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一現的自由破口 曾讓中國人能暢所欲言的Clubhouse

by:阿雀
6384

近日,受到許多名人加持,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迅速竄紅,能夠和世界上任何人對談的機會,以及直播結束後就刪除記錄不留檔的特性,都讓許多人對它趨之若鶩,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中國人......

post title

Clubhouse在最近迅速竄紅,不少人覺得它很快就會在中國消失,又或是,「它曾經存在過」就是一場奇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只能說話,沒有留言

在「Clubhouse」,說話是唯一的溝通方式。用戶不能發文,也沒辦法傳圖片,當然也就不行留言,大家只能自己打開「房間」,又或者加入別人的「房間」,才能透過直播語音的方式接收到訊息。

受邀才能進入

但是,想加入Clubhouse,可不是點開應用程式商店按下下載就好,如同現實的人生一般,你必須受人「邀請」,才能得到入場券——進入Clubhouse裡面聽人聊天。

不好得到,越想得到

也就是說,如果你身邊沒有Clubhouse用戶的話,很抱歉,你就算下載了app,如果沒有真的受邀的話,還是不能使用。再加上目前Clubhouse的應用程式只能從蘋果的App Store下載,種種侷限性反而讓它越來越紅。

post title

目前只有iPhone可以安裝Clubhouse,使用Android系統的手機或電腦都無法下載。

美聯社/達志影像

花錢只為獲得邀請資格

目前,對不少人來說,最快的方式就是取得Clubhouse的邀請碼來開始使用該app。像在中國的購物網站淘寶,就有人在販售Clubhouse的邀請名額,價格在 150到400人民幣不等(折台幣約 650到1700元)。甚至有店家的店名就叫「Clubhouse邀請碼」,它在上個月以最高 329人民幣(折台幣約1430元)的不等價格,出售了超過 200個邀請名額。

什麼都能聊,什麼都好說

那麼在Clubhouse,究竟能聊些什麼呢?答案是什麼都能聊,用戶在開設帳號的時候就可以選擇追蹤科技、商業、健康、日常等主題,或是追蹤特定用戶,你追蹤的越多,能夠接觸到的「房間」種類和數量就越多。

post title

透過Clubhouse的「房間」,用戶可以跟世界各地的人暢聊任何話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號稱不錄音、不存檔、不留記錄

而所謂的「房間」,就是指一個對話的頻道,進去後你可以選擇只安靜聆聽,但也可以按下「舉手」的按鍵,向房間的主持人表示你想說話,一旦獲得同意,就能獲得發言權。

在整個過程中,Clubhouse都不開放語音錄製選項,系統表示不會進行備份錄音,「理論上」保證了眾人的隱私,也使得很多人能夠放心在上頭暢所欲言。

隱私安全還是有疑慮

不過,一切還是有例外,目前早已有許多名人的發言被側錄下來,並公開到影音平台上頭,美國最大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Tesla)的CEO馬斯克(Elon Musk)就是其中一位;此外,在Clubhouse的使用者規範也提到,如果有人或房間被檢舉的話,Clubhouse保有短暫錄音以作為調查用途的權力,待調查結束後才會刪除錄音。

還有許多媒體指出,Clubhouse的聲音技術是透過總部設於中國上海的網路科技公司「聲網」(Agora Inc.)支持,引發了大眾對個人隱私的疑慮,特別是擔心其語音數據可能會被保存記錄。不過直到目前為止,聲網和Clubhouse的官方並沒有對此多做回應。

post title

因為馬斯克等名人加入,使得Clubhouse在近日迅速竄紅,他們的發言也被「房間」的其他人錄下,放到影音平台上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聊那些「不能說的秘密」

但即使存在風險,對很多人來說,這裡還是給了他們自由發言的機會,讓他們能在Clubhouse裡和世界各地的人聊那些不被國家允許的話題,卻又不會過度曝光自己的身分,招致危機。

身在網路長城內的中國人就特別有感觸,雖然Apple在中國的應用程式商店並沒有上架Clubhouse,但只要再設立一個外國帳號,甚至也不用「翻牆」,中國用戶就還是能夠輕鬆進入Clubhouse。

因此,許多來自中國的用戶會在「房間」裡談那些被官方禁止討論的議題——像是香港民主與《國家安全法》、新疆的集中營及種族議題,以及和台灣之間的關係,又或者是中國於 1989年發生的天安門事件等。

post title

香港民主與《國家安全法》在中國向來是危險議題。圖攝於 2020年12月底,部分聲援者在法院外舉著「釋放 12港人」、「港區國安法違憲」等標語,要求中國釋放 12名渡台失敗的香港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新疆再教育營,官方名稱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根據外媒報導,目前至少有一百萬維吾爾人被強迫送進「再教育營」中進行思想改造。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真誠且和平的對話時間

在推特,用戶User Arendt HuTong就提到自己正好遇上了新疆維吾爾人、記者們,以及中國人的多方談話,他形容整個過程是「真誠且和平的」,讓他激動到要哭泣;之後,話題甚至還轉向香港的現況,他說:

「對中國的使用者來說,Clubhouse最重大的意義或許是讓普通人們能夠擁有沒有經過審查的溝通與對話。」

類似的意見也可以見於華裔美籍的podcaster郭怡廣(Kaiser Kuo),他認為這些房間裡的言論「令人驚奇的坦白」。

反對意見

當然,也不是所有參與過Clubhouse的中國人都是這樣的態度。

中國的知名意見領袖「兔主席」任意(Zen Yi)就在他的微博上表示,在海外華人居多的情況下,他認為Clubhouse可能會變成一個只有單邊意見——一個只有「反共產」、「反體制」和「反中國」論點的地方。

post title

微博在本週一(8)終於做出行動,Clubhouse相關討論的標籤都已無法再進行搜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果然還是被ban掉了

也因此,在言論自由毫無限制的情況下,對於Clubhouse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被中國官方封鎖,許多人都感到非常意外,例如上週日(7),一間講中文的房間所討論的主題便正好是「Clubhouse什麼時候會被牆了呢?」

而就在昨天(8),大家最不希望的事還是發生了——Clubhouse真的在中國境內「被消失」了。在中國的用戶發現在不翻牆的情況下,「房間」列表都跑不出來;或是在綁定手機號碼後卻收不到驗證碼或別人送來的邀請函。

在當地時間晚上八點左右,超過十萬的微博用戶陸續發文表示自己的Clubhouse已經不能再使用,並加上標籤「#Clubhouse被牆」;隨後,微博上關於這個標籤以及「#Clubhouse」的搜索都變成了「沒有結果」。

post title

如果用微博的手機版網頁或是APP搜尋「#Clubhouse被牆」的簡體中文,搜尋結果會顯示「根據相關法律和政策,話題頁未予顯示」。

Photo: 微博
post title

同樣的,即使僅僅是搜尋「#Clubhouse」,結果依舊是「根據相關法律和政策,話題頁未予顯示」。

Photo: 微博

環球時報:大家擔心反中言論

在種種討論Clubhouse被封鎖的消息中,中國用戶們也發現早在Clubhouse被鎖前,其實一切多少有跡可循,像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報導就稱,中國用戶認為Clubhouse會被當成宣傳反中的平台,並為此感到擔憂——或許他們的標題也已說明一切:「中國的用戶表示:Clubhouse才不是『言論自由的天堂』」。

出現複製品

而且,目前也已經有人跳出來說自己做出了類似的東西——像是加密貨幣波場幣(TRON)的創始人孫宇晨(Justin Sun)。

孫宇晨在推特宣布自己製作了一款中國版本的Clubhouse,並將它命名為「Two」,目前Two已經可以在中國境內下載,但僅提供中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