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游泳總會限制跨性別選手 「她」無緣以女性身分參與奧運

今(2022)年3月,22歲游泳選手托馬斯(Lia Thomas)奪得全美大學體育協會一級聯賽女子500碼自由式冠軍,而她跨性別的身分隨即掀起社會巨大的辯論。有些人主張,在女性的體育比賽中,托馬斯具備本來男性生理上的優勢;但也有人認為,體育比賽應該要涵容所有運動員,具備包容性。

各界爭論不休之下,6月19號,國際游泳總會經過投票表決,正式宣布新的性別包容政策:限制跨性別選手參與女子泳賽項目,並為跨性別選手設立公開的競賽組別。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國際游泳總會限制跨性別選手參與女子賽事

19號,國際游泳總會(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Natation,以下簡稱FINA)宣布通過一項新的性別包容政策:限制跨性別選手參與女子游泳賽事,同時也為那些被限制參賽的跨性別選手,設立一個公開的競賽組別。

該決議在2022年匈牙利布達佩斯世界游泳錦標賽(2022 FINA World Championships in Budapest)舉行的特別大會上表決通過。各國的投票成員在聽取科學醫療組、人權法律組與運動員組的工作小組報告——關於「體育表現中的性別差異與男性生理優勢的統計、科學與醫療證據」後,以71.5%的贊成票數,通過此次政策。

國際泳賽上對男跨女定義加嚴

在FINA宣布過後,新政策很快地便在本周一(20)正式生效,該政策規定男性游泳選手變性為女性選手後,如果要參與女子游泳項目的競賽,必須向FINA證明她們是在未進入男性青春期性徵分期(The Tanner Stages)的第二階段前完成變性,或是在12歲前完成變性,並且在那之後持續抑制體內的睪固酮濃度,才有資格參與女子項目的競賽。

另一方面,女性選手變性為男性選手的部分,在男子項目競賽中則完全不受影響。

國際游泳總會:為兼顧包容與公平

記者會上,FINA主席阿爾穆薩拉姆(Husain Al-Musallam)說道:「我們必須保護運動員競賽的權利,但我們也必須確保所有的競賽公平地進行,特別是針對女性的國際游泳賽事。」

阿爾穆薩拉姆補充:「FINA永遠歡迎所有的運動員,為此我們創立一個公開的競賽組別,使人人都有機會參與到菁英賽事之中。這是前所未有的,所以FINA有幸開啟這次先例。」

對泳壇投下的震撼彈

FINA是負責管理游泳類水上運動的國際體育組織,此次決議將影響原本跨性別選手參與FINA舉辦的國際級菁英賽事的資格,例如世界游泳錦標賽。

另外,因FINA是訂定奧運游泳項目的主管機構,因此連帶影響跨性別選手之後參與奧運賽事的資格。而由FINA負責審核、批准的世界游泳紀錄中,將不會在女子游泳紀錄中採納跨性別選手的成績。

國家與地區舉辦的游泳賽事,則不受FINA的政策影響。

文章插圖

跨性別選手奪冠 激起白熱化爭議

FINA的新政策再次激起人們對於跨性別運動員的激烈辯論。在美國,跨性別運動員的爭論已造成社會意見嚴重的分歧,也成為保守派與自由派之間僵持不下的「文化戰爭」(culture war)。

2022年3月,美國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22歲女子游泳選手托馬斯在拿下全美大學體育協會一級游泳錦標賽(N.C.A.A. Division I swimming championship)的女子500碼自由式(500-yard freestyle)冠軍後,頓時成為媒體的頭條焦點。

托馬斯此前是賓州大學男子游泳隊成員,曾在2019年常春藤錦標賽(2019 Ivy League championships)中拿下不錯的成績。根據湯瑪斯接受媒體《SwimSwam》的訪問內容,她在2018年意識到自己是跨性別者,歷經多次掙扎後,才決定於2019年5月進行荷爾蒙替代療法(hormone replacement)。當身體真正轉變為女性,她在2020年加入賓州大學女子游泳隊,參與女子游泳項目的比賽。

托馬斯在最近一次的媒體採訪中曾表示,「跨性別女性(Trans women)不會威脅到女性的運動賽事。我會繼續游下去,我一直把參加奧運選拔賽作為目標,我會努力實現這個目標」。

人們猜測,FINA的新政策與三個月前奪冠的跨性別選手托馬斯爭議有關。這也表示,在FINA的新政策推出後,托馬斯將無法再以女性身分參與到奧運賽事之中。

新制一出 有贊成也有反對

曾多次反對跨性別者參與女性賽事的英國前奧運選手戴維斯(Sharron Davies)得知FINA新政策後表示,她以FINA的決定為傲。「多年以前,我與60位奧運獎牌得主曾寫信給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和他們強調『請做科學研究』,但一直沒有國際體育總會做這方面的研究,直到FINA願意這麼做。」戴維斯說道。

戴維斯表示,游泳是包容性非常強的運動項目,任何人都能參與其中,但運動精神的基石是公平競爭,對男女性別來說尤其如此。因此,她認可FINA提出的公開競賽組別,並認為這是5年前就該有的對話。她說:「體育競賽是一種排他性的比賽,我們不會看到15歲的男孩參與12歲男孩的比賽,我們不會看到重量級的拳擊選手與雛量級(bantamweights)的拳擊選手對戰,就像我們創造帕運會(Paralympic)一樣,我們在做的是給所有人提供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認同FINA的新政策。力挺LGBTQ運動員的非營利組織「運動員盟友」(Athlete Ally)就表示,新政策「充滿歧視和傷害,不尊重科學,也和2021年國際奧委會的指引不符」。

負責運動員盟友政策與計畫主任李柏曼(Anne Lieberman)表示,「這個新政策是對女性運動項目中所有女性身體的監管,將侵犯那些參與女子運動項目選手的隱私權和人權」。

文章插圖

是歧視或包容 專家意見分歧

一些專家不認同FINA的新政策。曾撰寫大量性別與運動方面的文章,並為多個國際體育組織提供建議的醫學物理學家哈波(Joanna Harper)表示,「很遺憾FINA做出這樣的決定。跨性別女性不會稱霸女性的運動賽事,她們也不會這麼做」。

美國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講師暨跨性別專家卡拉巴洛(Alejandra Caraballo)表示,FINA的新政策給其他體育組織開了綠燈,允許這些體育組織未來制定類似的政策,讓那些選手被迫接受更多侵入性的醫療紀錄和更長時間的血液檢測。卡拉巴洛:「這是一項令人難以置信的歧視政策,為了解決根本不存在的問題。這是人們對托馬斯奪冠後出現的道德恐慌結果。」

另一些專家則認為FINA的新政策符合他們的研究。研究運動生理學與人體運動學(human performance)方面的專家喬伊爾(Michael Joyner)表示,「男性青春期中的睪固酮會影響他們的生理構造並展現出特有的運動表現,這也解釋為什麼不同性別會出現不同的運動表現。最早的區別是在12歲。而且即便後來睪固酮被抑制,他的運動表現仍可繼續維持下去」。

社運人士暨律師傑桔可(Adrian Jjuuko)表示,「我認為這個政策只是包容和支持跨性別、多元性別運動員參與水上運動的第一步,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體育界中的辯論進行式

在史上第一位參與奧運賽事的跨性別選手哈伯德(Laurel Hubbard)出現後,關於跨性別女性能否參與女性賽事,在體壇中也是爭論不休的棘手議題。國際奧委會此前曾在2021年11月頒布一項關於跨性別運動員參與賽事的架構指引,強調每一位運動員都被允許參與在運動賽事之中,無論其性別認同為何,並將各個運動賽事的詳細規定交由各個體育總會處理。

在FINA宣布新政策的前幾日,國際自行車聯盟(Union Cycliste Internationale,UCI)宣布,將根據新的科學證據,加強對跨性別選手參與國際自行車賽事的資格審查:男性選手轉變為女性選手的過渡期需長達24個月,並且她們的睪固酮濃度必須低於每公升2.5奈米莫耳,符合一般女性的濃度標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