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墮胎墓園」事件: 媽媽隱私遭公開、姓名被標在十字架

by:徽徽
12171

在這座位於義大利羅馬的墓園裡,你可以看到一座座標示著女性名字的十字架,十字架的底部埋有她們無法順利出世的胎兒;然而,這些女性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隱私被開誠布公了......

post title

圖為位於義大利羅馬的弗拉米尼奧墓園,裡頭可以看到一座座標示著女性名字的十字架。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十字架底下埋的不是我

在義大利羅馬的弗拉米尼奧墓園(Flaminio Cemetery)內,有一座十字架上標示著法蘭西絲卡(Francesca,化名)的姓名,然而,法蘭西絲卡卻活生生地站在這座十字架面前。

原來,這座十字架底下埋的不是她,而是她進行人工流產手術後取出的胎兒。然而,法蘭西絲卡先前並不知道、也不同意胎兒被埋在這裡,還搭配上寫有她姓名和墮胎年份的十字架。

在這座墓園中,還有 200多座這樣子的十字架,許多都是用木頭做的,歪歪斜斜地立在草地上,上頭的年份最早可以追溯到 2004年。

不得不進行人工流產

法蘭西絲卡說:「這是純粹的暴力。」她形容自從看到這座十字架後,她每晚都會做惡夢,想到她未能順利長大的胎兒。她的胎兒因為有嚴重的心臟問題,不得不進行人工流產手術。

至於法蘭西絲卡為什麼會來到這座墓園,是因為她在Facebook上看到了洛伊(Marta Loi)的貼文。

post title

在這些十字架上都標示著墮胎女性的姓名,底部則埋著她們的胎兒,而這些女性對此毫不知情。

美聯社/達志影像

發現姓名在十字架上

洛伊在Facebook上寫到,有一天她在地方報紙上看到了有關「花園天使」的報導,照片中出現的十字架上居然有自己的名字。經過深入了解後,洛伊才發現原來自己進行人工流產手術取出的胎兒,在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下被埋在了弗拉米尼奧墓園,而自己的姓名被大咧咧地寫在了十字架上。

墮胎隱私遭公開

和洛伊有相同遭遇的女性不只法蘭西絲卡,她們都在無意間發現自己的隱私被曝光,感受到在以保守天主教為大宗的義大利社會中,人們對墮胎女性的歧視與不友善。

義大利女權團體Differenza Donna表示,它們目前正在收集這些女性的證詞,準備進行集體訴訟,向法院控告設立這些十字架的幕後人士侵犯隱私,相關調查作業也已經開始進行。

遭到大眾的羞辱

義大利女權團體Differenza Donna主席埃科莉(Elisa Ercoli)說:「我每次談到這些都會感到心底發寒,這些人在十字架上公開墮胎女性的姓名已經違法...法律上有保障墮胎女性的隱私權。」

「現在,這些合法墮胎的女性卻要遭到大眾的羞辱,對她們而言,做下墮胎的決定是一個很私密和很個人的選擇,沒有人有權利去批判這個決定,這是非常嚴重的制度暴力行為。」

post title

今年七月,力挺女性墮胎權、避孕權的運動人士在位於羅馬的義大利衛生部前抗議,要求當局提供免費的避孕方法給人民,並且確保女性墮胎權的實現。

Newscom/達志影像

義大利女性有權墮胎

根據義大利現行法律的規定,女性有權在懷孕 90天內執行人工流產手術;90天後如果想要墮胎,必須證明胎兒有嚴重的健康問題,對孕婦的生命和精神健康造成嚴重威脅才能執行人工流產手術。

想自己下葬胎兒?24小時內要提出

此外,法律也規定執行人工流產手術的胎兒若滿 20周以上,家長或「代理人」必須在 24小時內提出要埋葬胎兒的要求;一旦超過 24小時,胎兒會交由當地衛生單位人員處理。

義大利女權團體Differenza Donna表示,許多媽媽根本不知道有這條法律存在,相關單位也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等她們回過神來,已經不知道胎兒的行蹤。

post title

2014年,在義大利羅馬一場反墮胎的示威活動上,天主教會的修女們高呼口號反墮胎。

美聯社/達志影像

誰是代理人?羅馬天主教團體

對於羅馬天主教團體「和瑪莉一起捍衛生命」(Difendere la vita con Maria)來說,它們自認是這條法律中所謂的「代理人」,它們和全義大利 20間醫院簽下協助下葬胎兒的協議。有時,這類羅馬天主教團體還會主動提供醫院太平間專門存放胎兒的冰櫃。

受害女性代表律師托雷(Cathy La Torre)指出,如果媽媽沒有在時間內提出自己下葬胎兒的要求,醫院或當地衛生單位通常會交給有簽約的羅馬天主教團體協助下葬,藉此節省開支。

「這些團體的志工會帶著一個袋子現身,然後支付所有下葬胎兒的費用。然後,媽媽們就會在小十字架上發現她們的名字。」

會有號碼,不會有姓名

羅馬天主教團體「和瑪莉一起捍衛生命」表示,它們的確有幫忙下葬胎兒,也有為胎兒立十字架,但它們絕對沒有在十字架上寫下胎兒母親的姓名,弗拉米尼奧墓園事件與它們無關。

副主席費里(Emiliano Ferri)說,每一座它們為胎兒立的墓都會有一組號碼,這組號碼會登記在墓園管理處,未來要是家長想要來悼念,都可以經由墓園管理處找到胎兒的墓。

協助管理該團體的神父加利亞里迪尼(Maurizio Gagliardini)說:「沒錯,我們是天主教徒,但我們不會跑到醫院傳教;沒錯,我們是有為被埋葬的胎兒立十字架,但我們可沒有放上母親的姓名。」

post title

在法蘭西絲卡的故事中,她的胎兒因為有嚴重的心臟問題,不得不進行人工流產手術。

Photo: Dominic Winkel

不讓墮胎女性有尊嚴

無論如何,對法蘭西絲卡而言,看到她的姓名被標在十字架上,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勾起她一路走來的痛苦回憶。

法蘭西絲卡說:「現在每個人都很注重隱私問題,但真正的問題在義大利不讓女性用有尊嚴的方式墮胎。」

「沒有人願意幫助我」

法蘭西絲卡提到,她在去年 9月花了 10天才找到醫生願意為她進行人工流產手術,而那間醫院派了精神科醫生來說服法蘭西絲卡打消墮胎的念頭,護理師們也不斷給法蘭西絲卡看胎兒的超音波照片、讓她聽胎兒的心音。

最後,在長達 7個小時的手術中,醫生並沒有讓她無痛引產,醫護人員也不斷批評她的決定。

「沒有人願意幫助我。」法蘭西絲卡提到,這段痛苦的經歷替她帶來了心理創傷,手術完後她和丈夫自費進行了創傷治療。

post title

在保守天主教、右翼政黨支持者居多的區域,女性要進行人工流產手術往往會面臨非議。

Photo: Maria Oswalt 

天主教、右翼政黨反墮胎

法蘭西絲卡的故事多少反映了義大利社會對墮胎的看法,尤其在保守天主教、右翼政黨支持者佔大宗的區域。

舉例來說,2018年,在由極右翼政黨把持的維洛納(Verona)地方議會通過了一項提案,宣布維洛納是一座「親生命之城」(pro-life city),並且准許利用公共資金來支持反墮胎團體。

同樣在 2018年,隸屬義大利中間偏右政黨「義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的國會議員加斯帕里(Maurizio Gasparri)提議給胎兒法律上的權利,讓墮胎成為違法的行為,國會目前還在審查這項提案。

今年六月,位於義大利中部的翁不里亞(Umbria)行政區要求服用墮胎藥的女性必須住院三天「養病」,然而過去只要住院一天(註)。

註:反對住院三天者認為,服用墮胎藥的女性雖然會感到噁心、疼痛,但醫院能做的頂多是提供止痛藥,與其讓女性待在冷冰冰的醫院,不如盡快讓她回家與親友團聚休養。

post title

2014年,在義大利羅馬一場反墮胎的示威活動上,一名拒絕進行人工流產手術的醫生手持天主教玫瑰念珠。

美聯社/達志影像

70%醫生不願做墮胎手術

對需要進行人工流產手術的女性來說,要找到願意做手術的醫生非常困難,義大利法律賦予醫生權利,讓他們可以用基於「道德良心」為理由,拒絕進行人工流產手術。

根據義大利衛生部的統計,有將近 70%的婦產科醫生拒絕進行人工流產手術,而有 46.3%的麻醉科醫生不願參與人工流產手術。

擔心影響職涯發展

除了基於「道德良心」不願做人工流產手術,有的醫生坦言,他們很擔心一旦接了這樣的手術,未來會在醫院無法立足,因為義大利有許多醫院都有天主教背景,要是留下執行過人工流產手術的紀錄,會影響到自己的職涯。

願意做人工流產手術的托奇(Marina Toschi)醫生說:「當然,大部分的醫生不想要做人工流產手術,這樣的手術會帶來許多麻煩:你會被汙名化、你會筋疲力竭、你會處在風暴的中心、你必須付出巨大的努力還賺不到什麼錢。」

「沒人願意把手弄髒」

在義大利第三大城杜林(Turin)的桑特安娜醫院(Sant’Anna hospital),韋奧(Silvio Viale)醫生長年來都在呼籲義大利醫院提供適切的人工流產手術給女性。

他說:「政壇上沒人有意願設立一個專屬的部門,替女性提供品質優良和適當的墮胎服務。」

「我們住在一個視墮胎為禁忌、把墮胎當作政治意識形態操弄的天主教國家,沒人願意把雙手弄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