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種族歧視浪潮 全美Z世代站在最前線

by:徽徽
200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尹俊傑 (中央社駐紐約記者) 

大批民眾不畏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走上街頭,高呼「黑人的命也是命」、「不給公道,就沒有和平」等口號,全美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示威。與一甲子前的民權運動前輩相比,這群示威者膚色更多元、面孔更年輕,訴求同樣是終結種族歧視,但多了新世代武器:社群媒體。站在最前線怒吼的他們,是承接千禧世代的「Z世代」。

post title

2020年11月7日,兩名年輕人在華盛動特區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廣場慶祝選出新總統。

美聯社/達志影像

隨時Online 行動裝置陪伴的一代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定義,1981年至1996年出生者屬於千禧世代,1997年後出生的人都是Z世代。

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是形塑每個世代溝通、互動乃至觀念形成的關鍵。戰後嬰兒潮(1946至1964年間出生)成長階段電視日漸普及,深刻改變生活方式以及與世界的連結;X世代(1965至1980年間出生)成長階段電腦革命方興未艾,緊跟在後的千禧世代則碰上網際網路大爆發。

至於Z世代,最重要的科技發展無非是隨2007年iPhone發表而問世的智慧型手機。

iPhone上市時,Z世代逐漸邁入青少年階段,行動裝置成為他們上網的主要工具,社群媒體成為分享生活點滴的去處,生長在「隨時隨地上線」科技環境的他們也因此有i世代(iGeneration)之稱。

post title

圖為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替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助選時的樣子。千禧世代是將歐巴馬送進白宮的重要推手。

美聯社/達志影像

種族更多元 教育程度更高

除手機不離手外,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分析美國人口調查與統計局(U.S. Census Bureau)資料發現,Z世代種族組成比千禧世代更多元,不少是移民後代,白人所占比例僅勉強過半;多數Z世代成員雖然還沒念大學,但與同齡時期相比,Z世代進大學讀書的比率遠高於千禧世代,教育程度更高。

千禧世代是2008年將歐巴馬(Barack Obama)送進白宮的重要推手,而Z世代的年輕力量則因族裔更多元,更關切有色人種在美國社會遭遇的種種不公待遇;千禧世代成年與出社會時碰上金融海嘯引發的經濟衰退,人生選擇與工作收入大受影響,逐漸步出校園的Z世代則在疫情下面臨更險峻的就業環境。

post title

圖為美國華盛頓特區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廣場一景。

美聯社/達志影像

巧用社群媒體串連 為街頭抗爭凝聚動能

美國春季經濟因防疫大規模停擺,掀起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猛烈失業海嘯,普遍欠缺工作經歷的Z世代受創甚深,許多人被迫賦閒在家,悶得發慌。

就在此時,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遭白人員警強壓頸部近九分鐘後喪命,過程被民眾用手機拍下,影片在社群媒體上廣泛流傳,點燃全美遍地開花的示威火苗。

佛洛伊德之死讓2013年萌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平權運動獲得更強大動能,Z世代運用社群媒體串連功不可沒。

Z世代發揮皮尤研究中心形容的「數位原生」本領,在數位領域積極宣傳「黑人的命也是命」理念,在全美與世界各大城市鼓動示威,在推特、Instagram、Snapchat、TikTok等社群媒體上分享個人故事與請願、募款等資料。短短一個半月,Instagram上就有超過2,200萬篇貼文使用#BlackLivesMatter標籤,帶動社會運動邁向數位化,並與街頭抗爭相互呼應。

這波社運風潮中,21歲的耶魯大學學生阿邁德(Ziad Ahmed)是Z世代代表人物之一。

post title

2020年7月30日,在紐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活動現場,眾人一起舉起手機抗議。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僅是「我想成為誰」 而是「一起變成誰」

身為穆斯林的阿邁德從14歲就想改變世界,上高中後他成立非營利組織Redefy,鼓勵各地學生散播社會正義議題與政策相關資訊。如今,他在TikTok上擁有超過1.6萬粉絲,這個近年人氣暴漲的社群媒體成為他討論「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女性領導、疫情衝擊等議題的重要平台。

阿邁德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CBS News)訪問時形容Z世代是「我們集結而成的世代」。

他說:「千禧世代為了我們艱辛奮鬥,他們說『我想成為誰都行』,我們則說『沒錯,我想成為誰都行,但我們一起成為我們想變成的對象不是更美好嗎?』」

在阿邁德眼中,Z世代展現團結,大家用手指點一點就可以帶動社運,嘗試改變令年輕人灰心的不公義事件。但正如60多年前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那輩歷經多年奮鬥才一步步取得平權成果,Z世代運用數位工具凝聚力量,雖成功喚起大眾對平權議題的重視,但能否帶來真正的變革,仍需要時間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