎不復往年榮景。北賽普勒斯單方面決定重啟瓦羅莎,在這座鬼城喜迎首波遊客的同時,前瓦羅莎居民、賽普勒斯和聯合國等勢力卻嚴厲批評北賽普勒斯的舉動。

post title

荒廢 46年後,賽普勒斯曾經的觀光勝地瓦羅莎,終於再度迎來觀光客。

歐新社/達志影像

渡假勝地成鬼城

賽普勒斯島上東岸法馬古斯塔市(Famagusta)的瓦羅莎(Varosha),是座舉世聞名的「鬼城」,街道上荒煙漫草,路邊的建築物要不滿是裂痕,就是早已被一叢叢的植物攻陷,整座城市一片死寂。

鮮少人知道,在 1974年土耳其軍隊登上賽普勒斯島、造成瓦羅莎居民大舉逃離之前,瓦羅莎曾是賽普勒斯最負盛名的渡假勝地,以美麗的沙灘、沁涼的海水,和林立的豪華酒店而聞名。

鬼城重啟

上周四(8),這座荒廢 46年的鬼城首度迎來遊客,在北賽普勒斯總理塔塔爾(Ersin Tatar)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當周稍早共同發布消息後,瓦羅莎的大街上終於再度出現觀光客的身影。

與此同時,當年逃離瓦羅莎的居民、賽普勒斯的民眾卻是大感不滿,國際上更是一片譁然。

周四這天,不少民眾把握機會,搶在瓦羅莎海灘重新開放的第一天,進入這座鬼城中一探究竟。不少遊客帶著北賽普勒斯和土耳其的旗幟到訪的身影,更讓許多前瓦羅莎的居民看了倍感難過。(右滑看更多)

美聯社/達志影像

周四這天,不少民眾把握機會,搶在瓦羅莎海灘重新開放的第一天,進入這座鬼城中一探究竟。(右滑看更多)

Newscom/達志影像

周四這天,不少民眾把握機會,搶在瓦羅莎海灘重新開放的第一天,進入這座鬼城中一探究竟。(右滑看更多)

Newscom/達志影像

周四這天,不少民眾把握機會,搶在瓦羅莎海灘重新開放的第一天,進入這座鬼城中一探究竟。

Newscom/達志影像

見證歷史的一刻 VS 失去瓦羅莎的一瞬間

對某些人來說,重新踏足瓦羅莎是重要的一瞬間,一名搶先進入瓦羅莎、身披土耳其和北賽普勒斯旗幟的女性形容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不少進入城裡的遊客也大多帶著一顆好奇心,細細打量這座鬼城。

對另一些人,像是在電視機前默默看著這一幕的前瓦羅莎居民卡爾蘭拜斯(Kyriakos Charalambides)又是另一番滋味。他說:「雖然我已經預料到會有這一天,看到熟悉的地方出現在畫面上仍使我瑟瑟發抖。」

「那是一種無法癒合的傷痛...我們失去瓦羅莎了。」

post title

示意圖中的紅點處為法馬古斯塔,瓦羅莎當年曾是這座城市海濱一個知名的渡假勝地。

地球圖輯隊

一座賽普勒斯島,兩個賽普勒斯國

說起瓦羅莎一夕之間淪為鬼城的歷史,就得稍稍回顧賽普勒斯島當年一分為二的歷史。

賽普勒斯是一座位於地中海東岸的小島,分別由兩個國家佔據。賽普勒斯佔據南方,是國際普遍承認的「賽普勒斯」,也是歐盟的會員國之一,人口主要以希臘裔賽普勒斯人為大宗;北部則是由僅獲土耳其承認的北賽普勒斯佔據,人口以土耳其裔賽普勒斯人為主。該國的一切高度仰賴土耳其,今日境內還駐紮著一支約 3萬5,000人的土耳其部隊。

一島兩國分治的關鍵

1974年時,希臘在賽普勒斯策劃一場政變,引發土耳其的不安,便以「保護土耳其裔賽普勒斯人」為由,派軍登上賽普勒斯島北部,南下與島上的賽普勒斯軍隊發生交火。

post title

當年土耳其軍隊抵達瓦羅莎後,便在周遭築起圍籬,貼上警告牌,禁止大眾隨意進入。

Newscom/達志影像

瓦羅莎居民離開家園

隨著土耳其軍隊步步進逼,瓦羅莎的希臘裔賽普勒斯居民生怕受戰火波及,許多人選擇暫時拋下家園,往南方遷徙期待等日後戰火稍止後再回家。

沒想到,土耳其軍隊抵達後,卻在瓦羅莎四周蓋起圍籬,派遣武裝士兵巡邏,即便日後戰火稍歇、聯合國安理會多次做成決議,要求土耳其允許瓦羅莎居民回家,或是最少也得將瓦羅莎移交聯合國託管,土耳其也始終置之不理,瓦羅莎也至此走上衰敗一途。

鬼城再啟,引發賽普勒斯、國際不滿

北賽普勒斯單方面允許遊客重新進入瓦羅莎的消息傳出後,賽普勒斯自然大感不滿,總統阿納斯塔西亞迪斯(Nicos Anastasiades)形容此舉「明目張膽地違反國際法」,尤其是聯合國多年來做成的多項決議,也會嚴重阻礙雙方討論統一可能性的進展。

歐盟、聯合國等也對此相繼表示擔憂,聯合國安理會也同步於上周五(9),針對賽普勒斯的新局勢展開討論。

不少賽普勒斯的民眾也擔心,重新開放遊客進入瓦羅莎,將成為北賽普勒斯完全佔領瓦羅莎的開端。

post title

瓦羅莎的海灘在 46年後重新迎來觀光客的這天,賽普勒斯的民眾及部分瓦羅莎的居民跑到瓦羅莎附近舉行遊行,表達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示威現場,賽普勒斯的民眾高舉著「還我法馬古斯塔」和其他標語,表達對北賽普勒斯與土耳其單方面決定重新開放瓦羅莎海灘的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怎麼可能有人不沮喪?」

上周四傍晚,部分賽普勒斯民眾及住在瓦羅莎的居民帶上布條,在賽普勒斯邊境、靠近瓦羅莎一帶舉行示威,表達對北賽普勒斯單方面重啟瓦羅莎的不滿。

「怎麼可能有人看見此情此景而不感到沮喪?」參與示威的約阿努(Simos Ioannou)向媒體表示:「瓦羅莎應該被交還給它的合法主人。」

北賽:重啟對所有人都好

面對各方批評,北賽普勒斯堅稱,重新開放瓦羅莎完全符合各方利益,官方也在海濱街道的建築物上拉上封鎖線,禁止遊客闖入,因此不會有部分賽普勒斯民眾提出的開放會危害前瓦羅莎居民財產權的問題。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在爭議浮現後表示:「土耳其希望瓦羅莎的海灘可以完全開放,我們也準備好提供北賽普勒斯當局完全開放瓦羅莎海灘所需的一切支持。」

post title

北賽普勒斯總統大選在即,埃爾多安選在選戰前與北賽普勒斯總理塔塔爾(圖中揮手男子)一同宣布重新開放瓦羅莎海灘的消息,讓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阿金奇批評土耳其試圖介入大選。

美聯社/達志影像

開放瓦羅莎?北賽內部有異議

不過,北賽普勒斯各界在瓦羅莎議題上的立場也並非完全一致。最近,北賽普勒斯現任總統阿金奇(Mustafa Akinci)和總理塔塔爾正在為總統大選做最後衝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選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與塔塔爾一同宣布重啟瓦羅莎部分海岸的消息,在阿金奇陣營的眼中,就像土耳其試圖影響大選結果一樣。

因此,這名傾向減少土耳其對北賽普勒斯影響的總統聲稱,土耳其的舉動根本是介入北賽普勒斯的選戰,是「北賽普勒斯的民主之恥」,並公開反對重啟瓦羅莎的決定,堅持就算真要重新開放,也應該要在遵守聯合國及國際法規定的前提下,才能重新開放。

土耳其的盤算

希臘普雷埃斯大學(University of Piraeus)研究國際關係的教授利亞柯拉斯(Petros Liakouras)指出,土耳其力挺重啟瓦羅莎背後其實另有考量。

他指出,對土耳其而言,瓦羅莎所在的法馬古斯塔其實是個戰略要地,如果土耳其能繼續駐軍在北賽普勒斯境內,那麼土耳其在中東紛爭中將更具話語權,也能增加對黎巴嫩、敘利亞的控制,甚至在必要時為巴勒斯坦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