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該不該辦?街訪在地人透心聲

by:阿雀
4552

距離東京奧運預定開幕的時間,已經只剩下一個多月了,而在停辦與續辦的聲浪下,究竟住在當地的東京居民們,是怎麼看待這個象徵榮光、卻也可能帶來疫情危機的賽事呢?

post title

糖果店老闆小澤俊彥站在自家的祖傳店舖裡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真的準備好了嗎?

2020年7月24日本該是東京奧運開幕的日子,然而不幸遇上肆虐全球的傳染病COVID-19,日本政府與奧委會(NOC)無奈之下只好將賽事延後至今年的 7月23日。只是一年過去了,如今的狀況有變得比較適合舉辦如此大型的國際活動嗎?

尤其今年五月,日本才又經歷了第四波疫情高峰,新增的緊急限制和吃緊的醫療系統,讓許多人都認為東京奧運應該要再次停辦,而且也不覺得政府能夠兌現大家都可以安全的承諾。

不過,在《路透社》的鏡頭下,東京居民的觀點卻不是如此地一面倒,的確有人希望奧運取消,但也有人懷抱著複雜的心思,對於辦或不辦都感到難以割捨......

應該要辦,還要有國內觀眾

在東京的某個角落,67歲的第三代糖果店老闆小澤俊彥(Toshihiko Osawa,音譯)就認為,奧運不只應該要舉辦,還要讓國內的觀眾都可以前去觀賽。

「如果連一個觀眾都沒有的話,選手們就比較沒辦法感受到緊張跟興奮了,所以有觀眾跟歡呼聲的話會比較好。」

post title

高橋了浩於一間投幣式洗衣店裡接受採訪。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應該要辦,但不是今年

擁有一間餐廳的 34歲男子高橋了浩(Akihiro Takahashi,音譯)也希望能夠舉行奧運,但不應該辦在今年,他認為自國外來的選手和官員,可能會為日本帶來健康風險。

「我想對日本民眾來說,要發自內心地為奧運感到高興,或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post title

在參加完茶道活動後,穿著和服的山村京子走在東京日枝神社的鳥居之間。

路透社/達志影像

擔憂變種病毒,但不捨選手

今年 58歲,受訪時穿著和服的瑜伽老師山村京子(Keiko Yamamura,音譯),則對於舉辦或停辦感到十分矛盾,她認為變種病毒可能會因此進入日本,並導致糟糕的結果。

「可是當我想到那些非常努力的選手時,我又想讓他們參加比賽。」

post title

川田五三雄正舒服地在一間公共澡堂泡澡。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夢初醒,但還是希望舉辦

而對見證過 1964年東京奧運的老人家而言,當年的榮光和繁盛不僅是難以割捨的記憶,也顯得如今的景況有多令人感到寂寥。

「一點興奮的感覺也沒有,現在的心情就好像是大夢初醒一般。」77歲的退休人員川田五三雄(Isao Kawada,音譯)感慨地說,但他還是希望奧運可以繼續進行。

post title

瀨古澤信一郎站在巢鴨地藏通商店街前,這裡非常受當地老人家喜愛。

路透社/達志影像

獲勝選手的笑容給人力量

無獨有偶地,89歲的退休貨櫃船船長瀨古澤信一郎(Shinichiro Sekozawa,音譯)也同樣深刻地記得 1964年東京奧運的盛況,他表示自己希望 2020東京奧運可以順利舉辦,即使花費實在太高昂也一樣。

「觀看運動賽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可以看著選手們努力地彼此競爭,」瀨古澤信一郎說:「當他們獲勝時,臉上所帶著的微笑會給所有的人力量。」

post title

米原隆志在他的餐廳,與他剛捏好的握壽司一起合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取消奧運傷害日本形象

同時對部分日本人來說,他們擔心取消東京奧運或許會為日本留下一個不名譽的紀錄。

49歲的壽司師傅米原隆志(Takashi Yonehana,音譯)就抱持著這樣的看法,他說:「如果日本成為了第一個因傳染病而停辦奧運的國家,大家雖然不會說出口,但一定會這麼想的......這會傷害我們的形象。」

post title

田島隆太郎正站在一棟商業大樓內的電扶梯上頭,他指出身邊的人都反對東京奧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外國旅客,經濟起不來

另一方面,在如今的情勢下,當所有外國旅客都無法前來日本朝聖賽事時,也有人認為所謂的「奧運帶動經濟成長」根本難以成真。36歲的商人田島隆太郎(Ryutaro Tajima,音譯)便提出了這樣的意見,他表示自己身邊的人幾乎都反對東京奧運。

除此之外,田島隆太郎還點出了新建場館的問題:「蓋新的體育館和其他東西,或許的確會產生影響,但如果未來它們都沒有好好使用的話,那就只是浪費而已。」

post title

自己經營一間小診所的醫生三浦一博,認為日本的醫療系統需要被保護。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應該保護醫療資源與人力

而身在抗疫前線的醫療人員又是如何看呢?經營一間本地診所的 45歲醫生三浦一博(Kazuhiro Miura,音譯)沒有針對該不該停辦給出確切的答案,但他認為:「要舉辦奧運,最大的問題是(醫療人員的)人力。我們必須將所有醫療資源跟人力分派到不同的地方,也需要負責施打疫苗跟在奧運會場上工作的人。」

「但為了要做到這些事,我們不能暫停一般診所提供的通常性醫療檢測。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醫療系統會崩壞的,所以我們必須保護醫院(和當地診所)。」

post title

吉田偉生抱著他五個月大的兒子站在東奧場館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長久的爭執讓人疲累

只是不管怎麼說,多方爭執的口水戰,或許已經讓很多日本人都感到疲倦了。恰好經過奧運場館的 40歲腳踏車店老闆吉田偉生(Hideo Yoshida,音譯)就表示,所有圍繞在奧運的辯論都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自從暫停賽事後,我已經看過一堆關於要不要續辦奧運的爭吵了,其中有些團體甚至說他們無論如何都要辦這個活動。」

「我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奧運和奧委會的黑暗面。」

post title

在東京奧運倒數 50天的紀念活動上,東奧組委會宣布了頒獎舞台(圖左)、服裝、獎牌托盤等賽事細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倒數50天:1萬名志工退出東奧

至於東京奧運最新的籌備進度如何了呢?

本周四(3),也就是東京奧運正式倒數 50天時,東奧組委會宣布,原本參與東京奧運及東京帕奧的 8萬名無償志工當中,有 1萬人選擇退出活動。據它們表示,雖然尚未一一確認大家離開的原因,但其中的確有部分人是基於擔憂COVID-19疫情才做出這個決定。

但另一方面,組委會也補充說明,指出有些人是因為志工班表和自己的工作時間對不上,又或者是身邊的環境改變,才使得他們不再適合繼續參加活動。但無論如何,這些退出的人都不會影響到奧運的籌備狀況。

公布細節、保證選手安全

而為了紀念倒數 50天,東奧組委會也在 3號公布了多項賽事細節,包括到時候會使用的頒獎台、服裝以及音樂等,主席橋本聖子則再次許下承諾,保證奧運對選手而言,一定會非常安全。

「2020東京奧運組委會一定會確實保護所有選手的健康。」橋本聖子說,話語中間接且再次地強調了東奧的勢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