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忘懷的藍 暢游海洋之國帛琉

by:山謬
4422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攝影 王化裕 (旅遊作家) 

最近,帛琉和台灣啟動旅遊泡泡計畫,讓許久沒出國的台灣旅客,飽覽這個島國的美麗風光。

post title

帛琉觀光業的最大資產,便是島上各種令旅人讚不絕口的自然美景。

美聯社/達志影像

聽聞台灣開放與帛琉旅遊泡泡的話題再起,霎時間讓我的記憶返還到國境關閉前一年,那趟每每閃過腦海、仍驚豔無比的帛琉之旅。

如果要賦予這段旅程一抹色彩,絕對是「藍」,只是這藍的層次豐富,也絕非一種;它可以是洛克群島(Rock Islands)的湛藍,是牛奶湖的土耳其藍,是水母湖的綠中帶藍,也能是與鯊魚相遇深海的寶藍。當我乘坐四人小飛機升空,航程約40分鐘,腳下除了蒼翠的密林島嶼、潔白的貝殼沙灘,剩下便是上帝打翻藍顏料潑灑出的漸層色調,彷彿窮盡人間詞彙,也無法說清到底有幾種藍。

與藍色海洋共生共存的島嶼國度,帛琉是名符其實的海洋之國,相較台灣早年教育民眾畏海、拒海甚至禁海,帛琉人與海洋的關係實在密切太多,比如全球第一個鯊魚保護區就在帛琉。2012年,廣達10萬多公頃的「洛克群島-南方潟湖(Southern Lagoon)」被收錄世界遺產名錄,不僅是自然遺產,也因千年部落文化遺址而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對海洋環境的重視,反映在入境時,移民官在護照印上《帛琉誓詞》,外國旅客必須簽署宣誓才能入境:「帛琉之兒女,我身為貴境之客,僅立此誓,以能維衛和保護貴鄉之美麗而獨特的島嶼家園。我發誓會輕手輕腳、行事仁善、小心探索。不是給我的東西,我不會拿走。不傷害我的事物,我不會傷害。我留下的唯一印跡是會沖刷掉的腳印。」

只簽個名,真能讓旅客乖乖愛護環境?第一,違背誓言,最多可罰款百萬美元!第二,多了這份儀式感,我時時記得自己許下的承諾。等離境前,移民官又在護照上添了一枚戳章,只是這回換成可愛的水母造型章,「謝謝您旅程中守護海洋環境,歡迎再來帛琉,與我們的水母共游」,我私心賦予印章以上對白。

post title

水母湖是帛琉最著名的景點之一,遊客可與無毒水母共游。

Photo: 王化裕

說到水母,帛琉的無毒水母湖,算得上當地的觀光名片了,我閱讀過一些網上關於水母數量減少、導致景點關閉的資訊,但到了帛琉再三詢問的結論卻是:黃金水母數量確實減少,但水母湖卻從未完全關閉,而近年數量已漸漸回升。

2019年拜訪帛琉,也是第一次在水母湖浮潛,戴面鏡入水,放眼下望,數以百計的水母在身邊悠游,那宛如另個宇宙、平靜又夢幻的景象在眼前真實上演,感動得我熱淚盈眶、面鏡積水!

根據再訪水母湖的同行友人說,數量比從前相差太多,雨量驟減、人為干擾,都可能是導致水母失蹤的因素,所以下水前禁擦防曬乳、並嚴禁觸摸水母,成為遊覽水母湖遊客的共識。

另個到當地才獲得的情報是,帛琉水母湖其實不只一處!但未來是否開放新水母湖?仍屬未定之天,得經過各方「喬」了後才有結論。

在帛琉,舉凡大事都得拿出來討論一番,即使如今的帛琉為總統制,由人民選舉國會議員,但涉及眾人之事,還要南、北兩地酋長點頭才能運作。

這項傳統發源自古代帛琉,由於島嶼眾多、各地部落分治,有利益衝突往往導致征戰殺伐,後來逐漸演變成集會討論。酋長、男子聚集起來,進入俗稱男人會館的「傳統會館(Bai)」商議,女性雖無法入內,卻擁有推舉酋長之權,所謂「源頭管理」大概就是這種智慧吧!

post title

帛琉新首都辦公大樓,外觀宛如小型美國國會大廈,氣派雄偉。

Photo: 王化裕

帛琉共和國在西元1994年完全獨立前,經歷原始部落之外,西班牙、德國、日本、美國都曾管理或統治過這300多座島嶼,也遺留不少歷史痕跡。比如德國曾為了開鑿磷礦的航運需要,在洛克群島南端水域中炸出一條長數百公尺的水道,如今成為潛水愛好者的必遊勝地。在大島(Babeldaob Island)極北點的廢棄遺跡,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建立的守望燈塔,今日被颱風侵襲過的斷垣殘壁間,還能發現「昭和」字樣石碑。

大島東部新建立的首都美麗坵(Melekeok),仿照美國白宮造型所建的辦公大樓氣派雄偉,政府機關、國會議堂及總統辦公室皆坐落於此,儘管位居政治中心,對於一般民眾與遊客入內參觀都來者不拒,帛琉人的親切隨和,可見一斑。

來到海洋之國,水下活動必不可少,水母湖、牛奶湖等浮潛充其量只能當開胃菜;背起氣瓶出海水肺潛水,才能真正見識帛琉之美,也可順道驗證海洋子民的保育成績。

縱觀整個帛琉海域,能叫得出名字的潛點多達30處以上,較知名像前述的德國水道、藍洞、藍角、大斷層,還有潛水老手最愛的沉船(其中日軍二戰沉船甚至浮潛就能欣賞),想一次全部攻略可不簡單。

淺嘗了烏龍水道(Ulong Channel),沿途飽覽玫瑰珊瑚和熱帶魚,憨態可掬的燕魚一點都不怕人,小狗似地跟前跟後,十分熱情;數百歲的帛琉國寶硨磲貝,比一個成年人環抱還巨大(當然,您不可以碰牠),讓我相信維納斯真的能端立其上;緊接著潛到水下20餘米,黑鰭鯊出現了!看牠們流線身型、優美姿態,忍不住踢起蛙鞋跟了上去,當然,在頂級海洋獵食者的速度面前,一切努力都是徒勞,只能任憑牠忽然出現,又隱沒在幽幽深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