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為何不懂我?」 泰國香港兩場抗爭 同一種策略、同一道世代難題

by:山謬
6596

隨著泰國反政府運動越演越烈,泰國警方也開始加強力道,驅逐上街抗爭的民眾。此時,擁有豐富街頭經驗的香港民眾毫不吝嗇地與泰國民眾分享面對警方的方法,唯獨世代隔閡,是香港人自己也解決不了,無法與泰國人分享的問題。

post title

如果沒有說明,最近這幾天的泰國街頭就像香港街頭一樣,全副武裝的示威者們滿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上街頭。

歐新社/達志影像

示威已經上升至新層級

在上周五(16)警方出動大批警力、水砲車強制驅散群眾後,泰國街頭以總理帕若育(Prayut Chan-o-cha)下台、重新制憲、改革王室三大訴求為目標的反政府示威,顯然已經上升到另一個層級。

面對警方更強勢的回應,香港人在此時向泰國的示威者伸出援手,分享過去一年多以來香港人面對警方累積下的經驗,讓泰國的民眾也開始像香港人一樣,戴上護目鏡、穿上雨衣,手握雨傘走上街頭。

一樣的策略,同樣面對世代困境

在兩地互相交流示威經驗的同時,泰國人們也漸漸發現,泰國社會也和香港社會一樣,必須開始正視兩代人之間不斷擴大的世代隔閡。

在Twitter上,香港的反政府示威領袖羅冠聰用一篇短短的貼文,告訴泰國人在街頭抗爭時應該要「善待夥伴、相信群眾智慧、抗爭策略多變如水、行動果斷、心中永遠懷著希望、注意自身安全」,才能經得起長時間與政府對抗的考驗。

post title

從站在最前面的示威者到在後方提供資源、引導群眾疏散路線的志工,香港人的經驗成為泰國示威中的重要一環。現在,泰國的示威者們也到最後一刻才發布抗爭具體地點,好讓警方難以提前驅散示威者。

歐新社/達志影像

香港經驗,泰國應用

在香港人的分享下,泰國的示威群眾開始仿效香港人當初採取的示威策略:人們戴上安全帽、護目鏡和防毒面具,穿著輕便雨衣,在水砲車發射的強力水柱前打開雨傘保護自己;後勤的志工們默默遞過礦泉水,互相用手勢溝通、指引群眾;被警方驅散後,群眾短時間內又如水一般,在曼谷的另一個角落聚集起來,繼續展開示威;社群媒體上充滿各式各樣的抗爭資訊,從下一場示威的地點、廁所位置,到協助示威者找到過夜處等。

香港人的策略就是保護自己的策略

「泰國示威者們從香港人那裡學到保護自己的方法,」16歲的泰國反政府示威者拉波波奇(Petch Radbopitch)表示:「像是使用聲音和手勢聯絡、用雨傘保護自己、透過多種不同渠道溝通等。」

在街頭示威群眾中擔任後勤志工,負責指引群眾方向的塔灣(Sarawut Tawan)說道:「我從香港人的示威經驗中學到很多技巧,像是他們傳遞訊息、指引方向,還有攜帶雨傘保護自己,我們從香港的示威經驗中學到這些知識。」

post title

仔細觀察香港街頭的群眾,確實都以年輕的面孔佔大多數,年輕世代和老一輩對中國不一樣的態度,讓香港在抗爭過程中面臨著世代隔閡的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對香港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心中對香港有強烈的歸屬感,經濟停滯、政府治理能力不佳等問題都對他們造成衝擊,都使年輕一代更願意投身公共事務當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樣的抗爭策略,一樣打不開的世代隔閡死結

在兩地街頭抗爭策略越來越相似的同時,泰國民眾也漸漸發現,他們就像香港人一樣,得開始面對年輕世代與父母一輩之間的隔閡。

「每個人專心管好自己的事就好」

26歲的香港示威者莎拉(Sarah)在出門抗爭之際,媽媽再三提醒她的話總會浮現在心裡:「不要去參加示威,每個人專心管好自己的事就好。」

「對我媽來說,賺錢和穩定的生活比起爭取自由民主重要多了。」莎拉說道。

兩個世代,兩種政治立場

2016年香港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主導的研究發現,18-39歲的香港人更傾向支持民主派政黨;但 40歲以上的香港人更偏好親中政黨,莎拉的問題不是個案,整個香港都在面對世代隔閡的問題。

兩代人成長背景不一樣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講師黃焙鋒指出,兩代人的政治傾向差異,其實歸根於不同的成長背景和不同的社會價值觀。他說:「部分年輕人的家長是中國移民。他們對中國有限的政治參與經驗,使他們養成避免參與政治、社會活動,少跟政府對抗的想法。」

相對的,出生於香港的年輕世代對香港有強烈歸屬感,加上經濟停滯、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對中國的糟糕印象等因素,皆成為年輕人熱衷參政的養分,兩代人間的隔閡也因此產生。

post title

在街頭策略越發相像的同時,泰國的年輕人也和香港的年輕人一樣,發現父母輩對王室的想法大相徑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談王室就吵架

在泰國,年輕世代與香港一樣,和父母一輩也有隔閡。其中,「對王室的態度」成為泰國年輕世代與父母間最主要的隔閡。

19歲的泰國街頭示威者達奈(Danai,化名)說道:「有一次我在車裡批評了泰王幾句,我和爸爸立刻就在車裡吵起來。對爸爸來說,泰王是碰不得的,自然也不能批評。」

「我問爸爸:『為什麼不能批評泰王?』爸爸告訴我:『你太年輕,還不懂。』」

「然後他變得非常生氣,路上不願意再和我說話,異常沉默。」

王室粉絲養成計畫

自幼開始,泰國人就被教導要尊敬、愛戴泰王,不能任意批評王室,泰國也制定嚴格的法律,不讓人民隨意批評泰王,否則就得面臨牢獄之災。

這在達奈的父親眼中並沒有什麼好反對的,在他心裡,前任泰王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確實值得這份尊敬,他說:「我出生在前任泰王蒲美蓬統治時期。他對人民的付出比對自己孩子的付出還多。他生病的時候,只要能延長他的壽命,我願意提早離開世界。」

「但是Z世代的年輕人,像我兒子,並沒有類似的經驗。」

post title

前任泰王蒲美蓬在位期間聲望頗高,勤政愛民的形象使他在民間享有一定聲譽。當他駕崩時,民眾紛紛對他離世的消息表達哀悼。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相較於前任泰王蒲美蓬,現任泰王瓦吉拉隆功的作風豪奢,多多少少影響當代年輕人對王室的印象。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不一樣的泰王

事實上,泰國今日的隔閡,多多少少也與兩代泰王迥異的作風有關。相較於蒲美蓬不時下鄉走動、積極改善泰國公衛系統、大力推動泰國的教育和科學發展;現任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豐富的私生活、鮮少出現在公眾面前、決定親自指揮曼谷地區的軍隊等行為,多少都影響今日泰國年輕人對王室的態度。

爸媽到底在想什麼?

這也無怪乎泰國年輕人大膽提出要限制王權、改革王室的想法時,父母一輩的泰國人完全無法理解;而年輕人也難以理解年長一輩普遍支持王室的原因。

希望父親更開放

「我爸爸被他對王室盲目的愛給蒙蔽了。跟他聊天就像在跟一堵牆講話一樣,他根本不聽。」達奈表示:「現在,我對父親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在王室議題上變得更開放,就像他平常在面對其他議題的時候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