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壞壞 美國學生志工服務時數沒得拿

在台灣,現今的國高中都有「服務時數」的相關規定,鼓勵學生去擔任志工,並將時數拿來豐富學習歷程。大學的課程當中也有所謂的「服務學習」必修課程,安排學生去做各式各樣的社會貢獻。

在美國,許多學校也有所謂的志工服務時數的規定。但是在COVID-19疫情來襲後,上哪取得足夠的志工服務時數,就成了學生們的一大煩惱。

文章插圖

疫情侵襲 大量志工無法提供協助

兩年前,美國COVID-19疫情的肆虐下,志工的工作型態也飽受衝擊。志工減少對社區影響很大,尤其在亟需志工服務的疫情期間,成千上萬個可靠人手幾乎消失了,志工數量的減少對社區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數十年來,美國的非營利組織一直依賴志工的協助,但在疫情的襲擊下,大部分的志工在一夕之間突然被迫隔離、無法出現。在這種危急時刻,本該是這些慈善機構出手提供幫助的時候,它們卻發現自己反而陷入人手不足的境地。

其中,學生志工也是一個遭受影響的群體。

學生志工機會縮減

疫情期間,所有學校都將實體授課轉為遠端課程,學生志工的制度也無法施行,影響到的不只是需要志工協助的產業,也影響到學生的成績。然而在疫情逐漸退燒的現在,短時間之內似乎也無法回到疫情前的志工服務狀態。

在美國各地,學生除了放棄、減少志工服務的機會,似乎也只剩下零星幾個擔任志工的選擇。

文章插圖

美國學生也要湊志工時數?

其實志工時數只有在美國少數的州有規定,但依據不同的學校會有不同的規定。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巴頓魯治(Baton Rouge)天主教高中的服務協調員洛薩維奧(Losavio)的工作是負責幫助學生完成學校規定的社區服務時數。11年級生必須做滿40個小時的 「A類」志工服務、12年級生則需要做20小時的時數——這類志工服務會直接接觸到被服務者。

舉例來說,在倉庫裡裝箱作業就不符合A類志工服務的範疇,但在餐廳裡幫忙打飯就算是一種A類志工服務。洛薩維奧說:「我們希望學生可以與人互動,並對受苦受難的人展現出熱情與同理心。」

志工服務轉型

因應疫情,這所天主教高中將規定的志工時數削減了一半,並去掉A類志工服務。在COVID-19疫情下,志工服務的定義也被拓展了。洛薩維奧說道:「在過去兩年我告訴孩子們,只要他們不是在為家人服務,而且也沒拿到報酬,那這就可以算作『志工時數』。」她接著解釋道:「因為疫情而無法擔任志工是一種損失,而我正在試圖讓孩子們學會如何關心別人。」

除此之外,有部分學生也想出了一些以往不曾做過的志工服務項目,例如舊金山(San Francisco)的利克-威爾默丁高中(Lick-Wilmerding)維持了對10年級生的志工時數規定,因此學生們便發揮創意,想出了新的志工服務——為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轉錄舊的歷史文件。

文章插圖

有志難伸的無奈

除了美國學生面對志工服務機會減少的困境之外,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哈爾迪曼德縣(Haldimand)的學生也沒什麼機會做志工服務。黑格斯維爾中學(Hagersville Secondary School,暫譯)志工服務團體顧問惠特曼(Anthony Whitman)說道:「現在我們根本什麼事都不能做,最令人沮喪的是——為了學生安全著想,我們不能進社區幫忙。」惠特曼解釋道:「讓學生做志工服務的最大好處之一就是可以促進人際關係,讓學生認識一些陌生人,特別是可以與老人建立聯繫。」

在COVID-19疫情期間,雖然加拿大教育部(Ministry of Education)將規定的志工時數砍半,但包括惠特曼在內的老師及學生們還是希望,志工服務可以盡快回歸到疫情前不受拘束的狀態。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