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旅遊泡泡開跑 香港—新加坡打頭陣

by:徽徽
3733

協調了兩個多月,亞洲兩大金融中心──香港和新加坡終於宣布在 11月22日展開「旅遊泡泡」計畫,希望能回到疫情前的旅遊榮景......

post title

對想出國的旅客來說,旅遊泡泡的出現是一大福音。一名香港航空的工作人員舉著「香港到香港」的告示牌。

路透社/達志影像

11月22日正式上路

周三(11),亞洲兩大金融中心──香港和新加坡宣布,它們的「旅遊泡泡」計畫即將在 11月22日正式上路,替兩個多月來的談判與協商畫下句點。

根據雙方的安排,兩地每日只會各有一個航班落地,每個航班最多搭載 200名乘客,如果施行順利,從 12月7日起會改為每日兩個航班。

檢測呈陰性才能上機

然而,想要參加「旅遊泡泡」計畫的乘客,先決條件就是得根據雙方政府的規定做好檢測,結果要呈陰性才能上飛機,落地後才能不用隔離 14天,而這樣的檢測在出發前後共計三次,檢測費用加起來大約需要港幣 1,890元(折台幣約 7,040元)。

此外,旅客在離境前 14天必須沒有旅遊史。換句話說,離境前 14天除了前往新加坡或香港外,旅遊紀錄上必須一片空白才行。

post title

一名香港民眾正在做檢測。目前,香港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共 5,407例,有 108人死亡;新加坡確診病例累計共 5萬8,091例,有 28人死亡。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旅遊泡泡什麼時候會「暫停」?

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表示,在與香港當局協商旅遊泡泡計畫時,他們兩邊都同意在旅客離境前先做好檢測非常重要。雙方也提到旅遊泡泡計畫「暫停」的可能:當這兩個城市一周內每天無法追蹤的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病例達 5例以上時,旅遊泡泡計畫就會暫時喊卡,等確診病例掉到 5以下才會重啟。

控制疫情得當才可行

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補充到,他認為這次新加坡和香港合作的旅遊泡泡計畫是全球首例,他說:「這個計畫能讓人回到近乎COVID-19(武漢肺炎)前的跨境旅行,這個計畫之所以可行,都是因為新加坡和香港成功控制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蔓延。」

「這個計畫要落實並不容易,」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評論道:「旅遊泡泡能否發揮作用並維持下去,端看各方合作的情況,包含居民的參與以及他們維持社交距離的努力。」

希望重振觀光業

邱騰華也提到,他希望與新加坡的旅遊泡泡能稍微重振香港受到疫情重創的觀光業,他說:「我們希望航空業、觀光業、飯店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可以得利於旅遊泡泡。」

post title

在新加坡航空位於樟宜機場、模擬A380客機機艙的餐廳內,「乘客們」正在享用商務艙的餐點。

路透社/達志影像

航空公司怎麼度過冰河期?

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香港國泰航空至今已經裁員 8,500人,並且宣布它們必須「從根本重組」。與此同時,香港廉航「香港快運航空」(Hong Kong Express)則推出「無目的地」航班,載著嚮往飛行的乘客在香港天空盤旋一小時過過癮。

在新加坡,極度想體驗出國的民眾付了上百美元品嚐新加坡航空的頭等艙和商務艙餐點。

砸大錢買一個逃離的感覺

隨著香港—新加坡的旅遊泡泡計畫即將上路,新加坡Twitter上的熱搜關鍵字換成了香港,人在新加坡的傑森(Jason Huan)也立刻掏出 1,100新加坡幣(折台幣約 2萬3,301元),買了新加坡航空往返香港的豪華經濟艙機票。

今年 38歲,在金融科技業工作的傑森說:「這真的是一場前往新環境的逃離放鬆之旅,是時候前往一個天氣比較涼爽的地方了,而且我在哪裡都可以工作,我可以一石二鳥。」

機票價格水漲船高

像傑森這樣願意砸大錢買機票的人比比皆是,連帶也使得機票的價錢水漲船高。舉例來說,新加坡航空經濟艙的機票在早上時還是 618新加坡幣(折台幣約 1萬3,091元),到下午四點時漲到了 810新加坡幣(折台幣約 1萬7,158元);香港國泰航空 11/22、11/23的機票則從 2,951港幣(折台幣約 1萬852元)飆漲到 3,391港幣(折台幣約 1萬2,471元),且很快就賣光了,接下來幾天的機票也飆到了 4,911港幣(折台幣約 1萬8,060元)。

對於飛機票價飆漲的情形,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呼籲航空公司在定價上得「負起責任」,不要亂漲價。

post title

根據統計,去年有超過 45萬3,000名新加坡遊客造訪香港;48萬9,000名香港遊客造訪新加坡。圖為香港著名購物區女人街一景。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夠有吸引力 先探索家鄉再說

雖然飛機票很貴,但對傑森來說,他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因為他想要試試看旅遊泡泡,他也已經準備好要去體驗香港著名的健行路線以及美食了。

今年 39歲的新加坡人達理爾(Daryl Chin)和傑森的看法不同,在媒體業工作的他認為香港還不夠有吸引力,不足以讓他砸大錢做檢測、買機票以及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出遊。

達理爾說:「我寧願等一切都完全開放後才去香港。對我來說,在新加坡慢慢復甦的時候,好好地探索新加坡當地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