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提格雷危機逾半年 35萬人深陷「人為飢荒」

by:阿雀
3098

根據最新的《糧食安全階段分類》報告顯示,在衣索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地區」,目前有 35萬人正處於挨餓的極端困境。而聯合國官員科洛克更援引了這份數據,指出這就是一場「飢荒」,而且是一場「人為飢荒」。

post title

畫面中的小嬰兒梅布爾希特(Mebrhit)已 17個月大,體重卻只有 5.2公斤,她因為嚴重的急性營養不良併發心臟衰竭,而被送至提格雷地區首府默克萊(Mekele)的醫院進行治療。照片攝於今年 5月10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現在有一場飢荒」

本月 10號,在第 47屆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G7 Summit,又稱G7峰會)正式展開前的一場圓桌會議中,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的副秘書長科洛克(Mark Lowcock)援引了一份由《糧食安全階段分類》(IPC)指標釋出的一份最新報告,呼籲各界關注正於衣索比亞北部發生的人道危機:飢荒。

「現在有一場飢荒,」科洛克在會議中直言,並補充:「而且還會變得更加嚴重。」

35萬人處於「嚴重危機」

所謂的「IPC」,是一項衡量食物短缺程度的指標,由多個組織一起制定,其中包括聯合國的機構,以及一些非政府的組織。

而在本月 10號釋出的最新報告中,IPC指出光是在今年的 5月至 6月間,衣索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地區」(Tigray region)和鄰近的阿姆哈拉(Amhara)及阿法爾(Afar)地區,就有 35萬人處於挨餓的「嚴重危機中」。

內文指出,這些地區的食物供給狀況甚至來到了「災難」(catastrophe)的等級——根據定義,這表示在大範圍內,有小型團體正處於挨餓或甚至因此死亡的狀況。而且除此之外,也還有 176.9萬人正處在「危急」(emergency)的情形。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區域即為提格雷地區,該區位處衣索比亞北部,與鄰國厄利垂亞和蘇丹接壤。

地球圖輯隊

是「災難」而不是「飢荒」

報告中還提到,截至今年五月為止,當地有 550萬人都面臨著糧食短缺的危機,而且情況或許會持續惡化到九月,內文表示:「衝突造成的連鎖效應導致了這場嚴重的危機,其中包括人口流離失所、行動限制、有限的人道救援途徑、喪失農作物和維持生計的資產,以及市場的功能失調或甚至消失。」

然而,即使是如此嚴峻的情況,IPC卻沒有直接將此次危機定義為「飢荒」(註),因為這個詞有著非常具體的定義,它必須達成以下三個條件:

  1. 一個地區至少要有 20%的家庭面臨嚴重的食物短缺,而且解決能力有限。
  2. 急性營養不良率超過 30%。
  3. 每 1萬人之中,每天都有超過 2人因飢餓死亡。

註:根據IPC於 2013年6月發表的指南,急性糧食不安全量表的五階段分別是「輕微」(mimimal)、「緊張」(stressed)、「危機」(crisis)、「緊急」(emergency)以及「飢荒」(famine)。而此次提格雷地區的情形雖被歸類為等級五,名稱卻不是「飢荒」而是「災難」。

但另一方面,IPC官網上還有一則關於「什麼是飢荒?」的說明,裡頭則是將「災難/飢荒」一同寫於等級五的稱呼中。

報告未獲得衣索比亞政府的背書

不過IPC也表示,如果衝突進一步升級,或是人道救援行動因任何原因而受到阻礙的話,「那麼提格雷大部分地區都將面臨飢荒的風險」。

而且除了定義嚴格外,還有專家指出「飢荒」一詞或將觸動敏感的政治神經,因為衣索比亞政府顯然不可能會同意這個說法——它們甚至否定有食物短缺的狀況。

IPC報告內文中則特別提到:「本報告尚未獲得衣索比亞政府的背書。」

post title

一名支持「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民兵正扛著一把步槍走在被該政黨控制的豪森小鎮(town of Hawzen)街頭,照片攝於今年 5月7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內戰導致飢荒

而到底飢荒為何發生?衣索比亞政府又為何抱持著強硬的態度?一切只能說回去年年底發生的內戰

去年 11月,提格雷地區的執政黨「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TPLF)因不滿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逐漸走向中央集權的政策,認為他將威脅該國長久以來的聯邦制,所以率先發難,偷襲了當地的政府軍基地。被襲擊的政府軍於是認定「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企圖破壞國家穩定,並因此發動內戰。

其中,總理阿比曾表示衝突在 11月底就已經結束,但事實上爭端卻從未停歇。時至今日,在這漫長的七個月中,提格雷地區有數千人民被殺、數萬人逃到隔壁國家蘇丹尋求庇護,更有 170萬人被迫流離失所。

軍隊將肥沃的土地據為己有

同時,因為戰爭,該地區的所有日常服務全數停擺,銀行也因此關閉,甚至連政府最大的糧食安全措施 「生產安全網計畫」(Productive Safety Net Programme)也就此暫停。

而「飢荒」的終極原因,則來自於軍隊的不斷掠奪,它們佔領了提格雷地區最肥沃的土地、將人民的農場據為己有,並造成當地最大的季節性勞動機會就此消失。

post title

衣索比亞總理阿比認為衝突早於去年 11月底便已結束,但事實上爭端在這七個月中從來沒有停過。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種子、牛和肥料

比利時根特大學(University of Ghent)的一個小組便指出,他們直到去年都還在提格雷地區進行一項農業計畫,可是今年有許多大型農地都被拋棄了,因為農民沒有種子、牛和肥料可以耕作。

甚至更糟的是,有時候人民還會面臨軍人的威脅,除了焚燒農作物、摧毀醫療設施以外,還警告他們:「你們不能耕地,你們也不能採收,如果你們嘗試這麼做的話,我們會懲罰你們。」

沒有乾旱和蝗災的人為飢荒

於是在某些偏遠地區,農民還得在半夜叫醒牛,然後趁著天亮前摸黑耕種,一旁還得派人把風,隨時注意有沒有前來搶劫的軍人。

而若是今年無法收成的話,提格雷地區勢必得仰賴救援,又或者是繼續挨餓。BBC的非洲局勢分析師德瓦爾(Alex de Waal)便認為,現在沒有乾旱,也不如去年有蝗災,因此如今發生在提格雷地區的狀況,根本是「人為的飢荒」。

post title

一名農夫正在提格雷地區阿比阿迪小鎮(town of Abiy Addi)附近的農地進行耕作,照片攝於今年 5月11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死亡已經在敲響我們的門了」

住在提格雷西部的一個偏僻地區「卡佛塔-胡梅拉」(Qafta Humera)的人們則告訴BBC,他們這周已經來到了飢餓的邊緣。

「我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吃。」一名 40多歲的農夫透過電話表示,並解釋他的糧食和家畜都在這七個月的內戰中被洗劫一空,甚至因為兩方交火的關係,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尋求任何協助:「我們之前都吃那些被我們盡力藏起來的少量糧食,可是我們現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吃了。」

「沒有人給過我們任何幫助。幾乎所有人都處在飢餓的邊緣——我們的視力都受到飢餓的影響,情況非常危急。死亡已經在敲響我們的門了。你們可以在我們每個人的臉上看到飢餓。」

post title

因內戰而流離失所的提格雷人民,有部分被收容到了當地的學校。畫面位於小鎮阿比阿迪的一所小學,畫面中的孩子和他們的家人都暫時被安置在此處,照片攝於今年 5月11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難以實施的救援行動

但基於不安全的情勢和衣索比亞當局設置的各種行政障礙,各大人道救援組織其實也很難在該地做出行動,甚至好不容易將物資送達提格雷地區了,也往往會立刻被軍隊給偷走。BBC指出,在 520萬名需要援助的人口中,只有 13%獲得了幫助。

除此之外,衣索比亞軍隊還常常阻止人道救援組織成員深入農村地區,指責他們這樣的行為是在幫助叛亂分子。

不願意停火、飢荒不存在

也因此,衣索比亞政府並不願意停火,它們堅稱提格雷地區的秩序正在逐漸恢復,人道救援的實施範圍也在慢慢擴大,同時它們也已經要取得最後的勝利了。

於是,當局繼續否認飢荒的存在。例如衣索比亞國家災難預防與準備委員會(National Disaster Prevention and Preparedness Committee)負責人卡沙(Mituku Kassa)便在最近宣布,飢荒是不正確的說法,並指控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對人道救援的車隊進行攻擊。

「我們沒有發生任何糧食短缺的狀況。」卡沙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如此表示,還補充有 90%的人都已接受援助:「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殘黨......攻擊(救援)人員,他們攻擊載有糧食的卡車。」

厄利垂亞拒絕撤軍

而一同參戰、加入衣索比亞政府軍的厄利垂亞,則在日前拒絕了美國要求厄利垂亞撤軍的呼籲,其外交部長更指責拜登(Joe Biden)政府是在「煽動進一步的衝突和破壞穩定」。

post title

在提格雷地區的首府默克萊,因為內戰而流離失所到此處的人們正在一處接待中心外排隊,準備領取當地居民所捐贈的食物,本照攝於今年 5月9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聯合國安理會將討論衣索比亞情勢

目前,美國已承諾要提供 1.81億美元(折台幣約 50.3億)的資金,為提格雷地區人民「提供拯救生命的糧食、農業用品、安全的飲用水、庇護所、醫療和基本服務」。

而在本周四的G7峰會前圓桌會議上,與會官員們則允諾會在下周二(15)討論本次事件,但由於衣索比亞政府反對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處理此事,因此會議將會在非正式狀況下舉行。

「我們不能犯兩次同樣的錯誤」

但在會議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希望行動能夠越快展開越好,尤其不能重蹈覆轍,讓曾經在 1983-1985年間造成 100萬人死亡的衣索比亞大飢荒再度重現。

「這不是那種可以被逆轉的災難,」托馬斯-格林菲爾德說:「我們不能犯兩次同樣的錯誤,我們不能讓衣索比亞挨餓,我們必須現在就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