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要開戰?談衣索比亞提格雷危機

by:徽徽
5033

一年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曾說:「戰爭造就了痛苦、無情和野蠻的人。」一年後,阿比總理對提格雷州發動戰爭,迫使超過 4萬5,000人逃往蘇丹成為難民,這一場衣索比亞政府軍對上「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戰爭,也被稱為「提格雷危機」。

post title

2019年12月10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在挪威奧斯陸市政廳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表彰他和有著「非洲北韓」之稱的厄利垂亞握手言和,宣布結束邊界戰爭。

美聯社/達志影像

關鍵戰場:提格雷州

在衣索比亞北方、和蘇丹與厄利垂亞接壤的提格雷州(Tigray),衣索比亞政府軍對上「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TPLF)的戰爭尚未停歇。

提格雷州向來由「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這個政黨負責執政,他們旗下有一支集結了 25萬人的強大軍隊,不只如此,他們的軍事裝備也很精良,除了有武裝直升機外,還有重型野戰砲跟坦克。

在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於 2018年上台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屢次抗議阿比傾向中央集權的政策,強調衣索比亞是聯邦制的國家,各州有一定的自治權。

中央集權 VS 聯邦制

去年,衣索比亞總理阿比邀請「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加入阿比新創立的「繁榮黨」(Prosperity Party)。然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拒絕了這項邀請,他們不滿「繁榮黨」朝中央集權制靠攏,危害到 1991年實行至今的聯邦制。

今年九月,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宣布,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的關係,原本要舉辦的大選必須延期,但他並沒有說延到什麼時候,這點引發了「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不滿,認為中央企圖把持朝政。於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自己在提格雷州舉辦了大選,引發衣索比亞聯邦政府的嚴厲批評,也埋下了「提格雷危機」的導火線。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區域,即為位於衣索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州,該州與蘇丹和厄利垂亞接壤,一直以來都由「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執政。

地球圖輯隊

「提格雷危機」 上百萬人逃離家園

今年 11月4日,阿比宣布當局全面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開戰,因為「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偷偷攻擊設在提格雷州的政府軍基地,企圖破壞國家穩定。至今,這場戰爭尚未停歇,成千上萬人遭到殺害,超過上百萬人逃離家園,其中有超過 4萬5,000人逃往鄰國蘇丹成為難民。

戰爭尚未停歇 當地依舊戰火隆隆

至於提格雷州現在狀況如何,各界眾說紛紜。衣索比亞政府表示,自從政府軍接管提格雷州的首府默克萊(Mekelle)後,戰爭已接近尾聲,當局也快要抓到「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領袖;然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方面表示,他們和政府軍的戰爭在首府外還有得打。

此外,因為衣索比亞政府將提格雷州斷網、禁止通訊和出入的關係,外界無法核實實際的傷亡人數和戰事情況。

post title

圖為在阿比登高一呼下,驅車前進提格雷州,準備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開戰的民兵。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當局:並非針對提格雷族

在提格雷州,有超過 630萬名提格雷族(Tigrayans)住在這裡,他們和超過 9個民族共同生活在衣索比亞,佔了衣索比亞總人口的 6.1%。衣索比亞政府表示,他們發起的戰爭行動並非針對提格雷族,而是瞄準「『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中那群反對改革的流氓分子」。

大家都該善盡愛國心 

衣索比亞聯邦官員深信,所有衣索比亞人都應該善盡愛國心、響應總理阿比的登高一呼,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趕出提格雷州。因此,衣索比亞聯邦官員難以忍受外界對他們「執法行動」的批評,他們甚至開始攻擊當初提名阿比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英國學者阿沃(Awol Allo)。

典型的衣索比亞 用法律讓反對者噤聲

老家在衣索比亞、現在人在英國基爾大學教授法律的阿沃表示,當他站出來批評阿比開戰的行為後,衣索比亞警方開始在衣索比亞國營媒體上指控他「利用國際媒體摧毀國家」,反對阿沃接受BBC和《半島電視台》的採訪。

「目前,我還沒收到逮捕令,但是要回去衣索比亞得冒著很大的風險。」

「阿比的政權和先前的政權毫無差別,他們對待異議分子和反對派的方式都一樣。這就是典型的衣索比亞──法律是拿來讓反政權者和批評者噤聲的工具。」

post title

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民眾揮舞著國旗替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作戰的政府軍加油。

路透社/達志影像

WHO幹事長遭控協助買武器

除了阿沃遭到衣索比亞當局的猛烈批評,目前人在瑞士日內瓦擔任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的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難逃當局圍剿。過去,提格雷族出身的譚德塞,曾替「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帶領的政府服務,現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的陸軍參謀長就指控譚德塞協助「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採購武器。

對此,譚德塞嚴正否認,他說:「我為我的老家衣索比亞心碎,我呼籲各方為和平努力,並且確保平民的安全,以及他們獲得醫療和人道救援的管道。」

兩者都不承認對方

英國學者阿沃表示:「人們需要的是政府更有耐心、更包容地統治,並且給和平和調停一個機會。然而,無論是阿比還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兩者都在為戰爭做準備。」

「2019年,阿比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成員趕出內閣,今年又宣布國會大選延期。結果『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自己在提格雷州舉辦大選,他們不承認阿比是衣索比亞的總理。阿比也說,他不承認『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合法性,這就是為什麼會導致戰爭的原因。」

post title

在衣索比亞提格雷州和蘇丹的邊界,許多提格雷族帶著為數不多的家當逃離戰火漫天的家園。

路透社/達志影像

萬惡的「民族聯邦主義」

在衣索比亞貢德爾大學教書的學者曼尼可(Menychle Meseret)則有不一樣的看法,他支持阿比的作法,並且說阿比終結了威權統治。

曼尼可說:「阿比解除了對政黨的禁令,他改善了獄政系統,他讓那些流亡海外的人可以回家,問題在有的政治人物抱持民族中心主義開始煽動暴力。」

曼尼可接著表示,這一系列衝突的中心都在 1991年「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掌權後施行的「民族聯邦主義」(ethnic federalism)──沿著不同民族的居住分界來劃分行政區。

「『民族聯邦主義』是我們一切悲劇的源頭,這麼做讓不同民族認為他們擁有居住的區域,非我族類不得居住在該地區,你會被趕出去、被燒死或被殺害。」因此,阿比要力抗「民族聯邦主義」。

post title

對於那些孑然一身逃離戰爭的難民們來說,他們對重返家園不抱任何希望,只能想辦法在蘇丹的難民營中待下來,再考慮下一步。

路透社/達志影像

你的英雄 我的奴隸主

然而,阿比的批評者表示,阿比拋棄「民族聯邦主義」的做法宛如重回帝王統治時期,當時從衣索比亞皇帝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到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isse)都逼迫不同民族同化成他們的安哈拉文化(Amhara culture),雖然許多安哈拉人否認他們有這麼做過。

美國非洲之角研究事務機構學者費薩爾(Faisal Roble)表示:「阿比的作法越來越像衣索比亞的傳統權力結構,該權力結構圍繞著安哈拉人和像他一樣高度被同化的奧羅莫人(Oromos)。」

「阿比稱讚孟尼利克二世,他重建了孟尼利克二世的皇宮,他說他想要讓衣索比亞再次偉大。然而,他浪漫化後的衣索比亞留下的是一個被邊緣化民族厭惡的衣索比亞。他認為是大英雄的皇帝,別人認為是他們的奴隸主和征服者。」

post title

11月7日這天,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一名男子正在看封面印著衣索比亞總理阿比照片的新聞雜誌。

美聯社/達志影像

偏好單一制政府

去年,阿比成立了繁榮黨(Prosperity Party,PP),用來取代將他推上高位的「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EPRDF)政黨。阿比表示,先前「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在全國十州內只治理了四州,透過創設新政黨,他能將控制權延伸到全國,除了提格雷州。

費薩爾說:「現在透過戰爭,阿比也控制了提格雷州。當阿比上台時,人們期待他帶來政治多元主義,並且進一步認可那些構成衣索比亞的民族的文化和語言權。但是,阿比偏好單一制(unitary system)的政府,而不是聯邦制的政府。」

不代表失去民族認同

對於支持阿比的衣索比亞學者曼尼可來說,阿比對所謂的政治多元主義不是個威脅,他說:「統一不代表你必須失去或隱藏自己存在上千年的民族認同,阿比想說的是:『讓我們遠離每個政治人物只為自己的民族著想的狀況。讓我們停止大屠殺。讓我們好好想想我們的國家衣索比亞,並且就像兄弟姊妹一樣,一起和諧地生活。』」

早知道,就不會提名阿比

然而,對於阿比將異議分子下獄一事,批評者認為這只會加深人民之間的歧見,也讓現在住在英國的學者阿沃後悔當初提名阿比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如果我早知道今天會變成這樣,我不會提名阿比。但是,這是一把雙面刃。諾貝爾和平獎給你政治上的資本,但也可能變成一種負擔,尤其當你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卻發動戰爭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