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背包客採水果怎麼辦?澳洲缺工大危機

by:徽徽
12975

隨著澳洲防疫邊境管制即將滿一周年,農民們徹底感受到了疫情造成的影響──沒有來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幫忙採水果,他們的果園搖搖欲墜,連帶收入和精神狀況都出現問題......

post title

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利頓(Leeton)的一處葡萄柚園內,來不及被採收的葡萄柚紛紛落到了地上。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從業四十年 沒碰過這麼嚴重的缺工危機

在離墨爾本兩小時車程的謝珀頓(Shepparton),霍爾(Peter Hall)的蘋果園就在這裡。通常,他的蘋果園充滿來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假日時他們就會呼朋引伴到鄰近的維多利亞公園湖BBQ和露營。

然而,今年霍爾的果園很安靜,謝珀頓市中心也一樣,原本提供給背包客居住的青年旅館也幾乎空無一人。

霍爾表示,他的果園缺了 15名工人,這讓他必須和時間賽跑,想辦法趕快將樹上的蘋果採收下來,否則時間一長,原本香脆可口的蘋果會過熟,最後就只能拿去做果汁,甚至等著腐爛。

「在我 40年的從業生涯中,我們從來沒有碰過像這次一樣,這麼大的缺工危機,」霍爾提到,他懷疑這一次沒人來得及採收蔬果,「這真的很令人沮喪」。

post title

過去,澳洲果園要擔心氣候乾旱的問題,現在還多了缺工問題要煩惱。圖為位於新南威爾斯州獵人谷的一處果園。

路透社/達志影像

數千萬美元農作放到爛

現在,根據澳洲高級農業協會的統計,澳洲農業總共缺少 2萬6,000名工人,結果就是數千萬美元的農作爛在農場裡。

在維多利亞州,農人們不得已只好把成排的嫩菠菜和芝麻菜重新犁回土壤中,並且把水蜜桃直接送進切碎機;在昆士蘭州,柑橘農夫用推土機推平了好幾英畝的柑橘樹,並且讓藍莓放著爛;在西澳州,西瓜被切下來又埋進土中。

上述都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人力去採摘跟處理蔬果所致,這也讓澳洲農人和政府重新去思考過度仰賴背包客的下場。

過度仰賴背包客

身為一個年產值 540億美元(折台幣約 1兆5,400億元)的產業,澳洲農業有很大一部分仰賴來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參與。

從 2005年以來,澳洲政府對願意前往農場打工的背包客釋出利多,只要他們願意去農場打工三個月,他們的打工度假簽證就可以從一年延長為兩年。雖然這項好處同樣有開給前往營建業和礦業工作的背包客,但有 90%的背包客選擇去農場工作。

佔農業勞動力的80%

根據澳洲農業團體提供的數據,在沒有疫情的時候,每年有超過 20萬名背包客來到澳洲,他們佔了澳洲農業勞動力的 80%;現在,大概只有 4萬5,000名背包客待在澳洲。

post title

2017年,一名背包客正在雪梨一家背包客棧內找尋可以打工的機會。隨著防疫邊境管制解除遙遙無期,這樣的場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出現。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難吸引澳洲本地人投入

其實,澳洲政府很久以前就知道農業不可過度仰賴背包客提供的勞力,當局也在想辦法吸引澳洲本地人進入農業,然而成效不彰。

舉例來說,在沒有背包客幫忙採摘蔬果下,澳洲聯邦政府決定提供澳洲本地人補助,凡是願意前往農場工作的澳洲人都可以額外得到 6,000澳幣(折台幣約 13萬2,840元)的補貼,但前來申請該計畫者只有 350人。

太平洋島國的移工呢?

有鑑於此,澳洲政府把腦筋動到來自鄰近太平洋島國的移工身上。不過,雖然他們距離澳洲很近,但到澳洲依舊得先隔離兩周,相關安排並不容易。

post title

過去,澳洲的大街上時不時可以看到背包客出沒,但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連向來人滿為患的背包客棧都空無一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作物多種多損失

在背包客、澳洲當地人和太平洋島國移工這三條路都行不通的情況下,農人們擔心「多種多損失」,乾脆種少一點,連帶造成食物價格的攀升。

舉例來說,在昆士蘭州馬雷巴鎮(Mareeba)周圍經營木瓜園的法格(Paul Fagg)決定少種一點木瓜來止血。去年年底,他清掉了木瓜園中年紀比較大的木瓜樹,決定犧牲每月將近 10萬美元(折台幣約 285萬元)的收入。

「我們的產量掉了至少三分之一,這真的很令人沮喪,尤其我們這麼努力好不容易建立起人們對木瓜的需求。」

少種造成物價飆升

農人們表示,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規劃種植作物的周期,畢竟沒人想要作物收成時無人採收,最後的損失要自己吸收,而這樣的不確定性已經威脅到食物的價格。

根據澳洲新鮮農產品聯盟(The Australian Fresh Produce Alliance)的預測,在缺工的狀況下,澳洲生產的蔬果價格將飆漲 60%,並且像莓果這類特別勞力密集、需要人工採收照料的蔬果,價格的波動會更大。

post title

在雪梨的一間超市內,工作人員正忙著補貨。隨著農人減少種植作物的數量,澳洲生產的蔬果價格將跟著飆升。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扛不住壓力 身心出問題

在不確定生活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正常下,有的澳洲農人已經扛不住財務和心理上的壓力,精神狀況出了問題。

根據澳洲農業組織Growcom針對農人的調查,有四分之一的農人表示缺工已經影響到他們的身心健康,最常見的包含他們必須要增加工時、壓力跟著提升、失去信心,以及出現憂鬱的狀況。

人不夠種不了草莓

昆士蘭州瓦穆朗鎮(Wamuran)皮納塔農場(Piñata Farms)的總經理史格(Gavin Scurr)就說,他們最近為了旗下覆盆子農場請了一位新的經理,因為前經理壓力過大入院治療了。

對皮納塔農場來說,工人不夠就代表它們無法採收 400萬籃的草莓,這將讓公司損失 550萬美元(折台幣約 1億5,686萬元)。除此之外,皮納塔農場還有 300噸的鳳梨無人採收。

「我們本來打算在接下來的冬天種草莓,但我們沒有足夠的勞力去建立種草莓的基礎設施,根本不用談要種了。」

post title

在澳洲一處草莓園內,一名農人手上拿著剛採收下來的草莓。

Newscom/達志影像

沒人來只好自己做

在同樣位於昆士蘭州的一座菜園內,菜農布里博康(Mitch Brimblecombe)表示,當他去電人力仲介安排工人來菜園工作時,人力仲介直接跟他說現在一個人都沒有。許多農人都碰到了一樣的情況,他們只好從早做到晚。

澳洲農業組織Growcom政策倡議經理夏隆(Richard Shannon)說:「有許多農人自己去農場採收農作物,有時到晚上還在採收,這真的對他們的身體健康造成損害。」

「看著他們的心血就這麼被浪費,有的蔬果還需要他們長達 12個月以上的照顧──他們的生計在這裡岌岌可危。」

期待幫手早日出現

現在,農民們最希望的就是全球疫情獲得有效控制,澳洲能夠開放邊境管制,讓背包客們能再次重返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