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復旦大學前進歐洲惹議 匈牙利千人上街示威

by:山謬
7126

上周六,許多匈牙利民眾走上街頭,舉著「拒當殖民地!」、「不要復旦!」的標語,抗議總理奧班犧牲匈牙利年輕學子的權益,砸重本讓中國復旦大學前來建校的計畫。

post title

在上周六反對中國復旦大學前來匈牙利建分校的示威中,一名示威者打扮成小熊維尼的樣子參與遊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大學來建校 匈牙利千人上街遊行

上周六(5),數千名匈牙利人走上街頭,抗議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與中國復旦大學達成的海外分校建校協議,不願見到中國的觸角進一步伸進匈牙利的土地。

總理、執政黨就是共產黨的好朋友

其中一名參與示威遊行的大學生拉迪克斯(Szonja Radics)便說道:「奧班和他的政黨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匈牙利公民聯盟 (Fidesz)聲稱自己是反共主義者,但現實裡共產黨卻是他們的朋友。」

你要建校 我就改名

而作為最具聲量的反對者,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市的市長卡拉克索尼(Gergely Karacsony)也在上周宣佈,他將以香港新疆等議題之名,重新命名復旦大學匈牙利分校校址預定地四周的街道,藉此表達他反對這項政策的立場。

post title

倘若新學校於 2024年順利竣工,復旦大學匈牙利分校將成為中國大學在歐洲的第一間分校。圖為上海復旦大學的校門。

路透社/達志影像

耗資18億 歐盟境內第一所中國大學

根據匈牙利政府與復旦大學達成的協議,中國在歐盟境內的第一間大學分校最快將於 2024年落成。匈牙利調查媒體Direkt36指出,整項計畫耗資將達 18億美元(折台幣約 503億3,700萬元)——比 2019年匈牙利政府撥給整個高等教育體系的總預算還高,不過其中的 15億美元(折台幣約 419億4,750萬元)將向中國的銀行貸款。

有望改善高等教育環境

匈牙利政府信誓旦旦地向選民表示,讓身為世界百大的復旦大學前來建校,將能有效改善匈牙利的高等教育環境,創新與科技部的副部長尚達(Tamas Schanda)也形容,有了復旦大學,就意味著匈牙利「將有機會向世界最優秀的學者學習」。

post title

上周,無數匈牙利人走上街頭,反對中國復旦大學匈牙利分校的建校計畫。圖中示威者手拿的標語分別寫著「我們不當殖民地!」(左),以及「不要復旦!」(右)。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投資金額太沉重 要給也給自己人

然而,根據匈牙利智庫共和國研究所(Republikon Institute)的調查,近 2/3的匈牙利人都不支持政府與復旦大學間的合作協議。部分示威者相信,這筆錢會對納稅人造成沉重的負擔,而且就算要花,也應該要用於發展匈牙利自己的大學,而非一所中國的大學上。

蓋了復旦大學 學生宿舍怎麼辦?

除了資金,校址的選擇也是一大問題。這間新學校的校址,其實本來是要用於興建一座「學生宿舍村」,儘管中央政府聲稱這兩項計畫並不衝突,但布達佩斯市的市長卡拉克索尼卻指出,在復旦大學加入後,這塊土地日後絕大多數都將變成復旦大學的校園,勢必排擠到原本屬於學生宿舍村的空間。

遊行組織者:學生的居住權、未來全被賣

周六這場遊行的組織者們就在Facebook上寫道:「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匈牙利公民聯盟為了把中國人的大學、獨裁帶進匈牙利,把學生們的居住權、乃至未來全賣了。」

post title

遊行途中,布達佩斯市的市長兼下任總理的有力競爭者卡拉克索尼對著群眾發表演說。演講前,他還故意在講台上放了一隻小熊維尼的娃娃,表明自己的立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反對獨裁者 不反中國人

在周六的示威現場上,身為下任總理競爭者的卡拉克索尼拿出一張六四坦克人的照片,向現場的示威者說道:「讓我們說清楚我們在抗議誰,我們在抗議的對象是獨裁者,而不是在這座不凡的城市內與我們和平共處的中國人。」

「我們不想要花納稅人 5,000億匈牙利福林(forint,註1)的錢在中國的菁英大學上,我們想要的是學生宿舍村,就這麼簡單。」

註1:匈牙利福林是目前匈牙利所使用的貨幣名稱。

post title

為了表達他的不滿,布達佩斯市的市長卡拉克索尼將復旦大學周遭四條街道中的一條改名為「達賴喇嘛街」。兩名西藏獨立運動的支持者則趁著這個機會,帶著雪山獅子旗跑到新路牌下拍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自由香港路」、「達賴喇嘛街」

為了表達他的不滿,上周卡拉克索尼更大動作宣布要將復旦大學預定校地周遭的四條街道,分別改名為「自由香港路」(Free Hong Kong Road)、「維吾爾烈士路」(Uyghur Martyrs’ Road)、「謝仕光主教路」(Bishop Xie Shiguang Road,註2)和「達賴喇嘛街」(Dalai Lama Street)。

他在現場的記者會中向中央政府喊話:「我們仍然希望這個計畫不會發生,但如果它發生了,(復旦大學)就得忍受這些名稱。」

註2:謝仕光曾是中國天主教地下教會的主教,一生曾數度遭中國迫害,本人也已經於 2005年以 88歲的高齡辭世。

post title

「東部大開放」政策是匈牙利總理奧班為了平衡地緣政治發展而推出的策略,但近年來他與中國、俄國日益密切的合作,卻也引發了國內外的擔憂。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歐盟、北約內的「特洛伊木馬」

在許多匈牙利政治觀察家眼中,奧班與復旦大學間的這紙建校協議,被視為他的「東部大開放」(Eastern Opening)政策的一環。這是奧班為了平衡地緣政治發展所推出的一項政策,但許多專家擔心,奧班近年來與中國、俄國越發密切的合作關係,正在讓匈牙利成為兩國侵蝕歐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特洛伊木馬」。

合作越深 情報外洩越多

除了擔心匈牙利為人所用,曾為匈牙利調查媒體Direkt36針對「東部大開放政策」寫過專題報導的記者潘伊(Szabolcs Panyi)則擔心,奧班的政策已經為中國的情資單位大開方便之門。

潘伊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特別提到了中國政府強制海外學子協助情蒐的策略,他擔心地指出:「中國在匈牙利的影響力越大,同時也在進行間諜活動的風險也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