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個月的等待、200億美元的學費:美國准許波音 737 MAX重返天空

by:山謬
4569

自從先前因印尼獅子航空、衣索比亞航空空難後,波音 737 MAX遭各國民航局下令禁飛已經長達 20個月。最近,美國政府總算放行,解除了波音 737 MAX飛機的禁飛令。

post title

經歷過 20個月的禁飛令後,美國聯邦航空局總算點頭,允許曾經問題重重的波音 737 MAX重返天空。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個月後獲准重飛

周二(17)歷經 20個月的禁飛令和無數次的調整、試飛後,美國航空巨頭波音公司的波音 737 MAX飛機總算通過美國聯邦航空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FAA)的檢驗,拿到了復航許可,正式踏上重返天空之路。

飛上藍天再等等

不過這項許可並不代表波音 737 MAX現在就能發動引擎、準備起飛,美國聯邦航空局還提出附帶規定,要求波音必須為已經售出的波音 737 MAX飛機升級軟體,並為客戶的機師提供額外飛行訓練,最終通過美國聯邦航空局專家的審核後,才能正式讓各航空公司的波音 737 MAX重返天際。

post title

美國聯邦航空局的命令生效範圍主要以美國境內為主,其他地區是否復航,則需視當地民航監管機構的決定而定,但普遍預料不會落後太多。

歐新社/達志影像

美國已開放 他國預料會跟上

受限於美國聯邦航空局的復航命令僅及於美國境內,第一批可以重新投入使用波音 737 MAX的公司應該會以經營美國國內線的航空公司為主;至於國際線以及其他國家的航空公司,就必須視各國民航監管機構的決定。

按照目前的情形來看,包括歐洲航空安全局(European Aviation Safety Agency)、加拿大、巴西在內的各國民航監管機構,都紛紛表示相關審核已在進行中,預料不久後就會陸續做出決定。

美國航空、聯合航空和西南航空 準備上線

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是各大航空公司中,給出最明確的波音 737 MAX復航計畫者,目前它們已經宣布 12月29日當天,搭乘由邁阿密飛往紐約航班的旅客,就有可能會搭到波音 737 MAX飛機。另外兩家航空公司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和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則是表示預計明年才會安排使用波音 737 MAX來服務旅客。

官方:沒有預設時間表

「這是條漫長又艱辛的路,但我們從一開始就告訴各位,我們願意花時間把事情做好。」美國聯邦航空局局長狄克森(Steve Dickson)在記者會上向媒體們表示:「過程中我們並沒有預訂復航時間表,只確保我們正有條不紊地依照安全程序跨出每一步。」

「我可以告訴各位,我 100%放心讓我的家人們搭乘波音 737 MAX飛機。」

post title

在印尼獅子航空的波音 737 MAX飛機失事後不久,衣索比亞航空的波音 737 MAX飛機也因類似的原因失事墜毀。

歐新社/達志影像

5個月內連爆兩起空難意外

這場讓波音付出慘痛代價的失誤始於 2018年年底。當時,印尼獅子航空新購入的波音 737 MAX飛機發生空難;接著不到 5個月,非洲衣索比亞航空的波音 737 MAX同樣也發生空難,兩起空難總計造成 356人死亡。考量到兩起事故的發生時間相距不遠,又是同型班機,加上已經有傳聞顯示失事原因可能出在波音 737 MAX飛機的設計上,各國民航監管機構紛紛對波音 737 MAX下達了禁飛令。

事後調查發現,波音公司為波音 737 MAX新配備的防失速系統(MCAS)是造成兩場空難的關鍵之一。

MCAS有瑕疵

按照波音公司的原先規劃,這套防失速系統在感測到機頭上升角度過高的時候,可以自動讓機頭朝下;但波音公司在設計過程中出現失誤,導致這套系統很容易發生故障,此時系統就會不斷讓機頭朝下,就算機師想要手動修正也難以挽回。

航空巨頭元氣大傷

根據外界估計,MCAS的設計瑕疵讓波音損失超過 200億美元(折台幣約 5,814億元),還得面對全球各大民航監管機構的調查、罰款,以及空難家屬對波音提起的訴訟,對波音商譽造成的損害更是難以估計,使得這家航空巨頭元氣大傷。

航空數據公司OAG的成員格蘭特(John Grant)就說:「這起事件嚴重損害了波音的名聲,勢必得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才會恢復。」

post title

MCAS的設計失誤讓波音公司付出慘痛代價,金錢、商譽、訂單等都大受影響。

美聯社/達志影像

長期看好,短期再觀察

BBC的商業分析師萊格特(Theo Leggett)表示,他並不認為解禁在短期內就能讓波音走出當前的困境。

萊格特指出,眼下的時空背景跟當年波音 737 MAX上市販售的背景已經大相逕庭。波音 737 MAX是在一個航空業蓬勃發展,卻又面臨高油價的環境下所誕生的產品,主打的「節省燃油」這項特色,自然使它廣受歡迎;但是現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已經讓各大航空公司步履維艱,如果有航空公司此時決定取消或是延後訂單,並不需要感到意外。

至於長期來看,萊格特仍看好波音 737 MAX的潛力,因為航空業肯定會逐漸復甦,航空公司未來依舊得重新面臨節省成本、環境保護等壓力,屆時波音 737 MAX有望再次成為航空業的新寵。

各大航空公司必須想辦法省成本

然而,航空市場分析公司Cirium的負責人莫里斯(Rob Morris)卻認為,即使航空業目前沒有增加航班的壓力,當前的油價也不算貴,但是波音 737 MAX燃油效率更佳的優點就意味著更省成本,考量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導致航空公司傾向持有現金這層因素,這段時期航空公司反而會有意願以波音 737 MAX替換旗下舊機型。

他說:「在目前的時空背景下,航空公司會希望盡可能在手上多留一點現金,因此它們還是會願意換上更省油的機型以節省燃料費。」

post title

聽聞美國聯邦航空局的決定後,很多空難的家屬其實都對此感到失望。一直以來,這些家屬們都十分關注調查案的進展,有些人連參議院舉辦的聽證會都會一同出席。在一場聽證會上,兩名衣索比亞航空空難遇難者的家屬帶著貼滿遇難者照片的標語抵達現場,聽美國聯邦航空局局長狄克森(圖中轉頭男子)報告調查進度。

歐新社/達志影像

空難家屬很失望

但是在許多當年的空難遇難者家屬眼裡,美國聯邦航空局發給波音 737 MAX復航許可的決定讓他們失望透頂,有些人更表示他們對波音公司,或是民航監管機構毫無信心。

在衣索比亞航空的空難事故裡,尼約格(Paul Njoroge)的妻子、岳母和三個小孩通通離他而去,他在聽聞波音 737 MAX獲准復航後的消息表示:「誰還要相信他們?我自己是不會再相信他們了。」

「我的家庭已經支離破碎」

另一名空難家屬瑞安(Naoise Ryan)則說:「經營航空公司不該是個試錯的過程,如果航空公司們沒有把安全視為第一優先,那麼這些公司根本就不該開門營業。」

自從瑞安當年 39歲的丈夫在衣索比亞航空的空難事故中離世之後,他們的女兒索萊特(Saorlaith Ryan)時不時就會在半夜驚醒,且自從某一次索萊特在生日許下讓爸爸回家的願望卻落空後,她從此放棄了許願這件事。

「我們的家庭已經支離破碎了。」瑞安說道。

post title

旅遊編輯柏蘭提議,未來航空公司應該告知旅客將搭乘的機型,讓無法對波音 737 MAX放心的旅客有權利不搭波音 737 MAX 。圖為 2017年時,新加坡的廉航勝安航空公司,正在向媒體介紹新購入的波音 737 MAX客艙裡的設備。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乘客有不搭波音 737 MAX的權利

其實除了這些家屬們,全球依然有不少對波音 737 MAX沒有太多信心的旅客,旅遊編輯柏蘭(Rory Boland)便建議,未來航空公司們應該要讓旅客有「選擇不搭波音 737 MAX」的權利。

「對於計畫重新使用波音 737 MAX的航空公司,它們應該要允許已經訂好機票的旅客可以免費換搭其他機型,」柏蘭說道:「往後,航空公司們也應該要讓旅客在訂票的時候便知道屆時會搭到哪一型的飛機,讓旅客們在搭機前就能預先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