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天文學家新發現:古怪無線電圈圈(成因不明)

by:泥仔
7855

它們被天文學家稱為「古怪無線電圈圈」,就像字面意義一樣,這真的就是科學家所知道的一切了。

post title

圖片中一團模糊的光影,就是天文學家這次發現的其中一個「古怪無線電圈圈」。

Photo: Norris et al.,2020

發現了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一切都始於 2019年9月,美國國家電波天文台的天文學家卡平斯卡(Anna Karpinska)在研究新得到的天文觀測資料時,注意到有個無法和任何已知物體相符的奇怪形狀。

標記:搞什麼鬼?

根據觀測,這是一個由無線電波構成的朦朧圈圈,沉浮在太空中看起來就像宇宙在吐煙圈似的。當時卡平斯卡不管怎麼看都研究不出端倪,就將它標記成「搞什麼鬼?」(WTF?,What the fuck縮寫),幾天後,卡平斯卡的同事倫克(Emil Lenc)也發現了,接著他們的同事諾理斯(Ray Norris)又注意到更多個。

post title

在經過光影調整後,圖中發著紅光的兩個圓形分別是「古怪無線電圈圈」2號和 3號。

Photo: Norris et al.,2020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就如實取名

一開始他們以為只是觀測系統出了問題,但很快就確定了這是真實存在的圈圈,但由於他們研究了好一陣子,還是無法確定這些圈圈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在那裡、又距離地球多遠,因此決定將之稱為「古怪無線電圈圈」(odd radio circles, ORCs)。

天文學家:真希望我有更多時間!

儘管謎團重重,但諾理斯在接受BBC訪問時在言行間都透露出自己的興奮之情,笑容滿溢的他神采奕奕地說著:「我一輩子的時間都在等像這樣的事情發生,真希望我只有二十來歲,這樣我就有足夠的時間來研究它們了!」

「這真的是任何一個天文學家的夢想:在你的職涯中找到從來沒有人發現過的東西。」

不知道是什麼  但知道不是什麼

目前他們已經排除幾個推測,不論是超新星的殘骸(恆星爆炸後留下的碎片)、恆星形成時出現的電波環、超大質量黑洞發射出的電波瓣(radio lobes),或是因為重力透鏡效應、讓光線彎曲的「愛因斯坦環」,這些關於「古怪無線電圈圈」的推測都因為距離其他恆星、銀河太遠、長得太圓這些理由被推翻。

post title

圖為由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所設計的ASKAP澳大利亞望遠鏡陣列,也是他們這次用來發現「古怪無限電圈圈」的大功臣。

Photo: CSIRO

宇宙地圖演進計畫

這些天文學家是宇宙地圖演進計畫(Evolutionary Map of the Universe, EMU)的成員,其計畫要使用由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設計的ASKAP澳大利亞望遠鏡陣列。

透過複數個接收器,他們就可以大規模且快速地接收從太空傳回來的訊號,也得以探測到過去可能無法深入探索到的微小地區,同時也對訊號微弱的東西特別敏感,像這次發現的「古怪無線電圈圈」就是其中之一。在這裡可以看到ASKAP的模樣,以及透過這些望遠鏡在宇宙中捕捉下來的景象。

post title

對於太空中的新發現,天文學家顯得很是興奮,也正在積極找出箇中原由。

Photo: pikist

就算沒有答案  還是很興奮

話說回來,為什麼科學家對什麼都不知道的東西如此興奮呢?

對此,諾理斯解釋道,大多天文學研究的目標都是在應證科學家對宇宙提出的理論或知識;換句話說,「發現一個從來沒有人見過的新東西,然後試著去釐清它」反而是他們很少會遇到的事情,他說:「這就像進入一個未知的全新領域,你完全沒辦法預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真希望我現在可以說出他們是什麼跟什麼,但我們不能。我們真的、真的沒有答案。」

宇宙裡可能有一千個

諾理斯指出,他們的研究團隊預估宇宙有大約 1,000個「古怪無線電圈圈」,也將繼續確認它們是不是追蹤宇宙中那些早已存在,卻從未被觀察到的事物,像是快速電波爆發(Fast radio burst)、中子星與黑洞碰撞所產生的重力波(Gravitational wave)等等。

前一陣子也有兩名俄國科學家提出他們的猜測,認為「古怪無線電圈圈」可能是蟲洞的「喉嚨」(連接兩個洞口之間的通道)。

在太空中發現新東西是一個不斷進行的旅程,而且你永遠不知道這趟旅程會走到哪裡去。

宇宙地圖演進計畫成員  諾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