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風雲錄 翁山蘇姬被逮捕、軍方再掌權執政

by:山謬
7053

如果依照原訂計畫,今天本該是新任緬甸議員就任、開議的第一天,沒想到軍方卻突然發難,緬甸的未來也因此陷入誰都無法預測的處境裡。

post title

周一,緬甸傳出軍方發動政變、逮捕包括翁山蘇姬在內的多名政治人物的消息。消息傳出後,在日本,翁山蘇姬的支持者拿著她的照片,踩在一整片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來的照片上,表達他們對這場政變的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清晨政變

周一(1)早晨,緬甸突然傳出軍方發動政變的消息,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緬甸總統溫敏(U Win Myint)等政府要員通通被捕,多名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NLD)的重要政治人物也同樣遭到逮捕。

通信網絡也全斷

幾乎是同一時間,多個緬甸大城市的網路、電話系統也全數中斷,就連國營的緬甸廣播電視台(MRTV)也不得不臨時在Facebook上發文,宣布原訂播出的節目因遇上技術問題無法播出。

軍方:緬甸進入緊急狀態

政變消息傳出後不久,緬甸軍方透過旗下電視台宣布:緬甸將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期間的政權則轉交給現任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Min Aung Hlaing)負責。

post title

緬甸軍方指控這場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中舉辦的大選發生選舉舞弊事件,讓他們在大選中慘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印證政壇風聲

乍看之下,這場政變來得十分突然,其實一直都有跡可循。

去年 11月時,緬甸舉行了新一屆的國會大選,扣除掉保留給軍方的國會席次,這回共有 476個席次可供各路人馬競爭。最後,當中的 396席被翁山蘇姬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拿下;而背後有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僅拿下 33席。

大選舞弊風雲

巨大的差距令軍方十分不滿,自大選後便屢屢質疑這場大選的選民名單有問題,聲稱他們總共找到 860萬個錯誤,可能導致同一個選民卻有複數選票等問題發生,因此要求聯邦選舉委員會公開最終選民名冊以供查核。

然而,聯邦選舉委員會聲稱軍方當初用來比對、提出指控的選民名冊是早期錯誤較多的版本,正式投票採用的版本是錯誤較少的版本,且也沒有證據顯示這場選舉發生了「大到足以影響選舉結果或被稱為舞弊的錯誤」,因此並未應軍方要求公開最終選民名冊。

到底會不會政變?

在試圖申訴的同時,軍方也不斷對外放出要「採取行動」處理大選舞弊問題的風聲;然而,要怎麼處理這件事,軍方的說法光在上周就曾出現數次改變,先是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公開表示,如果有證實大選有違法情事發生,軍方不排除要推翻憲法;但在周末時,緬甸軍方又改口,聲稱軍方將保護、遵守緬甸憲法並依法行動,營造出不打算發動政變的氛圍。

post title

光是上個禮拜,緬甸軍方就數度改變它們的說詞,一下表示不排除要推翻憲法,一下又宣稱軍方將保護憲法並依法行動。圖為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來。

歐新社/達志影像

各國紛紛譴責

政變的消息傳出後,各大國際組織、美國、澳洲等國家紛紛透過聲明表達對這件事的關注,一方面譴責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的舉動,另一方面也要求緬甸軍方「尊重人民意願」,釋放被捕的政治人物,結束這場政變。

冒險發動政變

在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成員西夫頓(John Sifton)看來,這場政變恰恰反映了現下緬甸軍方依舊大權在握的局面,他說:「緬甸軍方從來沒有真正服從民選政府過,所以今日的政變某種程度上來說,只是反映緬甸的政治現實而已。」

不過BBC駐東南亞記者海德(Jonathan Head)則抱持了不一樣的看法,在他看來,軍方此舉也非毫無風險,因為他們在這場政變中不僅違反了憲法,更冒險逮捕了在緬甸國內擁有高支持度的翁山蘇姬,未來很可能得面對民間的強力反彈。

post title

在海德看來,緬甸軍方的政變並非毫無風險,未來他們很可能得面對翁山蘇姬支持者的強力反彈。圖為日本抗議緬甸政變現場的一名示威者,他當著鏡頭的面,將敏昂來的照片撕成兩半。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無論這場政變將如何收場,外界認為,它可能成為緬甸近代史上關鍵的一刻。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還能幹嘛?

除了軍方與民選政府間的權力拉鋸,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東南亞政治專家希伯特(Murray Hiebert)也將這場政變,視為對美國新任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一大考驗。

「拜登政府曾表示它將支持擁護民主、人權的人。但現在,美國早已制裁了緬甸軍方高層,因此具體來說,目前外界還不知道美國能立刻採取哪些具體措施。」希伯特說道。

關鍵時刻已經來臨

但不論這場政變將如何收場,在澳洲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的緬甸專家金斯伯里(Damien Kingsbury)看來,現在就是緬甸的關鍵時刻。

「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金斯伯里分析道:「要不是軍方干政就此終結,不然就是一場政變。中間沒有灰色地帶,現在就是關鍵時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