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規走跳柏林 不夠酷不要來

by:山謬
3123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陳威光 (旅遊作家) 

柏林有不少名列歐洲50大最佳酒吧、夜店的名店,藏身在地下室,招牌大剌剌寫著「不准帶槍」,還站著個保鑣。放行客人的標準往往是判斷你「夠不夠酷」。

post title

德國國會大廈,是一般旅遊行程所謂必去景點之一。

合作廠商

充滿狂熱氣息的城市

曾經看過這麼一則新聞,當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不斷蔓延之際,德國卻有不少年輕人廣開「病毒派對」,群聚以求感染。不知為何,雖然見到報導的當下,似乎並沒特指哪一座城市,我卻馬上聯想到柏林。

病毒派對雖然瘋狂而不宜,但那的確是柏林很可能出現的景象,畢竟在我的印象裡,這真是帶點狂熱氣息的一座城市。

柏林雖然是德國首都,但若以旅遊的角度來說,或許並不是台灣旅客最熟悉的德國城市,以新天鵝堡、慕尼黑、國王湖等地為主的南德旅遊更受歡迎,而直飛航班過去都僅前進法蘭克福,台灣到柏林要透過轉機,因此儘管柏林作為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政經要地,但對很多旅人來說,卻比巴黎、倫敦等城市要陌生得多。

正規行程之外

作為一座在二次大戰期間被狂轟濫炸的城市,柏林所能保留的古蹟有限,倘若是參加旅行團遊覽柏林的話,最可能的行程包括參訪布蘭登堡門、德國國會大廈等具代表性的建築,以及參觀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園區、查理檢查哨等與近代二次大戰、冷戰等諸般史事有關的地點,如果時間有餘裕的話,則可以逛一逛博物館島。

柏林是一座很有知性色彩的城市,博物館島上有所謂的五大博物館,包括佩加蒙博物館、舊國家美術館等等。

要拜訪這些這些建築、館舍其實就已要花上大半天,也是柏林的「正規行程」。正規行程?難道還有不正規的行程嗎?倒也不是如此,而是許多歐洲青年來到柏林這座城市時,根本不是想看這些地方,而是來尋找柏林這座城市作為派對之城、銳舞之城、自由之城的另一面,他們來找尋最酷的酒吧、最酷的地下藝廊,乃至諸般神祕不可測的際遇。

post title

在兩德統一之後,曾經的柏林圍牆便搖身一變,成為塗鴉愛好者的聖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圍牆上的「兄弟之吻」

有多神祕?就先從東邊畫廊一帶看到的路邊小紙條開始講起吧。

東邊畫廊這段全長約1.3公里的所謂「畫廊」,其實就是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之後,少數仍留存至今的圍牆,30多年來前前後後畫上了許多壁畫,因此是一座露天的畫廊,在所有畫作當中,以過去的東德領導人何內克和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相擁而吻的「兄弟之吻」一畫最為著名。

而就在這面牆邊的路旁電線桿上,我看到貼著各種小型藝展的廣告,有以攝影為題、有裝置藝術、有行為藝術等等,每一張都指向某個神祕的巷弄,主題也是千奇百怪,仿佛在推廣某種不可言說的交易。

不好意思,您不夠酷

各種宣傳之中,有個叫做《怪獸秀》、帶點地下色彩的演出,按圖索驥前往,會找到一處叫做「死雞巷」的景點。一轉進巷內,這裡布滿了塗鴉,有酒吧、有藝廊、有小型表演場等等,到了華燈初上之際,便充滿一種龍蛇雜處的氣息,完全就是電影裡頭那種好似要找地方角頭打探消息一般的感覺。

死雞巷內的酒吧,好歹都還是可以直接登門,但在柏林還有不少名列歐洲50大最佳酒吧、夜店的名店,藏身在地下室,門口招牌大剌剌寫著「不准帶槍」,還站著個保鑣,放行或擋下來訪的客人,想光顧都還不一定能成行。而放行與否的標準,好像無關乎安全,而是判斷你這人「夠不夠酷」。

柏林市區內就是有這樣那樣的諸般神祕,好像轉個彎就會發生一些神奇的事。

post title

柏林市內很容易找到這種帶有文創色彩的社區。

合作廠商

在市內有個叫做普魯士公園的地方,每逢週末就會有泰國市集,許多在德國生活的泰國人,會擺賣各式各樣的泰國小吃。雖然說歐洲很多城市都充滿自由氣息、公園內都可以或坐或臥任你隨意休憩,但像這般毫無管束、市集自然形成,拿著大油鍋就在公園裡炸蝦的,實在也不多見,你在柏林待上的時間越久,就越覺得見怪不怪,好像什麼樣的事情發生在這座城市裡,都不必覺得稀奇。

在柏林市區內有條施普雷河流洩而過,河畔氣氛恬適悠閒,河上則有遊船來去。在歐洲搭遊船的情景我見得多了,從巴黎塞納河到布拉格伏爾塔瓦河等等,本不足為奇,但柏林這裡有點不同,遊船上常有一整群裸著上身的年輕人,大聲放電音招搖過河,不免印象更為深刻。

郊區也能瘋

柏林的市區巷弄之間已經很瘋了,城郊可以瘋的地方也不少。

有個叫魔鬼山的地方,以前美軍在這裡搭個雷達站,用來截聽蘇聯的電報,戰後變成一片廢墟,吸引一批無所事事的年輕人,據說日後也就因地制宜、順理成章一般,直接向地方政府承租這片山頭荒地,經營酒吧等生意。這裡同樣畫滿塗鴉,充滿搞怪、放蕩的氣息。

有個關於柏林的經典形容詞,叫做「貧窮但性感」,這句話最初其實是用來表達柏林在戰後重建的財務困頓,但如今竟已成為風格獨具的城市宣傳標語,這座城市依然留下某些戰時的傷痕、破敗的一面,卻也是新興文創、前衛藝術的重鎮,吸引歐洲乃至世界各地許多喜愛晃蕩的青年們,前來感受他性感的一面。

每個人對性感的定義不同,覺得慕尼黑更有德國味的想來應也不少,但柏林是一座可以挖掘驚奇的城市,這點無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