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梅根與歐普拉的世紀專訪 英國王室:重視兩人想法,將私下處理爭議

by:山謬
4740

在卸下資深王室成員身分離開英國後,7號的這場專訪是英國哈利王子夫婦首度同台受訪。在這場專訪裡,兩人帶來了無數獨家的王室內幕,從家庭、心理健康到種族主義等議題無所不包,在震撼全球之餘,也讓英國王室身陷一場棘手的風暴。

post title

在宣傳好一段時間後,哈利、梅根兩人接受電視主持人歐普拉的專訪總算於日前正式播出。

美聯社/達志影像

萬眾矚目的專訪

在宣傳近一個月後,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哈利(Harry)和其夫人梅根(Meghan)接受美國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的專訪,總算在 3月7日於美國正式播出。在這場專訪中,雙方的話題包山包海,種族主義、媒體、心理健康等都涵蓋在內,一路從去年兩人放棄英國資深王室身分的內幕,談到了兩人的兒子亞契(Archie)即將有個妹妹的消息。

梅根:我曾經想自殺

梅根透露,打從她開始和哈利約會起,她便受到了大量英國媒體、八卦小報的關注,無數充斥著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的報導令梅根不堪其擾。

終於,在 2018年新婚後的某一天,梅根在受訪中告訴歐普拉,她知道自己再也受不了,「我就是不想活了」。

「那是個非常清晰、真實、令人恐懼又持續了好一陣子的想法。」梅根在專訪中表示。此後,儘管梅根曾多次找上王室官員,希望能取得外界的協助,「他們(官員)給我的回答是不行,因為那對王室而言並不好看」。

post title

梅根透露,在王室生活最低潮的期間,丈夫哈利是給予她最多支持、陪伴的人。

歐新社/達志影像

哈利是最大的支援

毫無疑問的,在梅根王室生活的低潮期,丈夫哈利是最能理解,也給予她最多支持的人。這或許與哈利自己曾經歷過類似的事件有關——哈利的母親黛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正是為了要躲避狗仔隊的追逐,最終在巴黎發生嚴重的車禍事故而辭世。

但除了丈夫哈利,英國王室鮮少公開給予梅根支持,公關、新聞部門也很少主動替他們澄清不實報導,梅根告訴歐普拉:「王室寧可撒謊保護其他王室成員,也不願澄清事實來保護我和我的丈夫。」

post title

梅根認為,亞契(中)的族裔、膚色是他最終無法獲得王子頭銜,連帶失去相關維安措施的關鍵。

歐新社/達志影像

亞契的膚色會不會太黑?

在兩人的兒子亞契誕生後,王室內部的種族主義問題開始浮上檯面。根據梅根的說法,曾有一名王室成員在梅根懷孕期間私下表達過對亞契膚色的關切,「擔心亞契的膚色究竟會有多黑」。梅根相信,亞契的膚色、族裔,就是亞契最終無法獲得「王子殿下」(HRH)頭銜,連帶失去相關維安措施的關鍵。

然而,當歐普拉試圖追問這名王室成員的身分時,兩人以「透露會重創對方形象」為由,拒絕透露更多資訊。

亞契依法不會馬上有王子殿下頭銜

不過梅根的說法其實仍有待商榷,因為根據BBC的說法,按照目前英國王室的王位繼承順序以及給予頭銜的規定,只有現任君王的子女、現任君王兒子的子女和王儲的長孫,才可以獲得「王子/公主殿下頭銜」。

因此,目前只有威廉王子的長子喬治(Prince George)在一出生的時候就取得「王子殿下」的頭銜,他的妹妹夏綠蒂(Charlotte)以及弟弟路易(Louis),則是因先前女王破例介入,這才取得同等頭銜。

未來,倘若查爾斯王儲繼位成為英國國王,那麼亞契就會因為身為「現任君王兒子的子女」,而得到「王子殿下」的頭銜。

post title

在專訪中,哈利夫婦坦言,八卦媒體以及種族主義的陰影是去年兩人最終決定離開王室的關鍵。

歐新社/達志影像

離開英國的真正原因:八卦新聞、種族主義

談到兩人去年突然離開英國王室的決定時,哈利坦言,王室內、外的種族主義陰影,以及八卦媒體沒日沒夜的報導,是當時促成兩人決定離開英國的關鍵。

然而,這個決定也造成了哈利和父親查爾斯王儲、哥哥劍橋公爵威廉王子(HRH Prince William, Duke of Cambridge)的關係生變,查爾斯王儲一度拒絕接聽哈利的電話,讓哈利感到萬分失望。

「我感到很失望,」哈利說道:「因為他(查爾斯王儲)也曾經歷類似的事情(黛妃離世),他很清楚那種感覺有多難受。」

小報對王室「近乎偏執」

在哈利看來,英國的八卦小報對王室新聞的熱衷「近乎偏執」,創造出一個充斥著「控制和恐懼的有毒環境」,而英國王室的成員們,像是哥哥威廉王子、父親查爾斯王儲等人,都活在對英國媒體們的恐懼裡無法脫身,就連他自己也曾是其中的一員。

「他們受困其中卻沒法離開,」哈利表示:「我非常同情他們的處境。」

還談了什麼?

除了這些重磅性的話題,兩人也在專訪中透露不少小故事,像是:

  • 在當年盛大的婚禮前三天,哈利和梅根就已經秘密成婚。
  • 大約在今年夏天左右,兩人的第一位女兒就將出世,意味著亞契很快就會成為一位哥哥。
  • 梅根在婚禮籌辦期間確實曾與威廉的妻子凱特(HRH Catherine, Duchess of Cambridge)因花童禮服起爭執,但落淚的是梅根,而非媒體報導的凱特。不過,如今兩人已經和好。
  • 兩人在抵達美國後不久,主要的開銷都是靠黛安娜王妃留給哈利的一筆錢支應,這也是兩人當初決定與Spotify、Netflix簽約合作的原因之一。
post title

在專訪播出後,隔天一早英國大大小小的媒體紛紛以大版面報導這場專訪。

歐新社/達志影像

「梅根式流亡」

儘管專訪播出時正值英國深夜,許多媒體依舊全程文字直播,兩人在專訪中指責的八卦小報,也紛紛在隔天早上以頭版頭條報導兩人的專訪,但焦點幾乎都鎖定在「梅根曾想自殺」、「亞契膚色引爆的種族主義疑雲」等,或是自創新詞,像是《太陽報》(the Sun)便以「梅根式流亡」(Megxile),嘲諷梅根如今與王室間的裂痕。

至於親王室的媒體,則是大力指責兩人「背叛了女王和英國王室」,《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便聲稱這場專訪堪稱「哈利夫婦自私地與歐普拉在電視上聊天」。

支持者大有人在

不過,支持哈利夫婦者亦大有人在,不少人都十分讚賞梅根願意出面揭露問題,甚至自曝心理健康問題的勇氣,梅根的好友女網名將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在專訪播出後不久,便發布Twitter形容「梅根的一言一語顯示了她所經歷的傷痛」,並說道:「我希望未來梅根的女兒、你我的女兒,都能活在一個相互尊重的社會裡。」

先前在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就職典禮上朗讀詩作而爆紅的美國詩人戈爾曼(Amanda Gorman)則說:「梅根是英國王室做出改變、與新時代和解並重獲新生的絕佳良機,但他們不僅虐待她,也錯失了機會。」

post title

在哈利、梅根夫婦的重磅專訪後,媒體紛紛蜂擁至白金漢宮外,等待英國王室的官方回應。

歐新社/達志影像

王室:重視兩人的想法

在沉寂了大約 36個小時後,英國王室總算發表聲明回應兩人的這場專訪。在聲明中,王室聲稱兩人的種種指控,「特別是種族主義」尤其令人擔憂;至於那些對家族成員的不滿,王室則認為「某些回憶不免有所差異」,但王室非常重視兩人的想法,並有意在家族內部處理這些問題。

抹不掉的種族主義指控

英國伯明罕城市大學(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的客座教授賴德(Marcus Ryder)認為,在排除各種家庭糾紛的戲碼後,「你會看見一個近代史上第一位進入英國王室的黑人女性,站在最高點向王室提出種族主義的指控」。這對王室的影響非同小可,甚至可能對整個英國的王室制度帶來重大改變。

「我們一直在提倡『多元』的重要性,但『多元』在世襲規則面前又是如何呢?」賴德質問道,接著表示:「梅根的意思似乎是兩者間其實有衝突。」

前BBC的王室記者亨特(Peter Hunt)也說:「哈利夫婦對王室的種族主義指控會延續好一段時間,王室不可能將它從集體記憶中抹去。」

post title

毫無疑問的,哈利、梅根兩人的專訪已經將英國王室捲入一場巨大的風暴當中。圖為英國女王一家,左起:查爾斯王子、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查爾斯王子的第二任妻子卡蜜拉(Camilla, Duchess of Cornwall)、女王本人、梅根、哈利王子、威廉王子、威廉王子的妻子凱特。

歐新社/達志影像

想要隱私又接受專訪?

而面對哈利王子對媒體,尤其是小報「偏執」、「創造有毒環境」的指控,英國編輯協會的執行長默里(Ian Murray)立刻反擊,表示「英國媒體才不偏執,也不會輕易放下它們問責有錢有勢者的重要角色」。

不只如此,他也抓住兩人一方面抱怨英國媒體入侵私生活,另一方面卻又在美國媒體上暢談家庭內幕的行為,抨擊兩人的舉動「很奇怪」。

一個失能家庭的第一手證據

綜合上周王室宣布將調查梅根疑似欺壓王室工作人員的情事,前BBC王室記者亨特認為雙方間一場爭奪話語權的大戰已然開打。他也趁著這次機會,向所有關注英國王室消息的人們問道:「對於哈利、梅根離開王室的真正原因,我們該如何下定論?是該相信兩個小時的歐普拉專訪,抑或是相信那些梅根霸凌王室工作人員的指控?」

無論如何,兩人與歐普拉的專訪已經注定留名歷史,王室歷史學家萊西(Robert Lacey)也相信這場專訪將會持續發酵好一段時間,因為這場專訪不僅再度展現了夫婦倆的人格特質,「更是關於一個失能家庭的第一手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