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選在女學生下課時動手?阿富汗炸彈三連爆至少68死

by:阿雀
7009

上周六,不明人士在阿富汗一間學校外頭引爆了一枚汽車炸彈及兩枚土製炸彈,造成至少 68死、165傷,其中,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剛下課的女學生......

post title

一名女子在爆炸現場被放上擔架,準備送往醫院。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學外炸彈三連爆

上周六(8),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的郊區達什特巴奇(Dasht-e-Barchi),夏赫達中學(Syed Al-Shahda)的女學生們正準備要離開學校,沒想到外頭卻突然傳出了驚天巨響,連續三次的炸彈攻擊造成了至少 68人死亡、165人輕重傷。

「接著再另一個」

據了解,當時第一個炸開的是汽車炸彈,等到眾人在街道上驚慌失措地亂竄後,歹徒才又接連引爆了兩枚土製炸彈,三次攻擊的時間差讓傷亡更加慘重。

本次事件的倖存者,同時也是夏赫達中學的學生薩拉(Zahra)就向媒體表示,爆炸發生時,她本來才正要離開學校:「我的同學死了。幾分鐘後又有另一場爆炸,接著再另一個。每個人都在尖叫,而且到處都是血。」

post title

在爆炸發生後,一名受傷的女性被移送到了醫院進行救治。

路透社/達志影像

都是「女」學生

阿富汗教育部發言人阿里安(Najiba Arian)告訴《路透社》,夏赫達中學由政府經營,雖然男女學生都有招收,但爆炸當下是學校三個上課時段中的第二個,而那個時間只有女孩子在上課——也因此,本次爆炸案受害者,除了在準備下周開齋節(Eid al-Fitr)的商家外,幾乎都是 11至 15歲之間的「女」學生。

「我當時跑到了現場,然後發現自己站在一堆屍體的正中央,」事發當下恰好人在現場的居民如此表示:「全部都是女孩子,她們的遺體互相堆疊在一起。」

部分受難者已經下葬

而在事發數日後,目前第一批遺體已經下葬在烈士陵園(Martyrs Cemetery)。根據《法新社》報導,當人們看著裝著女孩遺體的棺木被下葬時,表情既震驚又哀戚。

在一間私人醫院協助罹難者家屬的阿里(Mohammed Reza Ali)也同樣悲痛地說:「整個晚上我們都在把年輕女孩及男孩的遺體搬到墓地中,並為這次襲擊中的傷者祈禱。」

「為什麼不乾脆殺死我們所有人,好結束這場戰爭呢?」

另外,還有罹難者家屬悲慟地對《路透社》剖白:「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身處在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我們想要和平跟安全。」

post title

一名阿富汗警察在醫院裡進行維安。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找不到孩子的遺體

但另一方面,現在其實還有很多家庭,連自己孩子的下落都找不著,他們在各個醫院中不斷來回穿梭,見到的卻總是一具具焦黑而難以辨識身分的遺體。

一位要求匿名的阿富汗官員便透露:「第一場爆炸威力實在太大,而且距離學生太靠近了,所以有一些孩子至今根本找不到。」

沒有組織出面扛責

那麼這場殘忍的攻擊行動,到底是出自於誰之手?

本次爆炸案發生在達什特巴奇區,是具有蒙古與中亞血統的少數民族「哈札拉人」(Hazara)的社群聚集地,他們多是什葉派穆斯林,常年遭受遜尼派伊斯蘭激進分子的滋擾甚至襲擊。

也因此,這個特殊的地緣位置,讓阿富汗政府將矛頭指向了遜尼派的塔利班(Taliban),但該組織隨後卻否認了這項指控,他們不僅同聲譴責了這次的事件,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更點名表示只有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才做得出這種事。

而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其他組織或個人出面扛責。

post title

一名男子正在確認白布下的遺體是不是自己的家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男子正對著白布下不幸罹難的女兒哭泣。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和北約撤軍

至於這次爆炸案發生的緣由,很多人認為與美國自阿富汗撤軍有關。

2001年,因為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庇護蓋達組織(Qaeda)的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美國對其發動了長達 20年的戰爭。但 2020年2月,美國與塔利班簽署協議,以同意撤軍的條件作為交換,希望塔利班能做出安全保證,並與阿富汗現任政府之間展開和平對話——然而塔利班對阿富汗政府軍的攻擊卻一直未有間斷。

尤其上月 14號,美國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宣布,它們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準備要自 5月1日開始進行最後階段的撤兵,並於今年的 9月11日完成所有行動,更是因此牽動了各方的敏感神經,畢竟阿富汗跟塔利班兩方都試圖保持對戰略中心的控制權,因此近日的暴力衝突才隨之增加。

post title

傷者和死者的所有物散落在街道上,有些上頭還染著血跡。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眾人圍觀著傷者和死者遺留在現場的物品。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已經有部分死者於案發隔天下葬。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找不到安全人員

但儘管時機敏感,達什特巴奇區的哈札拉人卻指控,阿富汗政府根本沒有在保護他們,尤其是周六爆炸案發生一個多小時後,事發學校附近居然還找不到安全人員。

「我們在街上、在清真寺裡、在醫院中、在摔跤俱樂部內,在任何地方都會被炸死,」卡瑪爾巴尼哈希姆清真寺(Qamar-e-Bani Hashim Mosque)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領袖)埃赫薩尼(Kazim Ehsani)在周日(9)時告訴《紐約時報》:「而昨天,當攻擊發生的時候,那裡卻連一個警察都沒有。」

「現在人們群聚在那,但還是沒有任何的維安人員,」他說:「大家正在找尋摯愛之人的遺體,我們非常震驚,所有人都很害怕。」

post title

罹難者的家屬在葬禮上痛哭失聲。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什麼我們得要這樣死去?」

而且對所有住在達什特巴奇區的哈札拉人來說,如果要他們細數自己在這幾年所遇到的恐怖攻擊,或許不是件難事,畢竟他們真的遇上太多攻擊,例如去年甚至有襲擊醫院婦產科部門,造成共 24名女人、小孩、嬰兒死亡的恐怖事件。

「我們沒有犯任何罪,但現在,事情又再一次朝著我們發生了,」當地居民伊蒙(Mohammed Hakim Imon)說:「為什麼我們得要這樣死去?犯下這種罪行的人,他們是人類的公敵。」

近兩百人於一周內被殺

根據《紐約時報》收集的數據,自 4月30日至 5月6日,短短一周內,阿富汗境內就至少有 44名平民和 139名政府軍被殺,這是自去年 10月以來最高的每周死亡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