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駐英大使遭「政變」 札瓦爾敏遭反鎖、撤職

by:山謬
3226

周三傍晚,正當緬甸駐英國大使札瓦爾敏準備返回大使館時,卻發現大使館的同事對他發動一場「政變」,把他鎖在門外,讓他不得其門而入。

post title

周三(7)傍晚,緬甸駐英國大使札瓦爾敏(中間黑衣者)尷尬地發現:他的大使館同僚對他發動了一場「政變」。

美聯社/達志影像

被「政變」的大使

周三(7),前緬甸駐英國大使札瓦爾敏(Kyaw Zwar Minn,音譯)遭遇極為尷尬的狀況:緬甸駐英國大使館的武官發動一場「政變」,把他鎖在門外,拒絕讓他進入大使館。

不讓你進門

札瓦爾敏形容,整起事件「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像發生在倫敦市中心的政變」一樣。「他們(在大使館中的職員)拒絕讓我進入大使館,」札瓦爾敏無奈地告訴前來採訪的英國記者:「他們說接到了緬甸政府的指示,所以他們不會讓我進去。」

到了周四(8),軍政府更是直接去函英國外交部,正式免除札瓦爾敏駐英國大使一職。根據《紐約時報》的消息,駐英國大使一職將改由原本緬甸駐英國的副大使,也是在這次「政變」中與武官聯手的齊溫(Chit Win)接任。

在大使館外,札瓦爾敏正在與前來協助的英國警察交談,試圖找出解決現場困局的方法。

2013年接任駐英國大使

札瓦爾敏從 2013年起就被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指派為駐英國大使。今年 3月,他看見緬甸境內的局面有失控的趨勢,特別以大使的名義敦促軍政府釋放翁山蘇姬、盡快結束這場政變。不久後,他也在BBC的採訪中呼籲軍政府、示威者盡快罷手,指出「緬甸現在已經很分裂,隨時都有爆發內戰的風險」。

然而,即使他曾為翁山蘇姬講話,但從政變至今,札瓦爾敏依舊強調他的中立立場,所作所為也都不是叛國。

國內戰況越演越烈

但是也的確如他在採訪中預測的一樣,緬甸國內的局勢確實有越來越激化的現象,直到周三為止,根據長年關注緬甸國內議題的媒體《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的統計,死於反政府示威中的人數已經上升到至少 596人,當中不乏年幼的孩童。

post title

在一波波的軍政府鎮壓行動中,緬甸的醫護人員、記者正因為他們的工作性質,而成為緬甸軍方最新的攻擊對象。圖為今年 2月反政府運動剛開始時,一名醫護人員對著周遭示威者喊話。

歐新社/達志影像

醫師、記者成新目標

在當前緬甸軍政府對示威者一波波的鎮壓中,醫護人員、記者開始成為軍警鎮壓時的頭號目標。

根據《美聯社》的報導,在周二(6)當天一場由醫護人員們發起的示威上,趕來鎮壓的軍警們不僅朝著他們開槍,還拿出震撼彈來對付現場的醫護人員們。另一名匿名受訪的示威者則說,當天的鎮壓行動其實從清晨 5點、醫護人員們剛聚集起來準備上街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那時參與示威的醫護人員才剛剛集結,就被駕車趕來的軍警們開車衝撞,最後還有 4名醫學生被捕。

醫院也成攻擊目標

除了攻擊示威現場的醫護人員們,醫院也開始成為軍警鎮壓示威時的重要攻擊目標,目前已經傳出至少 28起醫院遭軍警攻擊的案例。對此,聯合國發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特別譴責:「(在緬甸,)急救志工們遭到襲擊,軍警們也攻擊救護車,讓遭軍警攻擊而受傷的人們無法及時得到救援。」

post title

對那些在示威現場冒險紀錄真相的記者來說,掛著記者證、戴著頭盔等出現在街頭才是最危險的事,因為這樣一來,街頭的軍警們反倒知道誰才是他們首先該攻擊的對象。

歐新社/達志影像

媒體證反而成活靶

至於那些在街頭掛著記者證、穿戴寫有「媒體」(Press)字樣的頭盔和背心的記者們,也漸漸發現在他們冒死紀錄真相之餘,這些裝備反而讓他們成為軍政府鎮壓示威者時的頭號目標。因此,最近很多記者開始拋棄這些裝備,隱身於示威隊伍中,好繼續他們的工作。

子彈真正的目標

在周六(3)緬甸南部齋托鎮(Kyaikto)的一場示威上,現年 36歲的記者烏斯圖(U Si Thu,音譯)在舉起相機準備拍照之際,他的左手掌被子彈擊穿。他相信,那顆子彈最初的目標不是手掌,而是他的頭。

「就算我身上沒有穿戴媒體背心、頭盔,但我帶了兩台相機在身上,所以很明顯就能看出我是一名攝影記者。」

「我很確定緬甸軍政府正有意識地針對記者,因為它們知道記者正在將緬甸當地發生的一切傳播到世界,所以它們千方百計地想透過逮捕、槍殺來阻止我們。」

post title

在周五(2)緬甸軍政府對克倫邦小鎮潘邦(Papun)發動空襲後,許多民眾都不得不逃離家園,到樹林、山洞裡避難。而近來除了空襲,緬甸政府也對克倫人的領地發動地面攻擊,更多民眾也因此流離失所。

路透社/達志影像

邊境、城市一樣慘烈

當鏡頭離開示威者、軍警激烈衝突的大城市,來到緬甸的邊境地區,這裡也沒有因為地處邊陲而比較平靜,甚至比起城市,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緬甸軍政府政變後不久,長久以來便盤踞在緬甸邊境、持續與政府當局對抗的少數民族武裝力量,像是克倫族(Karen)、克欽族(Kachin)等,紛紛加入了示威群眾一方,利用自己的武力保護地盤中的示威者們,先前甚至傳出他們主動攻擊軍政府部隊的消息。

就像一場全面的戰爭

對於克倫族的襲擊,軍政府隨即在 3月底對克倫族的領地發動空襲,而根據人道組織「緬甸自由遊騎兵」(Free Burma Rangers)成員尤班克(David Eubank)的說法,周二緬甸軍政府又對克倫人的領地發起一波地面攻擊,把村民們從家裡趕出來,導致至少 2萬人流離失所,很多人最終都得躲進附近的森林、山洞裡過夜。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現在緬甸的局勢似乎已經演變成一場全面戰爭,」尤班克告訴《美聯社》的記者,說道:「除非奇蹟發生,否則軍政府不會停止鎮壓克倫族,或是任何膽敢與它們作對的少數民族,就像它們從未停止殺害城市、平原上的緬甸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