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史上首位跨性別女將 紐西蘭舉重選手將出戰東奧

by:阿雀
8230

本周一,紐西蘭公布了該國 2020東奧的舉重選手名單,但其中一人卻引發了外界爭論——她是哈伯德,也是史上首位獲選參加奧運的跨性別選手。

post title

跨性別女將哈伯德將代表紐西蘭參加 2020東奧的 87公斤量級舉重項目賽事。

路透社/達志影像

跨性別舉重選手將出賽奧運

本周一(21),紐西蘭公布了該國 2020東京奧運的舉重選手名單,其中包括了跨性別女將哈伯德(Laurel Hubbard),這項決定隨後引發各方的爭論,反對者認為哈伯德具有不公平的生理優勢,但其他人則認為奧運本就應該擁有更大的包容性。

國際奧委會於2015年修改規定

在本屆奧運中,紐西蘭將讓哈伯德出賽女子 87公斤量級舉重項目,43歲的她也因此將成為奧運史上年紀第四大的舉重運動員。

而哈伯德之所以能夠以女性的身分參加奧運,則是來自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於 2015年時所修定的規則。裡頭提到,即使沒有切除睪丸,當跨性別選手身體內的睪固酮濃度低於每公升 10奈米莫耳、並持續至少 12個月時,便能以女性的身分參與奧運。

post title

比利時女子舉重選手范-貝林亨認為哈伯德參加東奧,對於其他女性選手而言是一件十分不公平的事。

歐新社/達志影像

無論如何都更具有優勢

其中,睪固酮是一種能夠增加肌肉量的荷爾蒙。但即使哈伯德的睪固酮的確低於國際奧委會所訂立的閾值,也還是有人認為她的參賽會對其他女性運動員造成不公平。他們指出,哈伯德曾經歷男性生理的青春期,因此骨頭和肌肉密度都更具有優勢。

除此之外,去年 12月時,一項發表於《英國運動醫學雜誌》(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的研究也指出,即使跨性別女性經過了一年的激素治療,在平均的狀況下,她們比起順性別女性,在生理上的表現仍然會保持領先。

「像是一個很糟的笑話」

在上個月時,同樣為 87公斤量級的比利時女子舉重選手范-貝林亨(Anna Van Bellinghen)就曾說過,如果哈伯德參加東奧的話,對於其他女性選手會十分不公平,而且「像是一個很糟的笑話」。

范-貝林亨表示自己全力支持跨性別族群,但她認為包容的原則不應該「以其他人作為代價」,她說:「任何接受過高階舉重訓練的人都知道,這對於他們的骨頭來說是真實的:這個特殊狀況對於這項運動以及運動員是不公平的。」

「一些運動選手將因此錯失改變一生的機會——像是獎牌和奧運資格,但我們卻無能為力。」

post title

澳大拉西亞拯救女子運動組織認為讓哈伯德參賽是國際奧委會的錯誤決策。本照攝於瑞士洛桑(Lausanne),畫面右側建築物為國際奧委會的總部。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是國際奧委會的一個錯誤決策」

而反對跨性別運動員參加女子比賽的倡議團體「澳大拉西亞(註 1)拯救女子運動組織」(Save Women's Sport Australasia)也同樣發表聲明,批評紐西蘭選擇哈伯德出賽的決定:「這是國際奧委會的一個錯誤決策,竟然會允許一個認為自己是女性的 43歲生理男性在女性類別出賽。」

註 1:澳大拉西亞(Australasia),指澳洲、紐西蘭和其他鄰近太平洋島嶼所組成的大洋洲地區。

另一名選手被迫錯失參賽機會

甚至有人指出,本來會被紐西蘭推選出賽女子舉重 87公斤量級的選手,應該是今年 21歲、來自東加的舉重選手馬努阿(Kuinini Manumua),但因為一個量級只能挑選一名運動員出賽,因此馬努阿只能被迫錯失這次機會。

 

在哈伯德將出賽奧運的消息傳出後,Twitter上出現了支持另一位舉重選手馬努阿的聲音,認為馬努阿被哈伯德代替了。

「需要在人權和公平之間取得平衡」

但另一方面,紐西蘭政府以及該國的頂尖運動團體等,都支持哈伯德參加奧運。

紐西蘭奧委會首席執行長史密斯(Kereyn Smith)表示:「哈伯德除了是世界頂尖選手外,還符合國際舉重總會(IWF)的資格標準,而這些標準同樣包括了國際奧委會共識聲明(IOC Consensus Statement)指南中,為跨性別運動員所特別制定的規則。」

「我們承認性別認同在運動界中是非常敏感又複雜的議題,需要在人權和賽場上的公平之間取得平衡,」史密斯補充:「作為紐西蘭隊,我們具有『manaaki』(註 2)、包容以及尊重眾人的強大文化特質。」

註 2:「manaaki」為毛利語詞彙,具有「支持、友愛、照顧以及尊重他人」的意思。

post title

哈伯德在周一透過紐西蘭奧委會發出聲明,向支持她的眾人表達感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曾面臨危及職業生涯的重傷

紐西蘭奧運舉重項目的負責人帕特森(Richie Patterson)則指出,哈伯德曾在 2018年的大英國協運動會(Commonwealth Games)中摔斷手臂,此事差點危及了她的職業生涯,但她卻以「意志力及毅力」撐過了復原階段。

「我們非常期待能夠支持她,幫助她進行前往東奧的最後準備。」帕特森說。

「感到非常感激及謙卑」

而對於當年負傷,以及今年終於可以以女性身分參與奧運一事,哈伯德則在周一透過紐西蘭奧委會(New Zealand Olympic Committee)發出聲明,向支持她的眾人表達感激。

「對於這麼多紐西蘭人給予我的善意和支持,我感到非常感激及謙卑。」哈伯德說:「當我在三年前於大英國協運動會摔斷自己的手臂時,有人告訴我,我的運動生涯可能已經抵達了終點。但是你們的支持、鼓勵以及『aroha』(註 3)幫助我度過了黑暗。」

註 3:「aroha」為毛利語詞彙,是「關愛、同情、同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