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垃圾掩埋場比鄰而居 用拾荒維持家計的印度孩子

by:阿雀
3903

在堆積如山的垃圾中,一名年僅十歲的男孩阿里拿著大大的麻布袋,找尋可以拿去換錢的廢棄物......

post title

男孩阿里和一群牛正在尋找有價值的東西:能賣錢的回收物或是可以吃的食物。圖左的牛正叼著塑膠袋,似乎是要把它吃下去。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放學後的拾荒日常

在印度的阿薩姆邦(Assam state),十歲的男孩阿里(Imradul Ali)和他的家人住在古瓦哈提(Gauhati)的一處貧民窟裡。每到放學時間,阿里就會趕快跑回家,換下制服、帶上麻布袋,跑去隔壁的垃圾掩埋場拾荒。

在一堆堆的廢棄物中,阿里會尋找塑膠罐、玻璃瓶,或其他可以回收或販賣的東西,他的身旁還徘徊著許許多多的牛隻,這些牛正在從垃圾裡找出能吃的東西,可是有時候,牠們連塑膠也不會放過。

post title

阿里正準備要出門上學,他一邊穿著襯衫,一邊讓母親替他抹上髮油。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全家都是拾荒者

阿里來自一個拾荒家庭,他的爸爸、媽媽以及哥哥都依靠撿垃圾賺錢。一年多前,阿里也跟著加入了這個「家族事業」,好讓家裡的收入能夠再多一些。但是,阿里也表示,儘管他對未來仍沒有想法,他也不想一輩子都做拾荒。

「我想繼續去上學,我想要當一個有錢人,」阿里說。

一天100盧比

然而,拾荒其實也不足以負擔阿里一家的生活開銷。通常來說,阿里一天能夠賺到 100盧比(折台幣約 38元),至於他的其他家人們,則可以賺得約 250盧比(折台幣約 96元)。

這樣總和起來,一家子整天的收入也不過 350盧比左右(折台幣約 134元),阿里的母親貝格姆(Anuwara Beghum)就透露,只靠拾荒,是很難撐起全家的。

post title

阿里的母親站在家門外和阿里對話。從圖中可以看到,拾荒用的麻布袋被堆放在外頭。

美聯社/達志影像

疫情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當去年COVID-19(武漢肺炎)的疫情急速升溫的時候,阿里一家的經濟頓時變得更加糟糕,因為他們不能前往垃圾掩埋場,自然也沒辦法拿回收物去變賣。

封城的措施在阿里一家居住的地方實施了數月之久,這期間,他們都靠援助機構供應他們食物,才得以度過難關。

骯髒又危險的工作

救援團體透露,雖然沒有實際的數字,但印度大約有 400萬人依靠拾荒維生,這同時也是印度最主要的回收來源。可是,這裡的工作環境一點也不友善,拾荒者們日日接觸廢棄物汙染,卻很難獲得保障。

post title

當媽媽在煮飯的時候,阿里在一旁畫著他的著色本。

美聯社/達志影像

100名兒童中有5位童工

根據印度在 2011年的人口普查資料,印度 5至14歲的童工有大約 1,000萬人;尤其在阿薩姆邦,100名兒童中就有 5位是童工,而這裡面,當然也包括了以拾荒為業的孩子。

重拾課本遙遙無期

但是,隨著去年疫情開始肆虐,《新德里電視台》(NDTV)指出,有更多的孩子被迫放棄學業。或許是為了幫忙維持家計,又或許是因為沒有辦法接受遠距教學,這些孩子轉而開始工作,重拾課本的日子看來遙遙無期。

post title

阿里和牛穿梭在滿坑滿谷的垃圾中。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一間位於垃圾掩埋場附近的學校裡,阿里和其他孩子一同學習。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出門上學前,阿里換上了他在垃圾掩埋場撿到的鞋。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有時候拾荒還能找到可以玩的東西,圖中,阿里正在把撿到的氣球給吹大。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撿到的回收物被收集在了麻布袋裡,此時的天色也開始變得昏黃。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阿里手上捧著兩隻毛茸茸的小動物,這是他在垃圾掩埋場拾荒時撿到的小雞。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全世界有超過3.56億的貧困兒童

不光只是在印度,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 Group)以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 Children's Fund)的統計,全世界總共有 3.56億的孩子,也就是六個孩子中就有一個生活在極端貧窮的環境中——但這是疫情開始之前的數據,疫情之後的情況必然更加嚴重。

期望用教育終結貧窮

回過頭來,阿里或許還算幸運的,他的父親希望他能繼續去上學,好期待他長大後能夠自己開一間店,又或者是得到讓人夢寐以求的政府鐵飯碗,如此一來便能終結全家人因貧窮而受難的日子。

不過對阿里來說,他想實現的,是在未來擁有一台屬於自己的車。

阿里補充道:「還有好的食物跟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