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只能有一個Josh: 美國大學生辦「喬許大戰」 喬許們為名而戰

by:山謬
12727

一言以蔽之,這是一場喬許向喬許宣戰,現場喬許拿起浮條毆打喬許,造成喬許倒地不起,最終由喬許戰敗、喬許獲勝,成為「全美唯一一個喬許」的故事。

post title

現年 22歲的斯溫始終不明白,儘管他從未遇過其他同名同姓的人,但每當他想要到社交網站上用本名註冊帳號,卻總是有人搶先一步,而無法如願以償。

Photo: Solen Feyissa

為什麼我從來沒有遇過另一個喬許‧斯溫?

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的 22歲大學生喬許‧斯溫(Josh Swain)有一個大煩惱,儘管他一生中從未遇過任何一個跟他同名同姓的人,但是每當他想用自己的本名註冊社群網站時,他老是會遇到另一個「喬許‧斯溫」早他一步,讓他鮮少能成功用自己的本名申辦帳號。

來打一架吧!

於是,在去年的 4月24日,斯溫將所有他在Facebook上找得到的「喬許‧斯溫」加入同一個Messenger群組,提議大家在一年後到美國的正中央,也就是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林肯市(Lincoln)來「決一死戰」,決定誰才是那個日後可以繼續使用「喬許‧斯溫」這個名字的人。

從頭到尾就只是個笑話

其實打從一開始,斯溫就沒打算要跟另一個「喬許‧斯溫」決戰,他說:「從頭到尾這就只是個笑話而已。」

但是當他將對話紀錄、對戰約定分享到網路上後,這張圖片隨即成為美國社群當紅的迷因,接連爆紅了好一段時間,久得讓斯溫足以考慮要認真舉辦一場「喬許‧斯溫大戰」。

post title

在舉辦「喬許大戰」之餘,斯溫也發起了募款和食物募捐活動,希望能善用「喬許大戰」吸引到的人氣。圖為今年 3月,美國鳳凰城的居民菲佛(Erin Pfeifer)帶著兒子迪倫(Dylan)參加一場食物銀行活動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既然要辦,就順便做公益

既然打定主意要認真舉辦活動,斯溫決定要讓這個荒謬的活動多添一點正面意義,因此他發起了一項名為「替喬許‧斯溫籌措改名手續費基金」的募款活動,替林肯市的一間兒童醫院籌措資金;同時他也邀請當天來現場的人順手帶上一些不容易腐敗的食物,好在大戰結束後將這些食物捐給當地的食物銀行。

斯溫表示,他相信這些慈善活動可以讓人們見識「網路將荒謬事件化為美麗故事」的能力。

叫「喬許」都能參戰

除此之外,他還宣布放寬參賽資格,開放所有名字中包含「喬許」(Josh)的人都可以帶著浮條來到現場「一決生死」,而這場「喬許‧斯溫大戰」也在此時正式成為「喬許大戰」。

當然,他也不忘提醒所有喬許,雖然目前美國已經逐步放寬防疫規定,但大家最好還是戴上口罩再來參戰。

根據當地媒體KLKN記者納塞爾(Yousef Nasser)的報導,兩位斯溫進行了一場「激烈的」剪刀石頭布,決定誰能當唯一的斯溫。

千人到場,50喬許出席

直到上周六(24)當天,斯溫都還在擔心到底會有多少人現身,但時間一到,他立刻被網路的力量給驚呆了。

根據他的估計,當天大約來了 1,000人,其中大約 950人是觀眾,另外 50人則是名字中包含「喬許」的人,但當中只有一個人是跟他完全撞名,而他也就是斯溫最一開始想要「決一死戰」的人。

剪刀、石頭、布!

在經過一場「激烈的」剪刀石頭布之後,主辦這場活動的斯溫戰勝了來自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Omaha)的斯溫。當獲勝的斯溫慷慨地同意戰敗的斯溫無須改名後,重頭戲「喬許大戰」隨即揭開序幕。

經過一翻苦戰後,斯溫(左)正式宣布今年 4歲的文森二世(右)戰勝了在場喬許們,成為日後「全美唯一一個喬許」。

在喬許大戰現場,喬許們紛紛拿起浮條,為自己的名字奮力一搏。

喬許攻擊喬許 喬許躲開,還擊喬許

開戰沒多久,只見一名喬許舉起浮條就往喬許身上打、一旁的喬許閃躲時不小心踉蹌了一下,跌在喬許身邊。另一對分別打扮成《星際大戰》角色尤達(Yoda)大師、蜘蛛人的喬許們則是靈巧閃過喬許的攻擊......。

「全美唯一一個喬許」

在喬許們「血戰」多時後,今年 4歲、來自林肯市本地的文森二世(Josh Vinson Jr.)成了「喬許大戰」的公認贏家,還獲頒了一頂漢堡王的王冠,以及一條冠軍腰帶。

文森二世的老爸文森一世(Josh Vinson Sr.)表示,文森二世自 2歲起便罹患了嚴重的癲癇,童年時光大多在林肯市的一間兒童醫院病房裡度過,今天他本來只打算帶兒子出來透透氣,卻沒想到他能成為「全美唯一一個喬許」。

「文森二世這輩子一定會記得今天發生的一切!」文森一世開心地告訴媒體。

在人們玩得樂不可支之餘,喬許大戰也為當地的食物銀行募得超過 45公斤的食物。

喬許大戰的成果 

在這場「喬許大戰」圓滿結束之餘,斯溫最開始發起的慈善活動也有了不錯的成果。到周日(25)晚上為止,「替喬許‧斯溫籌措改名手續費基金」總共為兒童醫院募到了超過 1萬1,000美元(折台幣約 30萬9,870
元)的捐款;現場的人們也帶來了超過 45公斤的食物,同樣捐給了當地的食物銀行。

我可是個喬許呢!

至於最開始飽受撞名所擾的斯溫,現在也對自己的名字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過去)我只是個喬許,」斯溫繼續說道:「從今以後,我可是個『喬許』,我不再只是個『喬許』了。我們大家都為這個名字感到驕傲,現在它真的有特別的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