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谷中迴盪的哨音 如同鳥鳴的西班牙哨語

by:阿雀
2786

在陡峭的山壁之間,幾名登山客在崎嶇的小徑上前行,突然,一陣清亮的哨音自遠方傳來,在山谷之中不斷迴盪......

post title

在西班牙的戈梅拉島,人們不只用說的方式對話,也用「吹哨」的方式對話。圖僅為示意圖,非戈梅拉島島民。

Photo: Myrmi

戈梅拉島哨語

這裡是西班牙的加納利群島(Canary Islands)中的一座島嶼「戈梅拉島」(La Gomera)。吹出哨音的,是現年 71歲的島民馬奎斯(Antonio Márquez Navarro),他正在用「戈梅拉島哨語」(Silbo Gomero)邀請遠方的登山客參加他們的活動。

「我們要來殺豬了,過來這裡一起參與吧!」馬奎斯這麼「說」,然而遠方的客人無法理解他的意思,於是只在哨音出現時停頓了一下,隨後就繼續前行。

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介紹戈梅拉島哨語的影片中,可以聽見哨語如鳥鳴般的美妙聲音。

post title

一名戈梅拉島島民正在示範如何使用哨語。

Photo: Diego Delso

牧羊人的溝通方式

馬奎斯表示,在他年輕的時候,通常都是牧羊人在小徑上走著,當他吹出哨語時,牧羊人同樣會用哨語回覆他,聲音既嘹亮又清晰;但隨著時代演進,不懂哨語的人越來越多,這樣的打招呼方式,也就漸漸無法被理解,或甚至被回應了。

傳遞訊息的替代方案

而哨語之所以會被發明,其實是島嶼上的地形使然。在戈梅拉島上,高山和高原錯落,有時候,即使人們的水平距離很短,卻得花費很多時間上山下山才能跟彼此碰面。

於是,吹哨就變成了傳遞訊息的替代方案,哨音能傳遞的距離比起大吼大叫還要遠,雖然有時候會受到風速跟風向影響,但在相距 2英里(約 3.2公里)的山谷之間,聽到彼此的口哨聲,絕對都是沒問題的。

post title

戈梅拉島地形陡峭,高低錯落,使得島民要花費很多時間上山下山才能跟彼此碰面跟對話。

Photo: Tony Hisgett

用音調跟長度代替字母

所謂的哨語,是用不同音調,以及不同音長去呈現不一樣的哨聲,哨聲可以對應上不同的西班牙語字母,因此,在有高有低、有長有短的組合後,單純的哨音就變成了一個字詞,或一個句子。

但是,有趣的是,因為西班牙語的字母比哨音的種類還要多,所以在戈梅拉島哨語中,一個聲音可能有多個意義,有的時候還會造成誤解。

雞跟鯨魚傻傻分不清

比方說「sí」是西班牙語的「是」;「ti」則是西語的「你」,但這兩個詞,在戈梅拉島哨語中的發音都是一樣的。

可是有時候,複雜的組合也讓人難以辨認,像是「gallina」(雞)和「ballena」(鯨魚)的哨語聽起來就很像。

一名教授戈梅拉島哨語的老師門多薩(Estefanía Mendoza)就表示:「當一個詞被放在句子裡的時候,你可以清楚地理解對方是要指什麼動物,但只單純吹出那個詞的話則不然。」

post title

吹哨的手勢沒有限制,重點是要找到那個最適合自己、哨音最嘹亮清楚的方法。

Photo: Jomegat

發音比理解更困難

另一方面,在學習上,吹出正確的哨音,其實比起記住哨音代表的字母還要困難許多。大部分人會將手的指節放到嘴裡吹哨,有些人則是會使用單手的兩根手指頭頂端,還有些人會兩手並用,各伸出一根手指頭。

「唯一的規則是找到能夠容易吹出哨音的那根手指頭,不幸的是,有時候就是哪根都不管用,」戈梅拉學校哨語計畫的統籌人員柯利亞(Francisco Correa)說:「有一些長輩從孩提時就能夠聽懂口哨語,但他們自己卻從來都沒辦法吹出清晰的哨音。」

十五世紀時就有記錄

雖然現在戈梅拉島哨語使用的是卡斯提亞西班牙語(Castilian Spanish),但在西班牙征服整個加納利群島前,島上的原住民就已經在使用哨語了,十五世紀的探險家就有記錄哨語的存在。

可是在西班牙征服加納利群島後,數個世紀過去,原住民的語言漸漸消失,戈梅拉島上的哨語也改成了以西班牙語作為溝通語言。

post title

雖然隸屬西班牙,戈梅拉島所在的加納利群島其實位在非洲的西北海外,離摩洛哥只有 100公里的距離。

Photo: Chipmunkdavis

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

2009年,戈梅拉島哨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UNESCO的官網上提到,因為島上的居民超過 2萬2千人,戈梅拉島哨語於是成為了「世界上唯一發展成熟,並且被一個大型社群使用」的哨語。

科技引發失傳危機

只不過,隨著科技演進,戈梅拉島哨語不再是溝通的必要管道,使用的人逐步減少。1999年,當地政府通過法律,將戈梅拉島哨語的教學列入義務教育。在戈梅拉島的學校,六歲以上的孩子每周得上半小時的哨語課,理解哨語跟使用哨語都是教學的範疇。

不同世代難以用哨語溝通

但是,即使學校有在教授哨語,有時候上一代的人還是很難用哨語跟年輕一輩溝通。

46歲的農夫梅沙(Ciro Mesa Niebla)就表示:「我是個山地人,在家裡學會哨語,好在全家一起務農的時候使用,我不懂那些在學校學習哨語的孩子們所使用的詞彙,那對我來說有點太時髦了。」

post title

圖為戈梅拉島上的市鎮一景。

Photo: Diego Delso

將哨語運用在旅遊業

近年,戈梅拉島旅遊業蓬勃發展,一名 16歲的少女達利亞斯(Lucía Darias Herrera)之前曾在旅館進行哨語表演,她甚至可以將哨語改成德文,因為戈梅拉島的德國觀光客特別多。

疫情讓哨語發展受挫

但是,在去年春天,COVID-19(武漢肺炎)席捲了全世界,戈梅拉島當然也無法倖免,每周在旅館的哨語表演只能黯然暫停;學校的哨語教學也因此受到影響。

哨語計畫統籌人員柯利亞就指出,戴著口罩讓老師難以在練習哨語時協助孩子調整手指頭在嘴巴的位置,除此之外,年幼的孩子常常會花費很大的力氣在吹氣。

「那根本是在噴口水而不是吹口哨。」柯利亞說。因此,吹出哨語的課程只好暫時喊卡,孩子們現在只能透過錄音學習哨語的意思。

post title

戈梅拉島地形高低錯落,島民倚山而居。

Photo: Enzo

不只戈梅拉島有哨語

事實上,並不是只有戈梅拉島有哨語,其所在的加納利群島中,有許多島嶼也有自己的哨語,只是戈梅拉島是現今將哨語保存得最好的地方。

另外,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也有哨語,像是墨西哥、土耳其、希臘等地都有哨語的存在。其中,土耳其的哨語在 2017年也同樣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UNESCO同時認為它正面臨消失的威脅,需要緊急保護。

屬於島嶼的詩歌

回過頭來看西班牙的戈梅拉島,島民馬奎斯目前正致力於守護戈梅拉島哨語,他認為哨語不只是溝通的語言,它還是「屬於島嶼的詩歌」。

「就像詩歌一樣,哨語是特別且美麗的,它不需要『有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