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總統的搖籃說再見 馬克宏宣布關閉菁英文官學院

by:徽徽
5329

在法國,「國家行政學院」這所學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為它是法國高階官員的搖籃,多少總統、總理、部長和企業領袖都從這所學校畢業。然而,身為校友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宣布關閉這所學校,藉此推動法國停滯不前的社會流動,讓來自多元背景的學生都能靠著自身能力進入公務體系服務。

post title

圖為在法國頗負盛名的「國家行政學院」,這裡專門出產總統、總理、部長等高階文官以及商界領袖。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法國由ENA來統治

說到法國「國家行政學院」(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ENA),外界對它的第一印象就是「總統的搖籃」,這所學校出過四名法國總統、八名法國總理、政商界領袖更是比比皆是,現任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他指派的兩名總理也都出自這所學校,說法國由這所學校的校友(enarques)來統治,一點都不誇張。

菁英、特權味道濃

然而,ENA菁英、特權主義味道過於濃厚,校友們形成的權力小圈圈長期阻礙社會階級流動是這所學校最為人詬病之處。因此,即使身為校友,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周四(8)也不得不宣布關閉這所學校,並且以訓練國家文官的新學校「公共服務學院」(Institut du service public,ISP)來取代。

post title

圖為法國現任總統馬克宏(左)和前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右),他們倆人都曾就讀於法國國家行政學院。

Newscom/達志影像

推動社會階級流動

法國總統馬克宏表示,新學校將會繼續替公共服務領域訓練足以承擔高位的人才,同時也會貫徹廣納多元人才的任務,藉此推動社會階級流動,讓整個公務體系更透明、更有效率。

舉例來說,新學校的畢業生在真正準備好接任高位前,會到各地去增加第一線的經驗,且晉升不會再看年資,而是會聚焦於當事人的表現以及是否願意在各地服務。

馬克宏:不是要批評母校,但是......

與此同時,馬克宏強調關閉學校對「廣招人才而言是一場意義深遠的革命」,他並不想要加入批評母校的行列,「我不會忘記我從哪裡來,還有這所學校給我的訓練,我想要向它們的豐功偉業致敬」。

在馬克宏當選總統前,他先進入了巴黎政治學院(Institut d'Études Politiques de Paris,Sciences Po)就讀,畢業後轉往ENA,最後擔任法國經濟財政部部長,坐實了ENA是法國高官搖籃的稱號。

post title

法國國家行政學院成立於 1945年,這麼多年下來培養了一屆又一屆的法國政壇菁英,它也被視為是法國高階文官的搖籃。

Newscom/達志影像

由戴高樂所創 為了戰後復興法國

回顧ENA的歷史,這所學校在 1945年由時任法國總統的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於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創立,目的是為了訓練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法國各領域亟需的領導人才,而這所學校之所以設立在史特拉斯堡,便是因為這座城市曾經兩度自德國的併吞中復興。

法國皮卡第大學(University of Picardie)社會學家阿洛什(Annabelle Allouch)表示:「戴高樂一心一意想維護國家訓練高階公務員的控制權。」並且藉此清除那些和納粹政權勾結的公務員,將他們換成效忠戴高樂領導的新政府。

進入法國政府高層的途徑

而ENA成功地達成了這項使命,這所學校每年出產進入公務體系服務的高階公務員,主導了法國的政策走向和社會局勢。

「當你在談ENA,你在談的其實是進入法國政府高層的途徑,」阿洛什繼續說道:「這也是為什麼ENA和Sciences Po常常出現在新聞上:如果你能掌控這些學校,就代表你能掌控通往政府的路。」

post title

在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內,一群穿著西裝和套裝的人正在討論事情。每年,法國國家行政學院的錄取人數不到百人,入學考試出了名地困難。

Newscom/達志影像

入學考試出了名地難

不過,這條路上困難重重,ENA的入學考試出了名地難,往往錄取的學生都是來自特權階級。根據統計,每年ENA錄取的學生人數不到百人,他們得通過經濟學、法律、國際關係等小論文筆試,隨後由一群主考官針對國際政治等議題進行面試才能順利入學。

按照成績、志願分發

在ENA修習兩年後,學校會按照學生的成績和志願將他們分發到想要服務的政府機關,最頂尖的學生通常會加入法國最高行政法院、法國財政監察部以及法國審計院。

掌握公私領域的大權

而在他們離開公職後,常常會進入私人企業擔任高層,來回於公私領域者比比皆是,讓ENA的校友常常被和旋轉門這個形容詞畫上等號,而這也加深了民眾對政商界高層不接地氣、與真實社會脫節的印象,人們也開始質疑ENA當初成立的目的:用人唯才,不問出身。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國家行政學院的圖書館。根據統計,這所菁英學校的畢業生只有 1%來自勞工階級。

Newscom/達志影像

來自勞工階級只有1%

在這所學校中,大部分學生的家長本身就是高階公務員或是企業執行長,根據法國不平等觀察站(Observatory of Inequalities)的統計,父母從事高所得專業職業的學生入學機會是一般人的十二倍。而在最近一屆畢業生中,只有 1%的畢業生來自勞工階級。

學生背景太過單一

專門研究ENA的法國政治學家埃米爾里-杜贊(Jean-Michel Eymeri-Douzans)教授就說:「這就是一所菁英的學校。」就連ENA的主考官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在他們發布的年度報告中,他們提到了對校內學生背景太過單一的不滿,而這不只是針對學生的經濟狀況,還包含居住區域和社會觀點。

繁殖社會菁英的搖籃

「原本應該作為法國英才教育的堡壘,沒想到ENA快速轉變成它的對立面:繁殖社會菁英的搖籃。」法國皮卡第大學社會學家阿洛什說。

在法國調查報導網站Mediapart上,知名記者莫迪(Laurent Mauduit)也嚴詞批評ENA「多年來訓練出驕傲自大的會計師,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代表法國的多元」。

post title

在法國,2018年年底開始的「黃背心運動」讓全球看到法國普羅大眾與菁英間的分裂。

路透社/達志影像

黃背心運動 讓人看見真正的大眾

而在 2018年年末,「黃背心運動」(Yellow vests movement)風起雲湧之際,也讓人看到法國長年貧富不均、社會分裂的鴻溝。在充滿各種資源的菁英圈外,一般社會大眾覺得自己遭到忽視,往上爬的機會也遭到剝奪。

對此,常被批評代表菁英一派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在 2019年4月25日召開全國辯論會,深度探討「黃背心運動」出現的原因,他也首次提及應該關閉母校ENA。

成立「人才」計畫

今年二月,馬克宏造訪法國西部城市南特(Nantes)時宣布,當局已經成立了名為「人才」(Talents)的計畫,確保談到這些培育高階公務員的一流學校時,「我們國家不會有任何一個孩子說:『這不是給我讀的學校。』」

post title

今年 3月31日,法國民眾在家中收看法國總統馬克宏的電視演說,他在電視上宣布為了控制疫情,全國必須再次封城。

Newscom/達志影像

為明年總統大選做準備

眼看明年法國就要舉行總統大選,《French Europe 1 news》廣播電台指出,尋求連任的馬克宏企圖透過打擊普遍被外界視為終身制的公務員文化來增加自己的選票,而這場改革代表公務員的流動率將變高,工作崗位的流動性更強,諸如法國世俗價值貧窮和環境等緊迫的議題也在馬克宏的關注之下。

基層和菁英的徹底分裂

馬克宏在政治上的盟友、中間派政治家白胡(François Bayrou)說:「在法國這些重大的問題之中,有個問題你每天都會碰到,那就是基層社會──那些工作的人、退休的人、失業的人、年輕人和學生──和菁英之間的徹底分裂。」

至於訓練國家文官的新學校「公共服務學院」能否取代ENA,讓人才的流動更自由、更透明,就有待時間來驗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