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如何在大銀幕上表演「喝醉」?

by:山謬
16136

你是否也曾懷疑過,電影裡演員喝醉酒的樣子,其實根本不是演技,反而都是演員們喝醉時的真實樣貌?

post title

演員們在拍攝喝醉酒的場景時,真的沒有喝醉嗎?

路透社/達志影像

到底有沒有喝醉?

每當在電影裡看見演員「喝醉」後的一舉一動,人們總會懷疑演員這根本不是演技,而是演員真實的醉態。最近一個引發討論的例子是影星麥茲米克森(Mads Mikkelsen),他在圍繞著酒精為主題的電影《醉好的時光》(Another Round)中,有一段喝得醉醺醺在碼頭上跳舞的片段。精湛的演出引發影迷的討論,更將「演員在拍電影時到底有沒有喝醉」再度成為熱門話題。

真的沒有喝醉

澳洲男演員理查羅森堡(Richard Roxburgh,下文簡稱理查)透露,絕大多數情況,演員都沒有喝醉,那些讓觀眾心生懷疑的畫面,往往都是演員精湛演技展現出的成果,他也分享了幾個演員在表演酒醉時常用,但人們通常不會注意到的小技巧:

post title

想要裝出一副喝醉的樣子,不妨試著假裝自己連一些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像扣扣子。

Photo: Taisiia Shestopal

別鑽研「該怎麼演才像喝醉」

比起細部的肢體動作,理查認為一個想要演好醉態的演員,「絕不能老想著要演出『喝醉』的樣子」。因為,一個喝醉酒的人通常不希望自己在別人眼中像個「喝醉酒的人」,因此如果演員們只執著「該怎麼演才像喝醉」上,實際表現往往不像一個真正喝醉的人。

集中精力在簡單的事上

想法對了以後,理查的第二個建議是「試著專心在一些明明就很簡單的事上」,好比扣釦子。

大部分人都不會覺得扣上鈕扣是多難的事,但對一個已經略有醉意的人來說,再簡單的任務都會因為酒精而顯得困難,導致他們必須花比一般人更多的時間、心思才能完成。

雙腳微微張開,努力尋找平衡

另一個一般人會注意到的細節,是喝醉酒後的站姿。理查表示,喝醉的人站起身的時候通常會因為感到一陣暈頭轉向,而把雙腳站得更寬,試著保持平衡,手通常也會扶在椅子上以取得支撐。

理查形容道:「儘管你很努力想要站穩身子,但身體的某一部分始終會感覺世界正在打轉。」

目光渙散

除了站姿,目光也是一大竅門,尤其是當一個喝醉的人在和另一個人說話的時候,他們的世界往往模糊不清,因此演員在表演喝醉、又需要與人對話的時候,千萬不能像往常一樣直視對方的眼睛,因為這對一個醉漢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醉的逼真還不夠

如果只需要演出一、兩幕醉酒畫面,理查的建議已經足以讓演員騙過觀眾的眼睛;但是對出演《醉好的時光》的演員們來說,騙過觀眾的眼睛只是基本要求。

這部電影描繪了四個好朋友在得知「人體內應該含有微量酒精,血液裡含有 0.05%酒精能使人更有活力」的說法後,決定親身實驗、不斷挑戰極限、最終這場實驗卻回頭影響了四人各自人生的故事。

整個劇情除了圍繞著酒精打轉,電影畫面更會不時提示觀眾畫面上主角們的酒測值,因此演員的「醉」除了逼真寫實,還得隨著情節發展,演出不同酒醉程度間的區別,才能達到這部電影的要求。

影星:開拍當下真沒喝

即便在這麼高的標準下,麥茲米克森透露,正式開機拍攝當下演員們依然沒有喝酒。換句話說,《醉好的時光》主角們醉醺醺的樣子,都是演員、劇組付出大量心血、反覆練習的結果。

post title

為了讓演員的一舉一動更貼近實際酒醉的情形,《醉好的時光》的演員其實曾親自體驗了一回各種不同的酒醉情形身體會出現的變化。

美聯社/達志影像

官方指標當參考

具體來說,是怎麼個練習法呢?《醉好的時光》的導演凡提柏格表示,為了讓演員能客觀參考不同酒醉程度會有什麼言行,劇組弄來了一份警方判斷酒醉程度的指標,上頭便清楚記錄了人在不同酒醉程度會有的反應。

舉例來說,酒測值 0.09的時候,人們通常會有些愛睏;酒測值 0.1的時候,人們通常會有點情緒化;到了0.11、0.12的時候,有人會情不自禁地開始唱歌。

實際喝看看

接著,凡提柏格在彩排階段、還沒正式開始錄影前特地準備了酒讓演員們試喝,並拿著酒測機確保演員們的酒測值與各幕畫面要求的相同,一旁的攝影機則從旁記錄下演員們的一舉一動。最後,拍攝團隊再和演員們仔細觀察不同酒醉程度對應的行為舉止。

對演員們來說,這個步驟讓他們注意到了平常幾乎難以意識到的差異。到了實際上陣表演的時候,這些小細節便構成了觀眾們觀影當下誤以為演員當真喝醉了的錯覺。

感覺不出來,但真的有差

就連演技向來頗受好評的麥茲米克森,也從凡提柏格的這個安排裡獲悉更多表演酒醉時可以精進的細節,讓他的「醉」幾可亂真。

「如果站在第三者的觀點來看,你很明顯能從人們提高說話的音量、肢體動作變得更隨興等細節,看、聽出這些人確實有點醉了。」麥茲米克森說道:「這些差異其實都還在社會規範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幾乎沒什麼變化,但喝醉的證據確實存在。」

post title

麥茲米克森透露,他從YouTube上得到不少如何把酒醉演得更真實的靈感。

歐新社/達志影像

看YouTube也很有用

除了劇組從旁協助提供的資源,麥茲米克森自己也為這齣戲大量的酒醉畫面做足了功課,他花了大把時間在YouTube上,看遍各種人們喝得醉醺醺的影片,觀察每個人喝醉的動作、反應,進而內化成為電影角色的一環。

摔倒不能用手扶

另外,麥茲米克森還掌握一個獨家訣竅:摔倒的時候絕對不能用手扶。「喝很醉的人在跌倒的時候不會用手去扶,」麥茲米克森分享道:「他們會直接用牙齒或是臉。」

因此在《醉好的時光》的片場裡,這裡四處都鋪滿了軟墊,就是為了讓演員可以盡情、安全地摔倒,不會因為出演《醉好的時光》而斷牙缺手。

最重要的秘訣

整齣電影拍下來,凡提柏格也看遍各種演員們為了騙過觀眾的眼睛所做的種種努力,但比起身為演員的麥茲米克森和澳洲演員理查羅森堡,他反倒認為「騙過自己」才是演員表演的醉態能否達到「真假難辨」程度的關鍵。

「這就像一種幻覺,你的大腦會以為『我現在就在我喝醉時會身處的情景中』,接著你便進入到喝醉的狀態了。」

所以,演員們在拍攝喝醉的時候,到底有沒有醉?

如果按照凡提柏格的觀點來看,也許演員們在表演酒醉的當下確實「喝醉」了,只不過他們不需要透過喝酒讓自己進入「喝醉」的狀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