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封鎖前的槍響 奧地利遭恐攻釀4死22傷

by:山謬
14569

就在奧地利即將進入為期一個月的封鎖前夕,首都維也納的娛樂區爆發一起恐攻案,造成至少 4人死亡、22人受傷。事件過後,奧地利總理庫爾茨一方面下令徹查整起事件,另一方面也要求警政系統必須檢討,了解為何一名早已被政府鎖定有危險性的受刑人,得以通過一系列審核,獲准提前出獄。

post title

周一晚上,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在封城前夕發生一起恐怖攻擊案,造成至少 4人死亡、22人受傷的悲劇。

歐新社/達志影像

封城前一晚

周一(2)晚上,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發生一起恐怖攻擊,兇手在城中連續開槍,最終導致 4人死亡、22人受傷的悲劇。當天晚上,不少住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附近的人,都選在這個晚上進城採買或是享樂,因為自午夜開始,奧地利將因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惡化,再次進入為期一個月的封鎖,餐廳、酒吧等營業場所都得暫時歇業。

兇手選中的攻擊地點,是維也納舊城區中一處被暱稱為「百慕達三角洲」(Bermuda Triangle)的娛樂區,也是維也納一處大型猶太會堂的所在地點。此區由許多蜿蜒的窄巷交織而成,多喝幾杯的人很容易迷路,這才獲得了「百慕達三角洲」的暱稱。

原本以為是對猶太會堂發動攻擊

最初警方接獲此區傳出槍擊案的消息,一度以為是針對猶太社群發起的恐攻,但猶太拉比霍夫邁斯特(Schlomo Hofmeister)表示,案發當時會堂早已大門深鎖,裡頭也沒有聚會,會堂外卻是人聲鼎沸,加上兇手的後續行動,顯示猶太會堂應該不是兇手的主要目標。

不到10分鐘,6處街區傳出槍響

從晚間 8點開始,現年 20歲的兇手費祖萊(Kujtim Fejzulai)朝路人開出第一槍,並在接下來 9分鐘內現身附近的 6個街區,朝路人掃射,直到晚間 8點09分,警方才趕到現場將他擊斃。在這短短 10分鐘裡,共有 4名路人死亡,另有 22名路人受傷。

行動一致,就像受訓過的殺手

「費祖萊的行動像個專業、受訓過的殺手一樣。」案發當下目睹費祖萊行兇身影的猶太拉比霍夫邁斯特說道:「費祖萊看起來非常專業,一點都不困惑,也不是朝四周隨機開槍。他的行為協調又一致,明顯是預謀而來,就像個軍人一樣。」

post title

案發當下,許多民眾都在餐廳、酒吧中小酌,享受封城前夕的最後一點自由時光。大街上傳出槍響後,許多人連桌上的飲料都來不及喝,趕忙離開位置逃命。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兇手掃射的過程中,一處停車場出口的大片玻璃被子彈擊中而碎成一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曾想加入IS被判刑

費祖萊是名擁有奧地利、北馬其頓雙重國籍的青年。2018年,費祖萊曾計畫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IS),但他在抵達土耳其不久後就被發現、逮捕,遭遣送回奧地利受審,被判刑入獄 22個月。

歐洲許多人一度加入IS

事實上,在IS在中東興風作浪的日子裡,當時有很多歐洲人紛紛前往中東,成為IS聖戰士的一員。IS潰敗後,這些人又回到自己的母國,宣稱自己當初是被利用,或是已經改過自新,希望能被重新接納,一度讓歐洲各國十分苦惱於該如何評估他們的危險性,以及該如何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

表現良好提早出獄

根據費祖萊的律師拉斯特(Nikolas Rast)的說法,費祖萊服刑期間表現良好,還參加了去極端化計畫,讓他得以在 2019年12月的時候獲得假釋。

「當時費祖萊給人的印象就像個正在尋找自我的年輕人一樣,」拉斯特回憶起當時的狀況說道:「我一點都不覺得費祖萊很危險。」

post title

在案發現場附近,攝影師發現一張還留著血腳印的包裝紙,足以想見費祖萊行兇當下眾人倉皇逃命的情景。

歐新社/達志影像

官方的評估是不是出了差錯?

然而,案發後調查人員進入費祖萊家中搜索、找出一批彈藥後,顯示費祖萊的好表現,可能只是為了爭取提早出獄,而不是打從心底悔過自新。

除此之外,《紐約時報》在報導中表示,奧地利的鄰國斯洛伐克其實曾向奧地利提出警告,因為他們發現費祖萊曾試圖到斯洛伐克購買AK-47步槍的彈藥,卻因為無法出示槍械執照而失敗。

在恐攻發生前夕,費祖萊曾在自己的社群媒體帳號上發布一張他手持彎刀、步槍的照片,並寫上一則「顯然是對IS表示同情」的文字。

總理:徹底檢討

為此,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已經指示警政部門必須重新檢視整個制度哪裡出了問題,為何一個在 2018年就已經明顯透露出危險性、且已經被政府掌握的人,可以輕易通過種種審核、提早出獄,甚至讓他有機會發動恐攻。

庫爾茨說道:「費祖萊曾試圖加入IS但被逮捕、入獄但得以提早出獄。我們必須徹底檢視為何奧地利的司法系統,允許一名兇手得以提早出獄。」

post title

周二一早,大批警力被派駐上街巡邏,防範類似案件再度發生。

歐新社/達志影像

14人遭逮捕 犯案動機調查中

截至目前為止,警方已經逮捕 14名與本案相關的嫌疑人,但是費祖萊的犯案動機目前仍在調查中。

IS出面宣稱犯案

周二(3),IS出面表示對這起恐攻負責,並將費祖萊稱為「哈里發的戰士」(soldier of the caliphate)。可是,專家們反而對IS的說法半信半疑,一方面是目前尚不清楚IS扮演的角色,另一方面則是IS過往就有發表類似聲明、將個人所發動的恐攻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的紀錄。

post title

恐攻案過後,奧地利總理庫爾茨親自來到舊城區中獻花,悼念於前一晚恐攻案中喪命的死者。

歐新社/達志影像

文明與野蠻間的衝突

周二早上,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出面發表全國演說,將本案定調為一起針對奧地利基本價值的「伊斯蘭恐攻案」。但另一方面,庫爾茨也呼籲全國民眾切勿因此對穆斯林社群有過多猜想,因為奧地利真正的敵人是極端份子與恐怖份子,而非穆斯林。

庫爾茨在演說中說道:「這不是場基督徒與穆斯林,或是奧地利人與移民間的衝突,......我們的敵人不是任何一個宗教、來自特定國家的人,而是那些極端主義者與恐怖份子。」

「這是一場文明與野蠻間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